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女主许琯琯男主顾瑾的小说_云深不知我

发布时间:2018-10-09 09:31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云深不知我爱你,云深不知我爱你小说是作者一染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顾瑾许琯琯,顾瑾许琯琯小说精彩片段:顾瑾和南凤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南凤手里捧着一大捧玫瑰,看到许琯琯立马将手中的玫瑰递给她,还像女主人一样指使着许琯琯,“找个花瓶,将玫瑰养起来。”

云深不知我爱你

推荐指数:8分

《云深不知我爱你》在线阅读全文

云深不知我爱你第十三章三人行2

顾瑾和南凤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南凤手里捧着一大捧玫瑰,看到许琯琯立马将手中的玫瑰递给她,还像女主人一样指使着许琯琯,“找个花瓶,将玫瑰养起来。”

“好”许琯琯接过玫瑰花,又听南凤说道:“顾哥哥说,我和这玫瑰花一样漂亮热情,琯琯,你觉得是不是这样?”

忍着心中的酸涩,许琯琯点头称是。

“哈哈,你看,这项链漂亮吗?顾哥哥给我买的,好几万呢。琯琯,你从来没戴过这么贵重的项链吧。”

许琯琯笑笑没说话,别说几万的项链,就是上千万的项链许琯琯都戴过。说真的,当初李俊清没有破产的时候,他是真舍得走许琯琯身上花钱。对手李俊清而言,许琯琯似乎就是他的门面,什么好东西都忘许琯琯身上招呼。南凤大概是忘了,当初许琯琯结婚时带着那套上千万的首饰,还上过离城当地杂志的封面。

顾瑾大约是看不过眼了,他虚了南凤一眼,那眼神里,只要许琯琯看得懂的鄙视。是的,是鄙视,当年顾瑾和许琯琯谈恋爱时,许琯琯将南凤介绍给顾瑾时,顾瑾就露出这样的眼神。

当时许琯琯不懂,后来许琯琯问顾瑾对南凤的看法,顾瑾就说;“一般般吧,不过,这样的女人,不适合带出去。”

很明显,顾瑾的意思就是南凤上不得台面,不知进退。

许琯琯有些想不明白,既然这么看不上南凤,为何顾瑾还要和南凤订婚?

“许琯琯,开饭吧”,一句话,顾瑾打断了南凤不知高低的炫酷,直接让南凤闭嘴。

“是”,许琯琯心里微微得意,低笑了一声转身去厨房端菜。

也许是那声低笑让南凤看出了许琯琯对她的不屑,她气得当场表情就扭曲了。不过因顾忌顾瑾在场,没有当场发作。她紧跟着许琯琯进了厨房,站在许琯琯身后低声说道;“知道你父母是怎么进去的吗?”

许琯琯心中一紧,手中的动作一顿,立即意识到什么,转身不可置信的瞪着南凤质问道;“是你搞的鬼?”

“对啊”,南凤嘻嘻笑了起来,“是我将他们两送进去的,有本事你将他们弄出来啊。可惜,你现在处在社会最底层,你能认识什么人,你有什么办法将他们捞出来?哈哈,等着吧,我要让他们把牢底坐穿。”

许琯琯很想甩南凤一巴掌,这人有没有良心,因怜惜南凤父母离婚没人管,她爸妈对南凤比对她这个亲生女儿都好。而南凤是怎么报答他们的。许琯琯咬着牙,最后问了一句,“我爸妈有没有做过那些事?”

许琯琯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许琯琯再清楚不过了。她妈妈那么爱她的爸爸,怎么可能为了点利益甘心去当什么院长的情人,这话也就外面的人信,许琯琯压根就没有相信过。她相信,她父母是无辜的。

南凤瞅了许琯琯一眼,剔着指甲,咧嘴恶劣的笑着,“当然没做过。”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爸爸妈妈对你不够好吗?就算你恨我,可也不能牵扯到我爸妈身上去吧”,许琯琯她还是想不明吧,南凤为何要这么做,要是说因为她,因为顾瑾,南凤才这么做,也说不过去。

“许琯琯,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想知道我为何这么做吗?那是因为我要报仇。”

“你报什么仇?”许家对南凤真的是问心无愧。

南凤斜了许琯琯讽刺的一笑,“琯琯,对你而言,你父亲当然是世上最好的男人,但是你知不知道,在你和你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他试图侵犯我。”

“不可能”,许琯琯气得浑身颤抖,南凤怎么可以这么编排她爸爸。

“琯琯,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句话,这世界上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只是被保护得太好罢了。”

说完这句话,南凤不屑的笑了笑,“随你怎么想,但是我说的是事实。就像你说的,那爸爸妈妈对我这么好,我怎么会没有良心的无缘无故的去陷害他们呢?”

许琯琯被南凤的话镇住了,难道真的如南凤说的那样,她爸爸真的对南凤做过那么过分的事情。因为南凤的这番话,许琯琯一晚上都魂不守舍。端菜的时候,南凤见她心不在焉,故意伸出脚绊了许琯琯一下,噗通一声,许琯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手上的碗打破了不算,那飞溅的瓷片直接割伤了许琯琯手掌,顿时血流不止。

“啊呀,琯琯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看那菜汁把握的衣服都弄脏了”,南凤不仅不道歉,还恶人先告状,指着裙子上的一滴油渍对着顾瑾撒娇道;“我看琯琯从来没照顾过人,一定照顾不好你。要不你还是辞退她算了,若是你真的缺厨师,我来给你做饭好不好。”

顾瑾没有看地上的许琯琯一眼,爱怜的握住南凤的手,温柔的笑道;“我怎么舍得让你为我做饭,我就喜欢你这双白皙的手,没有我允许,你不能去糟蹋它。”

这甜蜜的情话,让南凤心花怒放。她羞涩的低下头,眼角的视线瞟向许琯琯,看到许琯琯表情落寞,心里就更得意了。

说完这些情话,顾瑾又冷冷的对许琯琯道;“许琯琯,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先退下吧。”

“是”,许琯琯捂着受伤的手,挣扎着站起身。慢慢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她的背影是那么萧瑟,那瘦弱的腰肢仿若不堪重负一样被压弯。

找了一块干净的布随便包扎了一下伤口,许琯琯默默的掉着眼泪,一会儿想外面的顾瑾和南凤,一会儿又想还在牢房里待着的父亲和母亲,心里纠结成一团。她多么想找个人依靠,找个人诉说,可拿起电话,除了李俊清,似乎再也找不到一个可以开口的人。

犹豫了一秒,许琯琯还是拨通了李俊清的电话。

“呵”,电话接通了,对面传来了李俊清一声调侃意味的惊呼,“我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不会想找我要钱吧。说真的,我现在可没钱给你,等等吧,等着赚了大钱,我补偿你。”

“李俊清,我不是来找你要钱的,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没资格再找你要钱”,一码归一码,什么事情,许琯琯其实都算得很清楚。

“那你找我干什么,难道是想我了?”

“我”,其实若是可以,许琯琯真的不想和这个人再有什么联系。李俊清这个人,不是坏人,但也觉得不是什么好人,他完全是个疯子是个变态,只要招惹上,一辈子都甩不掉。可是,许琯琯真的没办法了,“许琯琯,你有没有律师界的朋友,我爸爸妈妈犯了点事,我想请你帮帮忙。”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