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南司琛温四叶小说在哪看_蜜爱来袭总

发布时间:2018-10-09 09:02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南司琛温四叶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南司琛温四叶小说精彩内容阅读:温四叶循声看了过去。两米开外,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人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护着他,而他对面正是前段时间见到的凌安橙。若说凌安橙以前是精致漂亮的芭比娃娃,如今是性感妖娆的假面女王。妆容成熟暗黑,穿着性感奔放,即便如此也没有风尘气息,更像是唯我独尊的女王。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

推荐指数:8分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在线阅读全文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第461章 死脑筋

“别忘记你跟主子的约定,不可以动她。”

“呵呵,都什么时候了莫西霆还想着这女人。南司琛眼瞎他也跟着眼瞎。”

“我不许你这样说主子!”

“啧啧,真是一条忠心的走狗。”

女人嘲讽意味十足,就算温四叶不看女人的表情也知道此刻神色轻蔑。

温四叶循声看了过去。

两米开外,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男人像母鸡护小鸡一样护着他,而他对面正是前段时间见到的凌安橙。

若说凌安橙以前是精致漂亮的芭比娃娃,如今是性感妖娆的假面女王。

妆容成熟暗黑,穿着性感奔放,即便如此也没有风尘气息,更像是唯我独尊的女王。

一颦一笑,一举一动,足以让人为之疯狂。

凌安橙的视线透过男人看了过来,不屑的挑眉,“哟,醒了。醒了就起来,别躺着装死。”

语气恶劣,若不是男人拦着,极有可能上前对温四叶拳打脚踢。

温四叶脖子疼,昏迷前的记忆涌上脑海。

元黎和温心语晕倒后,齐墨缘也把她劈晕了,再醒来就到这。

到底是莫西霆要抓她还是凌安橙?

温四叶环顾四周,警惕的看向凌安橙,“你忘记当时离开华国时的承诺?”

凌安橙上前,男人拦住她的去路。

她不满的皱眉,伸手拍掉男人的手,“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把她吃掉。”

说着,她又往前走,在温四叶跟前站定。

身后的男人虎视眈眈的盯着她,生怕她做出伤害温四叶的举动。

凌安橙把温四叶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越是打量脸色越是难看,戴着美瞳的双眸燃烧起一股怒焰,“南司琛对你真是宠爱有加,花这么大的价格定制婚纱跟首饰。”

这些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温四叶本来还担心,凌安橙会做出一些伤害她的事,但刚才听到她和齐墨缘的争吵。

应该是凌安橙答应了莫西霆条件,莫西霆才帮她把自己抓出来。

同样的,齐墨缘是莫西霆派来保护自己安全的。

所以,她有恃无恐。

温四叶起身,头发用了不少发胶固定,依旧整齐,衣服就算沾了点灰层也无法遮挡本身璀璨的光芒,她一点也没有被绑架的落魄,反而无形间透着高雅的气质。

周身凌厉的气场,丝毫不输给凌安橙。

她不甘示弱的回应,“所以,你因为嫉妒我要破坏我的婚礼?”

故意加重婚礼两个字。

凌安橙眼眸更沉了几分,活有把温四叶生吞活剥的架势。

她咬牙切齿道:“你这个不要脸的小偷,这一切本该属于我的!我的!!”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用吼的,用以发泄心中的怒焰。

温四叶当即满脸嘲讽的冷笑一声,“你真搞笑,五十多年前长辈的无心之话能当真?再说,就算我把阿琛让给你,他也绝对不会多看你一眼。你这么做完全是无用功。”

她的话随便都能挑起凌安橙掩藏在心底的嫉妒。

满腔的嫉妒像是中了毒似的在体内迅速蔓延,她糯白的牙齿咬着朱红的下唇,双手紧握成拳。目光阴冷狠毒,如同一支支淬了毒的箭。

就当温四叶以为凌安橙要爆发的时候,她突然平静下来,紧握的拳头松开,仰头大笑,“哈哈哈……”

温四叶眉头紧蹙,不明白她笑什么。

良久,凌安橙止住笑,看向温四叶的眼睛带着轻蔑,“谁说我要得到南司琛。”她挑唇,邪佞的笑,“当然,我得不到的你也休想得到。”

丢下这句话,凌安橙踩在十公分高的黑色高跟鞋下了楼。

她一走,温四叶所伪装的气场瞬间垮了,整个人恹恹的耸拉下肩膀,眼皮突突直跳。

有不详的预感。

温四叶抬头看向齐墨缘,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中交汇。

齐墨缘面无表情的别开视线,单纯的他脸上写满了不满。

温四叶之前跟齐墨缘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了解他的性感,语重心长的劝说道:“齐墨缘,你本性不坏心思单纯,真的不适合走这条路。莫西霆是在害你,你不如跟着我。”

听言,齐墨缘生气了,“我为什么要跟着破坏了我家园的人。”

家园……

齐墨缘居然把那座独立的岛屿称之为家园,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莫西霆到底怎么给齐墨缘洗、脑的。

温四叶淡然的说:“你知道家的定义吗?家是人在疲惫时温暖、能躲避风雨的港湾。是亲人之间的关心和体谅,偶然有小争吵,却不会影响到亲情。那座岛屿,那个斗兽场,全是人世界最黑暗最肮脏的地方。

你别忘记,你经历了什么样的痛苦才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若是当时不是你够幸运,你就跟其他人一样被无情的抛弃在深山上自生自灭。这样也能称之为家园?”

齐墨缘脸色一寸寸苍白下去。

他皱紧眉头,捂住耳朵极其抗拒。

温四叶知道有效果,拉下他捂住耳朵的双手,继续说:“我就问你,除了莫西霆把你救回去。还有什么让你值得感激的地方?它只会把你推上无尽的罪恶深渊。跟我走吧,跟月瞳一起自由自在的生活,没有约束。”

齐墨缘摇头,激动的说道:“你闭嘴,我才不会相信你的话。主子是这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没有他我早就死了。是你,是你毁了我们的家园。是你!”

他用力甩开温四叶的手。

温四叶不放弃,趁热打铁继续说:“他根本是在利用你……唔……”

话还没说完,齐墨缘用胶带贴住温四叶的嘴。

所有的话变成了唔唔声。

齐墨缘有点难以接受,沉着脸,冷酷的说:“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就割掉你的舌头。”

温四叶不再挣扎。

凌安橙有句话没说错,齐墨缘就是条忠心的走狗。

而且死脑筋!

……

南司琛坐在休息室,焦灼的等待消息。

南爷爷和南奶奶得空过来一趟,紧张的询问:“老三,怎么回事?”

南司琛神色严肃的回应,“四叶被绑走了,莫西霆干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