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狂豹绝兵小说断箭_狂豹绝兵小说在线阅

发布时间:2018-10-08 20:01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狂豹绝兵的小说,其中小说的作者是断箭,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狂豹绝兵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狂豹绝兵第018章 不速之客。楚皓的反应也极其迅捷,左手迅速抬高阻止刀光的下落,身子同时微侧,让开心脏这个要害部位,右脚朝着前方快速的弹击而出。

狂豹绝兵

推荐指数:8分

《狂豹绝兵》在线阅读全文

狂豹绝兵第018章 不速之客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楚皓防御、闪避、进攻,动作一气呵成。

一股剧痛从楚皓的小手臂处传来,匕首在刺入楚皓手臂的同时,也意味着距离楚皓的心脏越来越远。

“砰!”楚皓的脚结结实实地踢在对手的小腹上,对手的身体往后倒去,握住匕首的手却死死不松开,结果锋利的匕首在楚皓手臂上划出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不要命地狂飙出来。

楚皓右手快速将身上的背心脱下,紧紧扎在手臂上的伤口处。伤口处的血肉被挤压牵引,疼得楚皓龇牙咧嘴。

幸好楚皓的身体经过十多年的真气冲刷,早已变得坚硬无比,而且在匕首入肉的时候肌肉自然的收缩,将下刺的匕首夹紧,不然楚皓的手臂就要和身体分家了。

“你疯了么?不问青红皂白就痛下杀手。”楚皓遏制不住满腔的怒火,对着女孩大声地质问道。

十分钟前。

辛悦琪醒来的第一眼,就发现躺在另一辆车里,顿时一惊,记得自己昏迷前正坐在一辆出租车里。

猛地坐起身,衣服却从自己的身上滑落,这令她更加的吃惊。低头一看,居然一丝不挂。身上的血迹还在,但是众多的伤口却已经愈合。谁脱了我身上的衣服?他对我做了些什么?

辛悦琪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但是多年的残酷训练已经将她的神经和意志锻炼地无比坚强。她冷静地感受自己的身体,没有异样的感觉。

还好,自己的清白还在。是谁救了自己?望了望四周,地上全部是衣服的碎片,那是自己的衣服。

辛悦琪冷冷地向四周扫了一眼,周围除了自己没有别人,车里只余下两件男人的衣服。辛悦琪动作麻利地将衣服套上,作为一个杀手,别说是穿一件臭男人的衣服,就是在臭水沟里潜伏三天三夜的经历都有过。

那个替自己疗伤的男人去哪儿了?难道已经离开这里?如果他离开了,我又上哪儿找他?

她正思索着,车门突然被拉开。对自己而言,陌生环境里的一切异常现象都是对自己生命的威胁,再说自己衣衫不整,所以毫不犹豫地拿起了手边的匕首,一刀刺了过去。

见对方不仅躲闪开了要害,而且还发起了反击,辛悦琪更加警惕的望着来人。

“你是谁?”虚弱的身体不能让辛悦琪坐起,只能斜倚在座位上,但楚皓在无数次生与死考验中锻炼出来的直觉告诉他,此时的她无比的危险。如果鲁莽地靠近她,就会受到她致命的攻击。

辛悦琪挨了楚皓一脚,又加上失血过多,脸色异常的苍白。她的牙齿将原本红润的下嘴唇咬得没有丝毫血色,紧握匕首的手很稳,没有一丝的颤抖,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透露着戒备和警惕,那冷若冰霜的表情更是将楚皓拒之于千里之外。

“放松,放松,不要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楚皓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不刺激神经高度紧张的辛悦琪。这个女孩的实力可是黄阶巅峰,如果她没有受伤,秒杀自己妥妥的。“我叫楚皓,见你伤得很重,就帮你简单治疗了一下,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是你替我疗的伤?”辛悦琪打量着楚皓,目光中有质疑、有挣扎、有痛苦、甚至还有些仇恨,楚皓不知道她的眼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情绪。

“是的,你的外伤我已经处理过了,但是对于内伤我无能为力。而且,你失血过多,回去以后需要好好静养。”楚皓实事求是的回答道。

“谢谢!你……你的手臂没事吧?”辛悦琪似乎对自己的鲁莽行为有些后悔。

“没什么,一点小伤。”楚皓看了看自己的左臂,血已经止住了。“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那就麻烦你送我到汉爵酒店。”辛悦琪点了点头,刚想站起来,突然身体一软栽倒了下去。

“让我来扶你吧。”楚皓连忙躬身走进车厢,就要去搀扶辛悦琪,突然心生警兆,身体如受惊的虾米一样快速的后退,紧接着一道刀光在楚皓的胸腹之间划过。

“你这是干什么!我救了你,你却三番五次的杀我!你良心被狗吃了是不是?”楚皓是又惊又怒,刚才偷袭自己还能说得过去,因为敌我未分,但是现在对自己出手,那绝对是恩将仇报了。

楚皓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后怕,对手可是远强于自己存在。要不是自己的第六感及时预警,自己就要被开膛破肚了。

见楚皓能躲过自己必杀的一击,辛悦琪也暗暗惊讶。虽然面前的男人实力有限,但两次攻击都没能杀了他,是个难缠的对手。

辛悦琪拿着匕首下了车,与楚皓遥遥相对。“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我的伤就是你治的?”

“没错。”楚皓听了一头雾水,难道你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这么说你全看见了?”辛悦琪又接着问。

“什么全看见了?”楚皓惊愕地问,接着脑海里灵光一现,马上明白了辛悦琪的意思。

楚皓尴尬的笑笑,说实话还真全看见了,但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这个……当时事急从权,我没想那么多。”

“所以,你纳命来吧。”辛悦琪猛然扑上,一瞬间就来到了楚皓面前,银光闪闪的匕首直刺楚皓的胸膛。“我是师兄的人,也只有师兄可以看我的身子,即使你救了我,我也要杀了你。”

靠,不至于吧?我只是不经意间看了几眼而已,别说欺负你,就连手指头都没有碰你一碰……好吧,我承认,我是用整个手掌碰的。

但是,就碰了几下,难道非要喊打喊杀吗?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再说,自己替你治伤,医生触碰病人的身体那是天经地义。当然,色狼医生除外。

楚皓还想解释,但是辛悦琪的攻势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楚皓顿时被逼得手忙脚乱。要不是辛悦琪内伤未愈又身体虚弱,楚皓早已成了一具死尸。

疯子,简直就是个疯子!楚皓心里大声咒骂着,心想真该拔出枪来把这个疯子给突突了。

“哈哈,原来你在这里,这次看你往哪儿跑!”长笑中,一个小青年从四层楼的高处落下,辛悦琪的脸色不由地巨变。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