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惹火甜妻叶寒尘文紫馨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21:32

连载中小说惹火甜妻是著名作家公子顾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叶寒尘文紫馨,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惹火甜妻精选篇章:“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要陪你。”他勾起嘴角说道,眼中残留着冰冷,说完他的手搂上她的腰际,温热的手掌温度随着她的衣服传进来,刺激她敏感的肌肤,她别扭的扭道:“天热,你手拿开啦。”

惹火甜妻

推荐指数:8分

《惹火甜妻》在线阅读全文

惹火甜妻第十五章 想要怎样伤害

“是我爸爸和我妈妈的照片,我只有一张,对我很重要的。”她说的是真的,只是那张唯一的照片躺在她包包的皮夹里,不在那个宿舍里。

他的眼眸紧了紧,眼里有某嘲弄,“你很珍惜那照片吗?”

“当然,是我爸爸妈妈留给我的唯一遗物。”她略有伤感的说道。

叶寒尘勾起嘴角,看了一眼时间,“走,我带你去拿。”

文紫鑫心里一慌,着急的说道:“那个,不用浪费你的时间,你日理万机,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

“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要陪你。”他勾起嘴角说道,眼中残留着冰冷,说完他的手搂上她的腰际,温热的手掌温度随着她的衣服传进来,刺激她敏感的肌肤,她别扭的扭道:“天热,你手拿开啦。”

听到后,他的手握着她的腰更紧,让她紧紧的靠着他,她不愿意的事,他就偏要去做。

出了门,坐上车子,叶寒尘直接开往去宿舍。

文紫鑫假装在宿舍里面找,余光瞟了一眼叶寒尘,他正靠在门上若有所思,这家伙,跟来干嘛?看来她现在是不可能走掉了,她把照片从包里偷偷的拿出来,装作开心的说道,“找到了。”

叶寒尘冷脸走到她的面前,突然地从她手上抢过那张照片,目光阴鸷的看着上面慈爱微笑的文如海,“你知道你爸爸之前是做什么的吗?”他问,问的寒冷。

文紫鑫一惊,感觉到他隐含的杀气,“不知道,你还给我。”她去抢,叶寒尘拿起照片,她根本就抢不到,有些着急。“叶寒尘,还给我,这是我唯一的遗物了。”

“你爸爸是个杀手,你原来不知道。”他阴冷的说道,全身被寒气笼罩,说杀手两个字的时候加重了音调。

“你神经啊,我爸爸和妈妈只是普通的老板姓,你是不是人错人了啊,还是你以为我杀手的爸爸杀了你什么亲人,所有才会憎恨我!”她一边说着,一边不放弃的去抢照片。

他听到她说这句话,身体一震,眼里怒气更重,他的爸爸比这做的更加的过分,他把照片高高举起,就算文紫鑫跳着都够不着。

“还给我!”

他的嘴边有了一抹嘲弄,他就是喜欢看她着急,看她的无助,如果想到这个如果,叶寒尘不禁开始兴奋。他退后一步,双手的拇指和食指捏着照片的中间,这个姿势是要撕。

“不要,叶寒尘,这是爸爸妈妈唯一留给我的东西,是最珍爱的东西,求你不要。”她着急的喊道。

“嘶。”爸爸和妈妈撕成了两半,接着又把照片和在一起撕下去,再和,再撕。

撕破的瞬间,文紫鑫脑中一阵轰鸣,爸爸妈妈是她这么多年来的精神支柱,就算她寄人篱下,就算一无所有,看到照片她也要努力生活,因为她要带着爸爸妈妈的生命和期望活下去,,他撕碎的仿佛不是一张照片,而是爸爸妈妈的灵魂,她的眼泪瞬间就滚下来。

叶寒尘看到她一哭,一惊,心里某处的柔软被她刺动了一下,他不再撕下去,把照片往空中一散,照片的碎末在她的面前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他冷漠的往门口走去,边走边说道:“找到东西,我们该走了。”

文紫鑫心痛的蹲在地上,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些照片,她把一片片碎片都捡起来,捧在手心中,眼泪滚动下来,瞪向叶寒尘的背影,他究竟要伤害她到何种境地才可以,是不是只要她不愿意,她不想他就会去做?咬咬牙,她把照片的岁末放进包里。这个男人,她必须快点离开。

她站起来,冰冷的走到叶寒尘的车前,“我想现在去趟我朋友家,心情不好,想要找她说一下,叶总你不反对吧。”

“你最好的朋友顾清婉不是去夏威夷度假了吗?你还有其他的朋友?”他有一抹讽刺。

文紫鑫冷笑一声,“看来你在报复我之前,对我的事情调查的很清楚,那么是不是允许我在我爸爸的坟上说一声,叫他带走你,去阴朝地府你们好好的算账?”

叶寒尘眼色一冷,快速的打开车门,站出来,手掐着她的脖子,“你再说一边。”

“我说,咳咳咳。”她被他掐的连话都说不清,他微微的放轻了力道,她依旧瞪着他,“我说你,去,死。”她在死上加重了力道。

叶寒尘的手更加的紧,她感觉到气息一点一点从身体里剥离,可是却没有一点想要挣扎的意思,她活着好累,已经被叶寒尘害的名誉扫地,一无所有还背上杀人的罪名,就这样死去吧,死了爸爸妈妈是不是在天堂里等她,活着好累。

“爸爸妈妈去的地方是天堂,他们会在天上看着,你要坚强,因为他们希望你带着他们的生命一起生活。”她的头脑里闪过方萧骆的话,是不是爸爸妈妈真的希望她活下去。她自己都迷茫了。

她无意识的打着叶寒尘的手。叶寒尘瞟着她苍白的脸色,放开了她,文紫鑫沿着车子滑下来,坐在地上喘息,目光清冷的盯着地面,缓缓地她看向冷漠俯视她的叶寒尘。“你应该杀了我的,不然,你会后悔今天放过我。”

叶寒尘冷冷勾起嘴角,不屑的讽刺,他蹲下来,眼睛犀利的盯着她的,如鹰目看到猎物一般,“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只蚂蚁,就算被你咬一口也无关痛痒,我不会杀你,我怎么舍得杀你,我还有很多好玩的想和你一起玩。”他粗鲁的拉起她的手,“走吧,我的小猎物。”

文紫鑫甩开他的手,却甩不开,他打开车门把她推了进去。

文紫鑫瞪他一眼,别过脸,看向车窗外。

叶寒尘的车子开到了本市最豪华的俱乐部,欲诱俱乐部。

叶寒尘下车,帮她打开车门,她冷冷的坐在车里不动。

“下车!”他命令道。

文紫鑫白他一眼,看了一眼让人纸醉金迷的欲诱俱乐部,寻思的怎样脱身。一个灵光闪过她的脑际,她出车门,目光中有丝狡黠。“大白天的,你带我来这种地方?”

“进去你自然就知道了。”他冷漠的说着往里面走。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