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叶寒尘文紫馨小说在哪看_惹火甜妻小

发布时间:2018-10-08 21:32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叶寒尘文紫馨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惹火甜妻,本小说阅读网提供叶寒尘文紫馨小说精彩内容阅读:白了他一眼,她走进浴室,浴室里有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裙,带一花边小帽的女人,文紫鑫走到她的面前,“美女,你身上的衣服真漂亮啊,卖给我好吗?”

惹火甜妻

推荐指数:8分

《惹火甜妻》在线阅读全文

惹火甜妻第十六章 重口味游戏

文紫鑫跟在他的后面,打量着俱乐部的布局,终于看到了洗手间。

“我去下洗手间,在哪个包厢你跟我说一声,我一会去找你。”她强装镇定的说道,等她脱离了叶寒尘的视线,她就跑。

“你去吧,我在门口等你。”叶寒尘冷冷的说道,像是已经看穿她一样,她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白了他一眼,她走进浴室,浴室里有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裙,带一花边小帽的女人,文紫鑫走到她的面前,“美女,你身上的衣服真漂亮啊,卖给我好吗?”

女人诧异的看着文紫鑫。

文紫鑫只有4000元钱,她拿出2000塞到那个女人手里。那女人看了一眼文紫鑫身上的名牌,欣然答应了。

文紫鑫的要求是让她十分钟后再出来。女孩也答应了。

她快速的换好衣服出去,叶寒尘双手环胸若有所思,她压低帽檐,朝着门口走去。

“好好,桃花居对吧?我和萧骆马上就来,哈哈哈。”一个大约五十岁的男人匆忙的往前走,

方萧骆不急不慢的跟在他的身后,忧郁的眼神更加的涣散,连走路的姿势也变得慵懒。

文紫馨诧异的看着方萧骆,他并没有看她,经过她的身旁,恃才傲物般目空一切。

“快点走,欧阳伯伯已经到了,麻烦你不要一直摆着你这幅臭脸。如果他可以看上你,我就可以青云直上了。”他的爸爸数落着方萧骆,方萧骆仿佛根本听不见他说的内容,眼神更加的悠远。

他那眼神让人觉得心疼和怜惜,仿佛生无可恋。

文紫馨向他走了几步,余光看到叶寒尘向她这边走过来,她赶紧压低帽檐往外走,脚步越来越快,听到后面更为急促的脚步声,她不顾一切的往前跑。

“文紫馨,你站住。”叶寒尘已经认出她。

“站住就死定了。”文紫做馨更加飞快的往人群中跑。

突然地,她的手臂别人攥住,叶寒尘阴冷的看着她的脸,“想去哪里?”他吼道。

文紫馨心里害怕,他用了那么多下三滥的手段就是为了让她自动在他身边一年情人,如果告诉他,她想跑,以后恐怕再也没有机会。

文紫馨露出一笑,“不觉得好玩吗?你真聪明。”

她怕马屁的说道,尴尬的笑容缓解心里的紧张。

“好玩?不是想要逃跑吧?”叶寒尘睿智的判断。

她手一颤,抬起下巴,装作无辜的说道,“我能跑的了吗?叶总不让我走,我又能去哪里?”

“最好你心里真的这么认为,既然你那么喜欢玩,一会你可以玩的非常的尽兴。”叶寒尘攥着她的手臂,把她拉往约好的牡丹厅。

文紫馨看着他们经过桃花居,若有所思的看了那扇门一眼。不知道方萧骆在里面怎么样了?

走进牡丹亭,是一个以牡丹为背景风格的包厢,包厢的门口有四位男人把手,里面坐着两男三女,后面还站在四个男人,这种架势让文紫馨感到有些害怕,她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叶寒尘想对她做什么事情?

那些男人用一种特别猥琐的目光打量她的身材,仿佛要用这种赤果果的眼神脱掉她的衣服,看到她的内在。

叶寒尘放开文紫馨的手走过去,躺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旁边的丹尼斯吴立马扑进了叶寒尘的怀里,带着娇媚的笑容直勾勾的看着叶寒尘的脸,意味深长的说道:“来了。”

叶寒尘搂住丹尼斯吴的肩膀,点了点头。

“叶总,您看我今天带来的这位女孩符合你的胃口吗?”兴财帮得司马老大谄媚的说道。他脸上有道很长的疤痕,看起来挺让人害怕。

叶寒尘瞟了一下,脸上没什么反应。

“我的这位更好,现在只有十六岁,还是个雏。但是口技却了得,叶总肯定会喜欢的。”宏日帮的左云讨好的说道,把他身边娇嫩脸却略显青涩的女孩推到了叶寒尘的面前,丹尼斯吴媚眼瞟了那位雏女一眼,有些愠色更加如八爪鱼一样搂着叶寒尘的身体。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文紫馨有种不好的预感,仿佛她现在是在砧板上的鱼肉,她的脚不禁有些软,扶住了沙发椅,看向叶寒尘,他也正看向她,目光犀利,微微的勾起冷血,即嗜血又残忍。

“你们谁能把她弄爽,文沧区那块地皮我就交给谁管。”他冷冷的说,优雅的拿起酒杯,旋转着里面的红酒,抬起下巴轻酌一口。

文紫馨诧异的睁大眼睛。她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了,他们是乱交,一口气一直堵在胸口,“叶寒尘,你不要太过分。”她吼道。

“怎么还不去?用得着我教你们吗?”叶寒尘冷冷的说道,丹尼斯吴抬起脸,看着他的唇索吻,他吻下去,只是一下,就放开,更加犀利的看着文紫馨,“总要学会适应,这不会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文紫馨冷冷一笑,看了一眼梁子后面花瓶摆设,用手一推,瓶子落地。摔成了碎片。

“叶寒尘,只是折磨我的身体你就觉得很爽吗?你的手段就只有这些吗?我还真小瞧了你。”

叶寒尘脸色微变。讳莫如深。

“哟,这位小姐的脾气挺大的吗?耍泼吗?还砸别人的花瓶。真是笑死人了。你们还不去。”丹尼斯吴娇笑着,瞟了身旁坐着的两个男人。示意他们上去。

文紫馨赶紧从地上捡起了两片碎片,对着要走上来的两个男人,“你们不要过来。”

叶寒尘紧锁着文紫馨明亮的大眼,她故意摔破花瓶原来是这个目的,有些小聪明,“不自量力。”他悠悠的吐出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斜睨着看这边的好戏,手上转悠酒杯的动作也更加的清冷。

那两个男人冲上去,一个抓住她的手,一个上去脱衣服,叶寒尘冷漠的看着面前香艳的一幕。

文紫馨憎恨的瞪了叶寒尘一眼,眼看左云手已经开始在她胸口的娇嫩上揉搓,她一急,咬住司马老大抓住她手的胳膊,司马老大一松手,她一脚踢向了左云的裤裆,那高耸的某处很容易被她命中目标,左云嗷嗷大叫,文紫馨转身就跑。

司马老大看到她跑,一股作为黑社会老大的凶残闪过眼睛,他直接拉着文紫馨的头发往后拉,她因为惯例后背摔倒在地。

好疼。

那么多花瓶的碎片掐进她的肉中,她闷哼一声,身体疼的无法动弹。

司马老大看她不动,扑上前去,扯下她的内裤,文紫馨绝望的看着天花板,她宁愿在此时此刻死去,死了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还可以看到爸爸妈妈。

“走开,这贱货居然敢踢我,我整死她。”左云拿起一啤酒瓶怒气匆匆的过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