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女主秦舒男主江靖言的小说_莫初宾情却

发布时间:2018-10-09 09:02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莫初宾情却难在,莫初宾情却难在小说是作者饭叉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江靖言秦舒,江靖言秦舒小说精彩片段:自从您父亲去世后,我出于良心的愧疚就辞职了。中年男人没有注意到他神情,愧疚的说道:其实您父亲之前来找过我很多次,他的脑瘤已经不能治疗,我只能给他止痛药。

莫初宾情却难在

推荐指数:8分

《莫初宾情却难在》在线阅读全文

莫初宾情却难在第30章几年前的真相

他同意离婚了。

苏河把手里的文件递给秦舒,微微吁出一口气。

谢谢你。秦舒接过那份文件。

薄薄的文件,在她手里好像重如千斤。

四周空气清冷,绿荫中矗立着一座座公墓,而她父亲的墓地就在其中一处。

秦舒走到墓前跪下,眼泪顺着脸颊滑下。

爸……全都是我的错。秦舒哽咽着,用手抚摸着墓碑上父亲的黑白遗照:如果不是我的任性,您不会像现在这活活饿死,是女儿不孝。

苏河站在她身后,无言的替她撑着伞。

还好江靖言还算良心,他替江父办了一个风光的葬礼,还花重金挑了一个风水宝地埋葬。

也许这是他的弥补,可是人已经死了,他做得再多也没有意义。

秦舒不会原谅他。

冰冷的细雨不停的落下,秦舒跪在父亲墓前哭得肝肠寸断。

爸,我不该爱上江靖言……如果我有来生还能做您女儿,我发誓再也不会爱上他。

苏河默默递给她一块手帕,低声说:天色晚了,你回去还要吃药,改天再来看伯父吧。

秦舒知道自己不能再停留下去,接过手帕擦掉了脸上的泪水,撑着地站起来。

她转过身,一步步走出墓地。

苏河。在要走出墓地的时候,秦舒忽然停下脚步,对他说道:你为我做得太多,这一切不值得。

秦舒,我不许你这么说。苏河扶住她的肩膀,扳正: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你放心,我不会要求你什么。

他可以不结婚,就这样陪在她身边就好。

如果你不嫌弃,你会娶我吗?秦舒注视着他,轻声开口: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你……

他为自己做得太多,无怨无悔,尽管她不爱他,但不能让他这么一直等下去。

苏河的眸光闪烁了一下,忽然用力抱紧了她。

秦舒,和我结婚吧。

他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喜欢了她这么久,可是她以前的眼里却只有一个江靖言。

就在两人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墓园的一处树荫下,江靖言冷冷的看着这一墓。

他比他们还要早到墓地,只是看见秦舒来了,他才刻意回避。

没想到却看到这一幕。

拥抱在一起的两人是那幸福,刺痛了他的眼睛。

江靖言的心里,涌起说不出的难受,曾经这样的场景是属于自己,可现在却什么都没了。

是命运不让他们在一起。

江靖言痛苦的捏紧拳头,低声叹了一口气,走到自己父亲的墓碑前跪下。

其实刚才秦舒只要稍加留意,就会发现秦父的墓和他爸爸的墓相隔不远。

爸,我为你报仇了。江靖言跪在地上,低声的说道:他们从你身上夺走的一切,我全都拿回来了……爸,你在九泉之下能瞑目了。

可是……我现在很难受。爸,你相信吗,我爱上秦舒了,我爱她啊!我怎么能爱上杀害你的仇人!

江靖言的声音嘶哑,痛苦得不能自已。

江先生?

从身后传来一个惊奇的声音。

江靖言身体一震,脸上又立刻恢复了冰冷的神色,站起来转过身。

站在身后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人,手里捧着一束白菊花,正惊讶的看着他。

你是?江靖言微一皱眉。

男人欲言又止,然后重重叹了一口气:江先生,我是治疗您父亲当年的医生。

江靖言眉头微蹙,给父亲负责的治疗的医生不是秦舒吗?

自从您父亲去世后,我出于良心的愧疚就辞职了。中年男人没有注意到他神情,愧疚的说道:其实您父亲之前来找过我很多次,他的脑瘤已经不能治疗,我只能给他止痛药。

脑瘤?江靖言忍不住开口,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也难怪您父亲没告诉你。医生苦笑:那时候你的父亲生意周转当,欠了很多债务,再加上得了脑瘤,他就买了意外保险,受益人写的是你。

江靖言听得屏住呼吸,这些事为什么他一点也不知情。

父亲的脑瘤,欠下巨债,他完全不知道!!

医生,请你告诉我,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江靖言一把抓住了医生的胳膊,激动之下连把对方捏痛了都不知道。

在他脑海里,敏锐的浮现出一个念头。

也许……当年父亲的死另有隐情。

其实您父亲欠了一笔巨债,足以让江家家破人亡,他买了人身保险之后,来找到我,希望我给他安乐死。医生说:这种要求我一定拒绝,因为我是医生。可是我没想到,您父亲为了让您以后不再负债,竟然以跳楼的方式来结束生命。

什么……江靖言的身体剧烈摇晃了一下,脑海里一片混乱:我爸,欠的是秦家的债务吗?

当然不是,秦家的女儿还偷偷来找过你爸好多次,借了不少钱给你爸哩。医生也惊奇的打量他一眼:怎么,你以为他欠的是秦家?

江靖言的俊脸顿时白了。

那时他以为父亲死前和秦家来往密切,并且他偷听到父亲的电话里提到‘债务’,现加上孙芝芝的旁敲侧击,就理所当然的以为是父亲欠下秦家巨债,从而逼死了父亲。

秦家那丫头还不错,只是太傻。医生长吁短叹:你爸跳楼后,秦舒不顾一切的去救他,甚至输自己的血给你爸。可最后还是没有挽救回来。

江靖言僵硬的站着,如遭雷击,一种窒息感几乎要将他淹没。

是我错了吗……她没有杀我爸?

算是医疗事故吧。医生看他脸色发僵,又说道:听说当时她的闺蜜也在医院里做打胎手术,那闺蜜晚上去探班,秦舒忙不过来,让她帮忙给你爸换药。可那个女人不知道怎么拿错了药,把致命的毒药弄进了你爸的输液瓶,是秦舒出来顶了这件事。

江靖言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听见一切犹如巨浪将他淹没。

错了,一切全错了!!

杀害他父亲的人不是她,逼父亲跳楼的人也不是秦家!!

啊!

江靖言从胸腔里发出一声痛苦至极的咆哮,重重一拳砸到墓碑上,裂开的虎口鲜血四溅。

为什么,为什么她不告诉我!

他好恨,自己过去三年对她惨无人道的折磨,还眼睁睁的看着她流产!

医生也被他这癫狂的样子吓到,连忙说:这种医疗事故,如果秦舒站出来澄清,整个医院都要有连带责任,院长是她的恩师,她要是捅出来,院长也会身败名裂,整个医院的人都会遭殃。

说完,他又补充一句:而且她那时也是怕自己那个姓孙的闺蜜坐牢,这是要偿命的。你爸当时对我说,他会在遗书上写明一切,怎么你没有看到你爸的遗书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