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我想偷你的体温一朝一暮_我想偷你的体温

发布时间:2018-10-08 20:01

我想偷你的体温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沈西洲和女主陆南风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她点头,当下心底一片崩裂般的错觉,震得她说不出话。倒是和女主持依依惜别后走下来的付方淮,看着门口颇为温情的一幕,忍不住又要和陆南风斗上几句。

我想偷你的体温

推荐指数:8分

《我想偷你的体温》在线阅读全文

我想偷你的体温第18章 歪打正着

周北城连楼道上的灯也来不及开,沿着漆黑的台阶一路奔上楼顶,天台的门半掩,他扶着门把喘了口气,寒风罩面,用手挡了挡,跨进天台。

天台的边缘上,坐着一个娇小的身影,天太黑,只能辨清一个模糊的轮廓。他放轻脚步,一点一点挪到她的身后,突然出手搂在她的腰间,将她从沿口抱进来。

陆南风吓得尖叫,空荡荡地回响在天空,在寂静的冬夜显得格外突兀。“陆南风,是我。”周北城将她放在平地上,气息还不是很稳。

“周……周北城?”陆南风捂着胸口,闭着眼狠狠地吐了一口气。“这么害怕还一个人呆在这里。”周北城的口气像是责怪,却更像是关心。

“不是为了等你么。”陆南风的声音弱下去,充满了委屈,一双杏眸在一片漆黑里依旧闪烁着光亮,微微抬高了声音,带着几分惊喜,有些不信,“你真的来了。”

“如果我不来,你……”周北城想起她短信上的话,仍旧有些后怕。“堂姐结婚,我坐今天八点的车回家,如果你不来,就要下周一才能见到我了。”陆南风嘴一咧,眼睛扑闪,周北城恍然,竟被她摆了一道,无奈之余倒是轻松不少。

“这里冷,回去吧。”周北城能明显感觉的陆南风有些颤抖的身体,解下脖子上的围巾,却发现陆南风眼神忽然暗淡下来。

他将围巾在她脖子上绕了两圈,见她几乎将头垂到胸口,笑着打了个结:“只是借给你戴,要还的。”她的眼睛倏地就又明亮了,衬着稍稍露白的天空,比星辰更加璀璨。

“其实,我就是想骗你来……陪我看日出的。”周北城本是牵着她要下楼,被她拉住。“好。”他看了她一眼,又瞧了瞧天际的一点点光亮,点点头。

周北城与陆南风并排坐在沿上,两人本是保持着半米的距离,周北城不动声色地朝着她的方向动了动,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挨在一起。

“冷不冷?”他将她的小手牵起,用大掌罩着她的手背,捂进大衣的口袋。陆南风仿佛受了惊吓,愣愣地看着他。

“太阳出来了。”周北城示意她看天,远处渐渐露出白色的边沿,从一个轮廓慢慢变厚,直到半个圆,天空已经亮透,薄云染上一圈金黄。

“周北城,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人。”陆南风眼里映着一片光华,却挡不住不断涌上来的失落。周北城被她的眼神搅乱了心,一时无言。

“我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陆南风听不到否认的回答,情绪越加低迷,“如果你真的觉得我很烦人,现在就告诉我,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去烦你。”陆南风说得断断续续,面上的笑早已持续不住,像是忍着痛楚。

“不会。”周北城看着她颤动的睫毛,手掌盖住她的发顶,力道很轻,带着难以忽视的温柔。

“既然这样,那我以后还会一直跟着你。”陆南风面上的失落一扫而光,快得周北城以为方才那一刻不过是他的错觉,面前的小丫头又是笑眼盈盈,唇边的梨涡陷得很深,好似盛满了快乐。

“不用。”周北城的手指摩挲着她放在他大衣口袋里的手心。陆南风有些懵,他一会儿说不会一会儿又说不用,一双眼里终是有了疑惑。

“陆南风,做我的女朋友,你愿意吗?”他的手扶在她的肩膀上。周北城知道陆南风很喜欢他,可是,他不敢肯定陆南风会不会立刻答应,还是……故作矜持或者有意为难而拒绝一两次。他有些害怕听到陆南风嘴里说出不愿意三个字。

“真……真的吗?”陆南风已将双眸瞪到极致,里面倾泻而出的全是不敢置信。“真的,我为什么要骗你。”周北城笑,她此时的样子很可爱,比之平时的端庄秀雅可爱得多。

“愿意,当然愿意。”她迫不及待地答应,哪里还管摆谱和矜持,甚至蹙起眉头,有些警告和威胁的意思,“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我们拉钩。”陆南风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周北城全然被陆南风孩子气的举动感染,竟真的伸出手指勾住陆南风的小指,拇指按在一起的瞬间,这句再简单不过的话,便成了一个誓言。

周北城这个男朋友……也不知道是泡妞经验丰富或是有军师指导,又或是太聪明能无师自通,在一般男朋友的任务上勤勤恳恳,方方面面竟是做得很周全。

周末晚上陆南风从家里坐车回来,他故作不经意地问了时间,等在车站门口。陆南风的惊喜在所难免,扑进他怀里,弄得泪光闪烁。

“怎么办,我还是不太相信,周北城竟然是我的男朋友?”褪去方才几乎痴狂的激动,陆南风揪着他的外套,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愁着一张脸,圆圆的眼睛耷拉下来,可怜兮兮地望着周北城。

周北城见她这样的愁容,几乎失笑,反问道:“还是不信?”陆南风老实地点头,周北城捏了捏她的脸蛋:“不信拉倒。”陆南风鼓着腮帮子,有些丧气。

“下午好。”简介的言语,广播里清朗的声音有着独特的魅力,吸引不少人驻足聆听。更有不少熟悉的人已经在猜测这个声音到底是不是……

“我是国贸(3)班的周北城。”几乎是整个校园瞬间沸腾,反是广播室外,付方淮正热火朝天的和原本的两位女主持谈人生谈理想,完全把广播室腾给了周北城。

“几个月前,临床(1)班的陆南风曾在这里向我表白。”周北城说得很自然,像是娓娓道来,既诱起人的好奇,又不觉得突兀,“今天,我想通过广播告诉她,陆南风,我很喜欢你。”

哄闹四起,陆南风正从图书馆走出来,广播里周北城的声音清晰地传进她的耳朵里,猝不及防。很多人纷纷扭头打量她,让她不知所措,抱着书几乎是跑向活动中心。

她一路迎接了无数注目礼,跑到大门口,正好见周北城下楼。他面上是浓浓的笑意,又有奸计得逞的快意。

“有这么多人都听到了,都能为你作证,现在信了?”她双颊绯红,不知是害羞还是冻的,一双大手捂着她的脸,像是给她取暖,动作极是亲昵。

她点头,当下心底一片崩裂般的错觉,震得她说不出话。倒是和女主持依依惜别后走下来的付方淮,看着门口颇为温情的一幕,忍不住又要和陆南风斗上几句。

“还真被你歪打正着了。”语带不屑。陆南风当下完全沉浸在幸福中,哪有空和他抬杠。他进她不理睬自己,又拍了拍周北城的肩膀,“刚刚聊了一会儿天,就有两个人愿意给我织围巾,比你脖子上这条好看得多。”说着还用手甩了甩围巾末端那长短不一的流苏。

“付方淮,你不懂。”周北城也不和他争执,只是轻描淡写地丢下一句看似极高深的话,牵着陆南风往外走,将重色轻友这一句诠释得很是鲜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