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南司琛温四叶by碎影夕拾_蜜爱来袭总裁非我

发布时间:2018-10-09 09:02

连载中小说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是来自微阅云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碎影夕拾,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碎影夕拾精彩节选:温四叶知道元黎的玩性,不免有些担心,“你们别玩的太过,到时误了时间。”“哎哟喂,这都还没过门呢,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啦。”元黎玩昧的说道。温四叶撇撇嘴,“我这就往里拐。”“四叶,我们的革命友谊呢!你这话说的太伤我心了。”元黎夸张的捂着左心房,连连叹息,一脸“女大不中留”的表情。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

推荐指数:8分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在线阅读全文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第460章 婚礼出岔

元黎小鸡啄米似的点头,“知道,他这么大方又是钻石又是水晶的,总得给我们包个大大的红包。”

再看温四叶的婚纱,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无法超越系列。

不过由衷的为四叶感到高兴。

温四叶知道元黎的玩性,不免有些担心,“你们别玩的太过,到时误了时间。”

“哎哟喂,这都还没过门呢,就知道胳膊肘往外拐啦。”元黎玩昧的说道。

温四叶撇撇嘴,“我这就往里拐。”

“四叶,我们的革命友谊呢!你这话说的太伤我心了。”元黎夸张的捂着左心房,连连叹息,一脸“女大不中留”的表情。

“叩叩叩——”

听到敲门声,房内瞬间静谧无声。

元黎条件反射的挺直腰板,三人面面相觑,还是温心语最先反应过来,“应该是新郎来了。”

说这话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娇羞的温四叶。

温心语没有急着开门,想了想说:“请你说六个非娶四叶的理由。”

元黎竖起大拇指,小声说:“这个好。”

温四叶对这个理由也感兴趣,她坐在床上都忍不住竖起耳朵。

可半天,外面没发出一点声音。

以至于温心语都怀疑,人走了。

她皱紧眉头,看了眼元黎和温四叶,两人也是一脸疑惑的表情。

元黎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还很早,三少应该在半个小时后来才是。”

到时候宾客也差不多到齐了。

这么一说,温心语才觉得时间对不上,她纳闷的挠头,“这个时候会是谁来?”

“可能是路原!”

温四叶说道。

温心语点头,也有可能。她打开房门,还没看清楚外面的人,脖子上突然油桶,没了知觉晕倒在地。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温四叶和元黎都懵了。

“来……”

元黎扯着嗓子准备叫人,刚出声脖子上一痛紧接着便没了知觉。

“元黎!”

温四叶惊呼,一道黑影在眼前站定。

她抬起头,一张娃娃脸映入眼帘。

“是你!”

……

路原身为温四叶的娘家人提前一个星期来华国。

俗话说,长兄如父。

走红毯时,路原需要担任起“父亲”的角色,把四叶交到南司琛手里。

他看时间不早,来休息室找四叶。

路原站在门外不停的敲门,“四叶,是我,快开门。”

敲了半天,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四叶?”

路原又叫了一声,还是没动静。他继续敲门,随手转动门把,门开了。

路原好奇的推门而入。

元黎和温心语晕倒在地上,房内哪里还有温四叶的身影。

路原蹲下,推着温心语喊道:“心语姐,心语姐!”

喊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

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马通知佣人通报南司琛。

……

“砰。”

月瞳跟一名宾客撞了一下,手中的高脚杯应声摔碎在地上。

“对不起。”

宾客道歉道。

月瞳摇了摇头,“没关系。”

她叫佣人打扫碎渣,免得其他宾客不小心刮伤。

她起身,捂着闷闷的心口。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的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事情发生。

也有可能是这里人多太闷了。

她还是去人少的地方透透气。

月瞳往前院的方向走,忽而看到一道黑影闪过,犹如武侠剧内的轻功,眨眼间只剩下一道残影。

这残影,月瞳再熟悉不过。

她心下咯噔,跑到现场找南司琛。

女佣茵茵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着急的抓着南司琛说:“少爷不好了,四叶小姐不见了。”

果然,跟月瞳料想的一样。

南司琛眸光一凛,没跟宾客打声招呼跑向休息室。

宾客们愣了一下。

随即哈哈笑道,“三少迫不及待的想娶美娇娘了。”

南邵峰刚才听到茵茵说的话,但他还要留下来招待宾客,不能离开,顺着他们说:“哈哈,这孩子头一次心急。”这话也从侧面反映出两人感情深厚。

南司琛急忙跑回休息室,徐岩御跟在身后,月瞳身体不好,跑的也没两个男人快。

走进休息室,就看到床上躺着的温心语和元黎,路原焦灼不安的来回踱步。

“怎么回事?”

南司琛问道。

路原摇头,“我不知道,我一来就发现她们晕倒了,四叶也不见了。”

徐岩御看到昏迷不醒的元黎,走上前托住她后背,“元黎,元黎,你醒一醒。”他检查了一下,看到他脖子上的红痕,“两人是被劈晕的。”

路原拿起电脑准备调看监控,月瞳跑了进来,扶着门框说道:“是齐墨缘。”

此话一出,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南司琛如同老鹰般鹰隼的眼眸落在她身上,像是质问。

月瞳摇头,“跟我没关系,我刚才看到有黑影跑过,能有这样速度的除了齐墨缘,我想不出第二个人。”

南司琛一拳打在墙壁上发出“咚”的闷响声。

为了今天的婚礼,除了南园的保镖所有暗卫也都上了,甚至去军区借了一些人确保婚礼的安全性。

结果还是被钻了空子。

安保再好,他们也无法追上速度奇快的齐墨缘。

“该死,我就知道莫西霆不会善摆甘休的!”

“我现在打电话给我哥。”路原立即打电话给路炀。

景灿和吉六收到消息赶到休息室。

南司琛命令道:“立马调取这一带的监控,顺着之前凌安橙的线继续往下查。”

他能判定,凌安橙和莫西霆在一起。

莫西霆为人狡诈,谨慎,就算在星城活动也不会留下任何线索。凌安橙就不同了,可以顺着她的线查到莫西霆,从而找到四叶。

本想给四叶一场盛大的婚礼。

看来又得延后了。

南司琛脱掉西装外套,扯掉领带。漆黑的眼眸陡然间发生改变,周身气息变得冷戾阴森。

莫西霆,这次一定要抓到你!

……

疼,好疼。

手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温四叶想睁眼,眼皮沉重的却怎么也睁不开。

耳边传来一男一女的争吵声,声音很熟悉,好像是认识的人。

两人的争吵越来越激烈。

她努力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破旧的墙壁。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