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狂豹绝兵楚皓姚芸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8 20:01

最近有很多读者在找一本主角是楚皓姚芸的小说,这本小说名字是狂豹绝兵,小说的作者是断箭,一本很好看的小说,推荐给大家,大家不要错过这本小说哦。狂豹绝兵第020章 谁在说话?见到楚博超的手伸到了腰间,楚皓顿时一个侧滚翻躲到一堵矮墙的后面,他早就知道楚博超的腰间挂了暗器袋。

狂豹绝兵

推荐指数:8分

《狂豹绝兵》在线阅读全文

狂豹绝兵第020章 谁在说话?

由于国内禁止拥有枪支,所以古武世家的暗器大有用武之地。

小时候,楚博超每次练暗器,都会故意捡一些小石子装进暗器袋里,然后把自己当成他的暗器活靶子。好几次,自己被他打得浑身上下全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

楚皓也希望能学得绝世武功,从而出人头地,为母亲和自己争取一个生存的空间,也把从小受到的欺负连本带利的打回来。但是遗憾的是,由于自己练不出真气,与楚家的家传武学就此无缘。

铺天盖地的暗器打在矮墙上,叮叮当当地直冒火星,楚皓却是毫发未伤。

见楚皓早已经躲得远远的,楚博超暗骂这个家伙走了狗屎运的同时,真气也运行到了伤口处。

肋下的肌肉快速地蠕动着,将一颗黄澄澄的弹头从弹孔处挤出,叮当一声落在地上,接着,小小的伤口快速的愈合了。

楚皓的目光一凝,没想到玄级高手的疗伤能力这么强,如果不是打中要害,手枪这种威力不大的枪械对他们几乎没有威胁。

在他们变态的移动速度下,想击中他们的要害,那运气好得就像栽了一个跟头,一脑袋刚好撞上一根金条一样。

楚博超虽然很想把楚皓大卸八块,但是理智最终战胜了冲动。当务之急是把辛悦琪抓住,至于楚皓么,一只蚂蚁就算跑,也跑不了多远。

楚博超瞟了躲在矮墙后的楚皓一眼,再一次飞身朝着远处掠去。“啪啪啪”又是传来三声枪响,楚博超的身体不由地一震,两朵血花在身上绽放开来。

楚皓毕竟是楚家的人,他曾经偷偷观看楚家人的练功,虽然自己不会,但是对楚家的轻功路线还是比较熟悉的。

楚博超停了下来,慢慢地转向了楚皓。第一次能击中自己可以说是运气,第二次又击中了自己,就再也不是运气的问题了。

“虽然你只是一只小虫子,但是,我很生气!我非常的生气!今天,我不把你这只小虫子踩得稀巴烂,我的名字从此倒过来写。”楚博超红着眼盯着楚皓,眼睛朝外喷射着愤怒的火焰。

如果让其他人知道,自己接二连三地栽在一个普通人的手里,一定会被他们讥笑一辈子的,以后他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

硬拼是愚蠢的,在玄级高手的面前逃跑也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但是不逃的下场就是一个“死”字。

幸好,之前早已经看好撤退的路线,楚皓一转身撒腿就跑。

楚博超双腿一蹬,如苍鹰扑兔向着楚皓飞来。修炼者的身体素质比普通人要强上好几倍,像楚博超这样玄级初阶的人,力量耐力等都是常人的十倍以上。楚皓跑了好几步,他一个箭步就赶上了。

楚皓听到背后的破空声,回头就是一枪。楚博超一见楚皓回头,连忙闪在一边。现在距离如此之近,手枪的威力就不可忽视了。

楚博超成功地避开了楚皓的射击,飞跃一步又拉近了与楚皓的距离。毕竟楚皓一回身,速度自然也会慢下来。

楚皓又回身连开三枪,楚博超一个侧移全部避开。楚博超也学聪明了,不卖弄轻功身法,而是全力闪避,这样楚皓也弄不清他下一刻会出现在什么位置。

“小子,跪地求饶吧,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一些的。”楚博超得意地笑着,脚步迈得更大更快了。

楚皓一回身,枪口对准了楚博超的胸口,楚博超连忙躲闪,却没想到楚皓只是虚张声势,根本就没有开枪。

被戏弄的楚博超气得七窍生烟,他在后面咬牙切齿地道:“臭小子,你今天有难了,我会好好让你细细体会死亡的滋味的。”

话音未落,楚皓又是一回头,举枪对准楚博超做了一个射击的姿势。等楚博超闪开,楚皓继续埋头苦跑。

被楚皓三番两次的戏弄,楚博超彻底怒了,字几乎是从紧闭的牙齿缝中挤出来的。“王八蛋,你会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不把你碎尸万段,我誓不为人!”

楚皓清晰地感觉到,楚博超说话喷出的气流已经吹到自己的脖颈,再不殊死一搏,以后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楚皓猛一咬牙,回身面对近在咫尺的楚博超,将所有的子弹全部射向他的心脏。楚博超只是微微的一晃,让开心脏的重要部位。子弹飞过之处飘来淡淡的烧焦血肉的味道,衣服的破口处几道血痕清晰可见。

愤怒的楚博超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拼着受伤,也要把楚皓彻底打爆。就在下一刻,楚博超一拳狠狠砸在楚皓的胸口。

这一拳,把楚博超全部的怒气所有的憋屈统统发泄出去。狂暴的真气在楚皓的身体内肆虐,将楚皓打得经脉寸断骨骼尽成齑粉。

楚皓鲜血狂喷,身体如出膛的炮弹重重撞进建筑物的废墟,一路不知道撞断了多少柱子最后才跌落在地。

这一拳,就是黄级巅峰的人也会被活活打死,更别说是普通人了,但是楚博超还不解恨,他真想把楚皓碎尸万段。

楚博超正要追进去,整栋未竣工的大楼发出嘎嘎吱吱的响声,接着逐渐倾斜,如一座大山坍塌下来,扬起大片的尘土。

楚博超连忙后退,不过还是弄了个灰头土脸。“呸呸呸。”他一连吐了几口唾沫,看了看隆隆作响的废墟,头也不回地走了。

楚皓勉强地抬起了头,“呵呵呵”地苦笑了起来,鲜血夹杂着内脏的碎片从嘴角处缓缓溢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小聪明小计谋都是那么的幼稚可笑。

辛辛苦苦在国外打拼,现在回国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打上楚家,狠狠打他们的脸,让他们后悔当初的决定吗?

可是,自己居然连楚家一个小辈都打不过,还谈什么打上楚家?还怎么让整个楚家屈服在自己的强势之下?

再多的苦,再多的累,全部靠自己瘦弱的肩扛起;再重的伤,再深的痛,也只有靠自己幼小的心去承受。这一切都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

当十几年的努力过后,发现事实是那么的残酷,当自己的一切努力都化作乌有的时候,这一刻,楚皓是彻底心灰意冷。

楚皓流泪了,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娘,您的仇儿子没法报了……

“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有我在你想死都难,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楚家吗?有我在,就是楚家的那个老祖宗出来了,你照样可以把他打趴下,让他在地上磕头求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楚皓的耳边响起。

楚皓陡然一惊,问:“谁!谁在说话?”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