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顾瑾许琯琯小说_顾瑾许琯琯云深不知我爱

发布时间:2018-10-09 09:31

这本连载中小说云深不知我爱你讲述了主人公顾瑾许琯琯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一染的倾心巨作,云深不知我爱你精选篇章:不知何时顾瑾走进了房间,看着许琯琯用受伤的手在接冷水,立刻呵斥了起来。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生气,许琯琯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站在那里不敢动,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云深不知我爱你

推荐指数:8分

《云深不知我爱你》在线阅读全文

云深不知我爱你第十四章三人行3

“可以”,那边李俊清轻笑了一声,“明天下午来天鹤高尔夫球场来找我吧,记得穿漂亮点,你知道我这个人最讲究的就是面子了。我的女人,必须是最漂亮的。”

挂了电话,许琯琯久久失神。漂亮吗?许琯琯摸摸自己的脸,不可否认四年前她是漂亮的,是当之无愧的女神,可现在呢?许琯琯起身去了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皮肤有些发黄,满眼疲惫的女人。这样的女人还漂亮吗?

女人真是一个易碎品,经不起一点点的摧残。许琯琯苦笑一声,打开水龙头朝自己的脸上泼水,她想要冷静冷静。

“许琯琯,你干什么?”

不知何时顾瑾走进了房间,看着许琯琯用受伤的手在接冷水,立刻呵斥了起来。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生气,许琯琯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站在那里不敢动,一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顾瑾心中有气,这女人就这么照顾自己的吗,这么不爱惜自己吗?看看,才离开了他四年,她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顾瑾不会承认,他的心在发痛。可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碍眼了,看着她,他心里就难受,就烦躁。

“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出来。”

看着许琯琯,顾瑾就觉得烦躁,这个女人真是喜欢给人添麻烦。

许琯琯被他吼得缩了缩脖子,心里很诧异。顾瑾是出了名的好脾气,人人都说他是贵族公子,永远保持着得体的仪态和笑容,他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坏了。不对啊,刚才顾瑾对南凤不是挺好挺温柔的吗?

想到这里,许琯琯就心中难过。她磨磨蹭蹭的走出来,待到了外面,才看清楚顾瑾手里竟然拿着一个药箱。许琯琯瞬间明白了,原来顾瑾是来给她包扎伤口的啊。心里那点难受一下子就没了。

果然,许琯琯从来都是记吃不记打的人,性格善忘得很。

望着许琯琯笑意满满的眼睛,顾瑾感到很无奈,但胸口又酸酸的。这个女人,变了很多,但那最吸引他的地方,一点都没变。

“坐吧”,顾瑾让许琯琯坐在凳子上,自己蹲下身子,看着许琯琯自己包扎得乱七八糟的手,眉头微微皱起。

一看他皱眉头,许琯琯心中就害怕,没话找话的问道;“南凤呢,她回去了吗?”

顾瑾正在把那破布拆下来,闻言重重的按了一下许琯琯的伤口,痛得许琯琯直哆嗦。顾瑾抬眉冷冷的瞟了她一眼,道;“知道痛了,你知道我当初有多痛吗?”

这下子许琯琯彻底不管说话了。她想起来,当年顾瑾在她家楼下站了一夜,等她早晨跑到楼下时,顾瑾已经离开了。在他站着的旁边墙上,有一个血印,那是用拳头打击墙面时留下的血印。那血印是如此的新鲜和清晰,现在每每回忆起来,许琯琯都感到胆战心惊。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顾瑾认真的帮许琯琯处理伤口,小心翼翼的上着药,那呵护的样子仿若一下子将时间拉回到了四年前。那时,在哪怕是不小心被纸张划伤了一个小口子,顾瑾都要心痛半天。

美好的时光总是易逝,多么希望时间能永远留在这一刻,让他的眼睛里永远只有她啊。

“好了”,顾瑾包扎的伤口和他人一样,规规矩矩整整齐齐,看着就像是教科书里的标准规范。收起药箱,顾瑾仍不放心的再三交代道;“近一周不要沾水。”

“可我还要做饭”,许琯琯眼巴巴的看着他,那声音竟然有着撒娇的意味。

顾瑾忍不住心中一阵悸动,他绷着脸,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冷淡的吩咐道;“我会给你定近一周的外卖。”

“谢谢”许琯琯笑了,顾瑾他还是这么一如既往的温柔。想到此前许琯琯对她的那番折辱,许琯琯很明白,顾瑾对她恨是真的,但对她好也是真的。人啊,感情就是这么复杂,这么不受控制。

第二天茜茜的烧退了许多,顾瑾去上班后,许琯琯打扫了卫生。到了下去,她先和茜茜交代好要出去,把茜茜喜欢的玩具和零食放在卧室,让她下午睡完了觉自己先玩一会儿,她很快就回来。

茜茜很懂事,也许是经常被扔在家里的缘故,她一点也不害怕。她只是说;“妈妈,这本书我都记住了,妈妈再给我买一本别的好不好?”

许琯琯没有和别的小孩接触过,她不知道别的小孩会怎样,但是茜茜从一岁开始就表现出超强的记忆力,什么事情和她说一遍她就能记住,两岁的时候就会认字,现在会看一些书。只是这么大的孩子认得字却理解不了书上写的意思,所以每次都要许琯琯帮忙解释给她听。

“好”,许琯琯摸摸茜茜的脑袋,哄着她睡觉。茜茜也不知道像谁,她有着非同一般的冷静,这么大的孩子应该是喜欢哭闹的年纪,可茜茜,别说哭闹了,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很少。

听说家庭环境对小孩子的影响非常大,很多事情许琯琯都不敢细想。她害怕,害怕着所有的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到了天鹤高尔夫球场,许琯琯直接报出自己的名字,工作人员听了立即神色恭敬的将她迎了进去。

许琯琯眸色沉了沉,心里暗暗揣测李俊清到底在搞什么鬼。上次听南凤的意思,李俊清似乎巴上了一个白富美,所以才急匆匆的要和她离婚。可现在看来,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简单。

工作人员带着许琯琯去了高尔夫室内场地,将许琯琯带到一个隔间,然后对着里面的人恭恭敬敬的半鞠躬,“李先生,许小姐到了。

“进来吧”,里面传来李俊清的声音,许琯琯推门走了进去。在看到李俊清的时候,许琯琯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才一天不见,李俊清像是换了一副模样。此刻他又恢复到了以前翩翩贵公子的纨绔形象。

白色名贵的休闲服,精心打理的头发,已经那玩世不恭的笑容。这几年的忧郁阴冷一扫而光。

“很惊讶?”李俊清拿着球杆走到许琯琯的面前,眯着眼享受着许琯琯眼底的惊艳。

“你”,许琯琯顿了顿,措辞道;“你又投资做生意了?”其实她是真的想开骂,李俊清被人坑了那么多次,他真的不是做生意的料子。

“嘘”,李俊清食指压在许琯琯的唇上,轻佻的笑着,“许琯琯,你知道我这两年来在研究什么吗?”

许琯琯摇头,李俊清的房间根本就不让她进去。

“在哪里跌倒了,就要做哪里爬起来。那些亏欠我的人,我要他们连本带利的都给我还回来。”

说着李俊清那张英俊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他说;“许琯琯,记得我们的契约,即使是我们离婚了,你也不能再结婚。还有,离顾瑾远一点,那个人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