(大结局)女主南珈男主姜御丞的小说_她的中尉先

发布时间:2018-10-09 10:03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她的中尉先生,她的中尉先生小说是作者摇兮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姜御丞南珈,姜御丞南珈小说精彩片段:系好了,姜御丞站起来,垂下通透明澈的双眸望她,双手习惯性搭在腰带上,也不知是笑还是怎么,盯着她瞧了有十几秒,说了句“这样听话才好”,人就走队列前头去了。

她的中尉先生

推荐指数:8分

《她的中尉先生》在线阅读全文

她的中尉先生第13章

觉得有些难为情,南珈往后挪脚,想说我自己来就行了,但姜御丞仍捏着她的鞋带,低声轻吟:“别动。”

这一声就像有定住人的魔力一样,南珈出神地站在那儿,低头看着姜御丞没说话。

系好了,姜御丞站起来,垂下通透明澈的双眸望她,双手习惯性搭在腰带上,也不知是笑还是怎么,盯着她瞧了有十几秒,说了句“这样听话才好”,人就走队列前头去了。

南珈深呼吸,抓了抓衣袖口,刚刚心跳君又猝不及防的跑出来蹦跶,数不清第几次了,她似乎都习惯了这样的心跳频率。

站在她身边的李灼华用胳膊推推她,表情暧昧不清:“哎哟,你家教官好撩人啊刚刚!”

南珈眯了眯眼,目光通过前面的人头间隙,落在姜御丞的侧脸上:“......就...就系个鞋带而已...你想多了......”

本,本来就是嘛,姜御丞是教官,爱护学生不都是责任么。

跟随队伍行走的一路上,南珈走在路的里侧,许影李灼华晚晚在她旁边,队伍已经由八列变成了四列,南珈处于游离的状态,完全没注意身旁的三只在说什么。

“好重啊,你们快帮我提提。”宿舍力气最大的李灼华终于也拿不动东西了。

晚晚接过袋子的另一头,“谁让你买那么多吃的喝的,又不是去露营。”

李灼华愁眉苦脸:“我这不是怕饿嘛,十公里诶,来回就是二十,我可不能饿死在半路,我妈会心疼的。”

许影提议:“要不问问珈珈的教官还有多久才能到?”

晚晚:“让珈珈去问嘛,他俩感情好,教官肯定会说实话的,不给我们画杨梅。”

李灼华瞥一眼南珈:“别问了,你们看她的样子,平静中展现着几分羞涩又甜蜜的少女情怀,正想着她家教官呢,没心思搭理我们。”

晚晚:“那你们谁去问珈珈的教官,我可不敢去问,我胆儿小。”

许影:“哎呀都是一家人了,哪有什么敢不敢的,不分彼此,我们是珈珈的室友,你看这些天以来,珈珈的教官有说过我们吗?肯定是因为珈珈的关系啦,爱屋及乌嘛,让灼华去。”

李灼华答应:“我去我去,不过你们先告诉我珈珈的教官在哪儿,从刚才就没见到人了。”

“找我什么事?”

姜御丞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过来,三只立马同时扭头,脚在走路,魂却飞了。

李灼华灵光一现,另外两只动作一致地伸手指南珈,李灼华说:“珈珈想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她行不行!”

“比较喜欢可爱一点的。”姜御丞说。

“那我们珈珈绝对行了,她无敌可爱的!”李灼华抓起南珈的手,“是吧珈珈?”

“啊。”南珈心不在焉地低头看路回答道。

姜御丞看一眼南珈,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负手在腰后说:“再走两公里就到了。”

然后往前走去。

三只的魂又彻底被惊飞。

他怎么会知道我们要问什么!!

离目的地只有一公里的地方,防空、防化等项目开始进行演练,轮到敌营摸哨这一环节,持枪方阵迅速散开,由教官带领去攻占敌营。

姜御丞在敌营那边当人质,肖燃和荣礼先带领持枪战士登坡,等前边的人开了路,一帮人就往坡上爬。

枪挺重,南珈爬到一半就有点体力不支了,这个小坡也不是特别高,听到前方传来已经成功占领敌营解救人质的时候,大家都往坡上走,南珈和晚晚许影在最后才到坡顶,李灼华早就冲在了前面。

把枪放在收集处,南珈退回到一个角落休息,气到现在还没喘匀,她正准备去拿水杯,不知道前边发生了什么,突然响起一连串的欢呼声,南珈还没走到放水杯的地方,就被后退的人碰了一下,脚下没站稳,她整个人就栽进旁边的树丛里,还未反应过来就顺着坡的斜度滚了下去。

“教官!教官!有人滚下坡了!”

立马有人大声呼救,大家纷纷往南珈掉的地方围过来。

许影和晚晚都没注意,待发现南珈没在身边也没在周围的时候,她俩一惊,许影连忙朝坡下喊:“珈珈!怎么会掉下去了,快救人啊!珈珈......”

“让开。”

姜御丞拨开围观的学生赶紧来到出事的地方,见有男同学正要下去,他把人给扯回来,神色凝着,冲一帮学生说:“都给我在上面呆着!一个也别下来!”

话音一落,人就抓着树枝,踩进了树丛里。

这片儿山坡树木葱郁,但小灌木也多,站在坡顶的人基本看不见下面的情况,其他连的教官也都围了过来,把学生们都叫到安全区里,确认掉下去的人是七连的南珈,南北墨也想下去找人,被肖燃拦了回来。

“你下去干嘛呢!不相信丞哥能找到人?”肖燃看着南北墨,“都在一起两年了,丞哥的能力我们都看在眼里,现在最重要的是保护这帮学生别再掉一个下去。”

“我当然相信二丞的能力,”南北墨焦躁地走来走去,帽子紧紧捏在手里,“可下面的那个是我妹妹啊!她要出什么事我上哪儿给我叔他们交代,你们给我让开,我要去找人。”

南北墨吵着也要去,荣礼把他拽回来,放低声音说:“你别下去舔乱,人是七连的,到时候丞哥肯定少不了一顿罚,先把自个儿班的人管好,丞哥那么讲兄弟情义的一个人,你想他上来后还帮我们扛罚啊!”

南北墨沉默了,肖燃拍拍他的背说:“这片儿虽然长那么多的小树苗,站在上面也看不清底下,但昨天我们都勘察过,下边的情况应该不会很糟,到时候要有事儿,咱们几个就一起陪着丞哥。”

姜御丞一步步往深处走,脚下长满了松软的绿草,人滚下来应该不会受什么重伤,可是他沿着痕迹走了一段,就只找到南珈的帽子,人却不见了,周围也没有任何声响。

他一时间有点儿懵。

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势环境,姜御丞继续往前走,到一块大石那儿,翻滚的痕迹就断了。

他捏紧手里的帽子,绕着石头走了一圈,没发现血迹,来的路上也没看见,他舒了一口气。

可是人呢。

姜御丞在石头周边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前方一百米处的一条山涧,站在这儿都还能够隐隐约约听见水流的声音。

姜御丞朝山涧的方向走,试着边走边喊南珈:“珈儿,珈儿......”

刚掬了一捧清水往脸上扑的南珈听见喊声,立即站起来,转身就瞧见是姜御丞来找她了,她连忙高兴地向姜御丞挥起双手,“丞哥!我在这儿!”

姜御丞看到她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脚下是空的,但踏出去一步,那种满满当当的真实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他快步跑过去,南珈笑着喊他:“你这么快就来了呀丞......”

姜御丞一把抱她进了怀里。

“丞,丞哥......”南珈的两只手悬在空中迟迟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不过此刻最应该让她琢磨的是。

姜御丞抱了她!

太突然了,她的脑子忽然空白了好几秒,即便是两个人单独呆在一起,姜御丞也都和她保持绅士的距离,不会逾矩半分。

现在的姜御丞,是怎么了。

“有没有事?”姜御丞开口问她,微微喘着气。

“啊,我没事,好着的。”南珈回答,双手悬得没力气了,就缓缓放了下来,只能搁在姜御丞的肩膀上,虽然很突如其来,但姜御丞怀抱好像很宽大,她窝在里面觉得特别地心安。

“那就好。”姜御丞的嗓音很低沉,染了几丝颤抖,摸摸她的头,姜御丞松开她一些,脸就偏过去,轻轻吻住了她的眼角。

南珈,彻彻底底地魂飞天外了。

“没事就好。”姜御丞又压着嗓子说了句。

回坡顶的时候,姜御丞带她走的另外一条小路,不陡,但有点儿绕,绕得南珈心里晕乎乎的,比滚下来的时候还晕。

被水打湿的头发还没干,南珈抬头看走在前面的姜御丞,很是佩服姜御丞在亲了她之后还能淡定自若,给她把帽子戴上,拉着她的手走在前面,问她怎么会去小山涧那里。

南珈确实滚到大石头那儿就停了,还是她聪明一脚蹬在石头上,没撞上去,本来就渴的她在滚了好几圈后,身体发热,才跑去山涧那边喝了点儿水,然后洗脸降温。

不过此时此刻的她才是真正的酷暑难捱,前有狼,后有一片树荫......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