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张子恒陆琪小说名字_主角是张子恒陆琪的

发布时间:2018-10-08 19:32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摄魂鬼妻的小说,这本小说还是很不错的,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摄魂鬼妻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摄魂鬼妻第十三章 那只鬼已经逃走了。说着,老头从包里摸出一柄半尺长的木剑,和江晨手中的那柄木剑造型差不多。

摄魂鬼妻

推荐指数:8分

《摄魂鬼妻》在线阅读全文

摄魂鬼妻第十三章 那只鬼已经逃走了

只不过,老头手中的这柄木剑上面的符文看起来更加的繁奥,并且颜色比江晨的那柄木剑也要深的多。

同时,老头又拿出一张符箓,念念有词,猛地拍在了我的胸前。那张符箓瞬间化为火光消失了,我感觉身体暖洋洋的,那种阴冷的感觉消散了很多。

“驱阴邪,保你短时间内不被阴气侵体,防止被鬼上身!”面对我的疑惑眼神,老头解释了一句。

随后,跟着老头走进村子。

刚进村子没多久,就看到村里的大马路上晃晃悠悠的出现了很多的身影,有三叔四叔,还有村里的一些邻居等人。

他们所有人都是面色惨白,眸中都是闪烁着淡淡的绿色光芒,脖子上都有一个大大的血窟窿,面色狰狞的看着我们,嘶吼着朝我们扑了过来。

我吓得尖叫一声,下意识的就想转身就跑。

而就在此时,老头突然拽住了我的胳膊,没好气的吼道:“一些幻觉而已,大呼小叫什么?”

幻觉?

我看向那些扑来的村民,看着他们身上那鲜血淋淋的模样,看着他们脸上的狰狞……这他妈是幻觉?

就在这愣神之际,那些村民已经近在咫尺了。

死定了!

就在我心中生出绝望的情绪之时,我身旁的老头突然猛地爆喝一声,拿出一张符箓,按在手中的那短木剑上,猛地朝那些朝我们扑来的村民一指。

“太阴幽冥,速现光明,云光日精,永照我庭!”

话音落,木剑上的符箓猛地化为火光消散。

似乎有一股热浪从那柄木剑上扩散而出,那些朝我们扑来的村民身体猛地一颤,随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最后身影完全的消散开来。

我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看着那又恢复了死寂的村庄,一时间有点回不过神来了。

真的是幻觉?

可是,怎么会如此的真实?

那不久前我离开村子时,三叔四叔抓我是不是也是幻觉呢?

“雕虫小技!”我身旁的老头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屑。

我回过神来,急忙说道:“这都是幻觉,是不是说村里人并没有什么事……”

“都死了!”老头直接打断我的话,说道:“这里的怨气很深,这些幻觉能以假乱真,主要是你村里死去那些人的怨念组成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凉了。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我爸妈岂不是也……

这时候,老头拽了拽我,说道:“走吧!去会会那只鬼,老头子我就那一个弟子,要是被那只鬼弄死了,以后就没有人给老头子养老送终了!”

我怔怔愣愣的,心中充斥着绝望的情绪,不过还隐隐有一丝的希望。

至今我都没有见到爸妈,或许他们已经逃过一劫也说不定啊!

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无限等于零。

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没有亲眼看到爸妈的尸体,就代表还有一丝希望。

去大伯家,找堂嫂,她肯定知道爸妈在哪里。

此时此刻,我心中的惧意竟然减轻了不少,有一种豁出去的心态。

带着老头前往大伯家,院门紧闭,我直接上前猛踹院门。此时的我,心中隐隐有些疯狂,也许是被这些事情刺激的,心中的那根弦已经处于崩断的边缘了。

人的承受能力都是有极限的,一旦超过了那个极限,有的人会吓破胆,终身都摆脱不了那种阴影,而有的人则是会变得疯狂,我显然就是第二种。

死就死了,怕个毛啊!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提心吊胆的,那种时时刻刻紧绷神经的痛苦,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对着大伯家的院门狂踹,状态有点疯癫,身旁的老头看不过去了,一把拉住了我。

“你小子冷静点!”老头一巴掌拍在了我的头上。

这一巴掌让我的脑袋稍稍清醒了一点,喘着粗气,紧握着拳头,指骨泛白,全身有些颤抖。

老头瞥了我一眼之后就不再理会我了,走到院门前,拿出一张符箓按在院门上,口中念念有词。

他手中的符箓化为火光消失了,院门被他轻轻一推就推开了。

走进院子里,老头四周扫视一下,然后大步流星朝堂屋走去。

到了堂屋门前,如法炮制,一张符箓贴在门上,轻轻一推,堂屋的门就被他推开了。

推开堂屋门的刹那,一股森冷的风从堂屋里吹拂而出,然后就没有什么异样的情况了。

跟着老头子走进堂屋,走进了堂哥的那间新房。

发现大伯和大伯母的尸体已经不在床上躺着了,这间新房内竟然摆放着两口棺材,棺材上都没有棺材盖。

其中一口棺材里放着大伯和大伯母,他们静静的躺在里面,额头上仍旧贴着江晨的黄纸符,不过手脚上绑着的红绳都已经断裂了。

另一口棺材,里面躺着江晨。

江晨双目紧闭,脸色苍白,不过身上看不到有什么伤,胸口微微起伏,没有死。

这还真奇了怪了,江晨这个样子,明显是争斗之时输给堂嫂了。

堂嫂为什么没有杀他?

还弄了两口棺材在这里,这是什么意思?

我趁着心中那股疯狂的劲头,一个箭步冲到床边,猛地掀开挡住床下的床单,对着床下吼道:“出来!”

床下空荡荡,没有堂嫂的身影,只有一滩污血,散发出腥臭难闻的气味。

“不用找了,那只鬼已经逃走了!”老头子从包里摸出符箓,咬破指尖在那张符箓上面画了一道血迹,然后直接拍在了江晨的头上。

“醒来!”老头子暴喝一声。

那张染血的符箓化为火光消失,江晨的身体猛地一颤,悠悠的睁开双眼。

“师父……”看着老头子,江晨有些虚弱的开口。

“还不错,没有给我丢脸!”老头子点点头,对江晨说道:“那只鬼被你伤了吧?”

江晨的脸色有点古怪,有些迟疑,然后轻轻的点点头。

“没事的话就赶紧从这棺材里爬出来,这地方阴气太重,不宜久留!”老头子轻声说道。

江晨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我冲到他的身边,红着眼睛问道:“那只鬼呢?我爸妈呢?”

问这话没有什么逻辑,江晨又怎么可能知道我爸妈在哪里呢?但是我现在只能问他。

江晨看着我,他的眼神很复杂,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的摇头。

这时候,老头子微微皱眉,沉声说道:“快走,阴气开始汇聚了!”

说着,他朝大伯和大伯母的棺材中扔了几张符箓,口中念念有词。

“蓬~”一道猛烈的火焰从那口棺材中升腾而起。

明亮的火焰中,夹杂着些许绿色的光芒,与此同时还有浓烈的焦糊腥臭之气散发而出。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