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女主贺兰雪男主赫连爵的小说_前夫再爱我

发布时间:2018-10-08 18:32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前夫再爱我一次,前夫再爱我一次小说是作者流光飞舞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赫连爵贺兰雪,赫连爵贺兰雪小说精彩片段:房门突然被打开,上官泓和贺兰雪下意思的抬眸望去,身穿铁灰色商务套装的赫连雪面无表情的迈着沉稳的步伐,一步步向两人走来。深邃的黑眸虽然毫无波澜,但是无形之中散发着蚀骨的冷意,让人毛骨悚然。他一瞬不瞬的盯着贺兰雪,幽幽的开口,“你要说什么?”

前夫再爱我一次

推荐指数:8分

《前夫再爱我一次》在线阅读全文

前夫再爱我一次第十六章:公司养小白脸

房门突然被打开,上官泓和贺兰雪下意思的抬眸望去,身穿铁灰色商务套装的赫连雪面无表情的迈着沉稳的步伐,一步步向两人走来。

深邃的黑眸虽然毫无波澜,但是无形之中散发着蚀骨的冷意,让人毛骨悚然。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贺兰雪,幽幽的开口,“你要说什么?”

贺兰雪毫无惧意,不卑不亢的回望着他,“这个孩子真的不能留?”

“你说呢?”赫连爵反问,眸色不温不火。

“如果我非要留下来呢?”

“你认为可能吗?”菲薄的唇角,微微上挑,带着冷嘲。

“如果我主动对爷爷说要和你离婚呢?”贺兰雪开出条件。一直以来她都清楚他最想要的就是要和她划清界限,如果以此能保全这个孩子,她会不惜一切。

“呵……离婚?”赫连爵仿佛听到了什么非常好笑的笑话般,一向冷若冰霜的俊脸上,竟然荡漾出一丝绝美的笑意,“为了那个孩子,你倒是可以不惜一切。”

他的笑令贺兰雪心间莫名的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撒旦的微笑,大抵就是这样的感觉,瘆人,可怕。

硬着头皮,贺兰雪强迫自己冷静,“只要你放过这个孩子,我就和你离婚,以后也不会再纠缠你,我会彻底的消失在你的世界里。”

“彻底消失,有多彻底?地球就这么大,只要你还活在这个地球上,就没有绝对的彻底。”赫连爵说的很绝情,他就是要把她逼到绝境。

有胆背叛他,就要接受他的惩罚,这个孩子不能留,她也不会好过。

闻言,贺兰雪的心猛的一凉,他的意思是?

“赫连爵,孩子是我的,你没有资格决定一切,我不会让你伤害他的,绝对不会。”

“态度还真是嚣张,贺兰雪,你到现在还没认清状况,现在你还有傲然的资本吗?或许你放下尊严求我老大,说不定老大会重新考虑。”上官泓叼着一根烟,吊儿郎当的道。

“好,算我求你,留下他。”

无论面对再大的挫折,贺兰雪从来都没有服软过,即使是父母无情的打骂,她也是咬牙硬生生的承受着,如今为了这个孩子,她第一次放下自己那可悲的自尊,低声下气的求那个根本就没有心的男人。

“哎哟,为了这个孽种,你倒是什么都不在乎了,还真是伟大的母亲呢,只是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因为有你这个淫荡的妈,而感到羞耻。一个为了钱财可以出卖自己,甚至在别人面前装孙子的女人,我真的为这个孩子感到可悲,投胎的时候,怎么就那么不长眼呢。”上官泓不遗余力的极尽嘲讽。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贺兰雪冷笑。

“装的还真像,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是向天借了胆,居然在公司勾搭小白脸珠胎暗结。”

上官泓越说越激动,面露狰狞,拳头握的嘎吱响,如果现在他手中有把枪的话,不必怀疑他一定会忍受不住,向前直接让贺兰雪一命呜呼。

他最恨欺骗,贺兰雪欺骗了他们所有的人,其罪当诛,绝对不可原谅。

在公司勾搭小白脸?“上官泓,请你安静一点,真的很吵。”

脾气火爆的上官泓不耐烦的打断她,“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人啊,把那个该死给我带上来。”

当打的满身是血,几乎不成人形的魏学文被带到贺兰雪面前的时候,贺兰雪震惊了,看着奄奄一息的魏学文,她几乎是下意思的就跑下床,蹲在他身边,颤抖着声音低声轻唤,“经理?”

叫了好几声,魏学文毫无反应,贺兰雪心慌的仰头询问上官泓,“你们把他怎么了?”

“你没长眼睛,不会自己看吗?刚才还说我们冤枉你,你看看你这满脸担忧的死样子,真是有够恶心的。”上官泓没好气的讥笑她。

“为什么要伤及无辜?”贺兰雪把目光转向一直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赫连爵身上,冷声质问。

“无辜?他确实挺无辜的,看上你这样的蛇蝎女人,真是有眼无珠……”上官泓逮到机会,就不遗余力的嘲笑贺兰雪一番。

“你闭嘴。”贺兰雪火大的朝着他低喝,“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你丫再说一遍。”草泥马,还从来都没有女人敢这么对他说话,“你真把自己当棵葱了,你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撸起袖子,上官泓一脸阴沉的上前,抓起她的头发,大掌扬起……

“出去。”

赫连爵突然开口,制止了上官泓。

“大哥,就让我好好的替你教训教训这个死女人。就因为她,搞的咱们兄弟反目,还害死了……”

“我说出去。”阴沉的声音,不怒自威。

纵然心不甘,上官泓也不敢在赫连爵面前放肆,冷哼一声,负气而去。那个一直站在一旁候命的医生也跟了出去。

少了上官泓的咋呼,偌大的房间顿时静谧一片,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

苍凉的笑爬满嘴角,“赫连爵,两年了,我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慢慢对我改观,哪怕还是不喜欢,但是也应该不那么讨厌。我知道你恨我,只是没想到那恨会这么深,就因为当年,我收了爷爷的一百万,答应和你结婚。你可知道那一百万我又来做了什么?如果当初我知道就因为这一百万,你恨不得杀了我,我绝对不会向爷爷借来与自己那对想要把自己送上一个傻子床上的父母断绝关系,其实嫁给傻子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他不会让我的心这么痛,让我活的这么低三下四。你放心,那一百万我会还给爷爷,”

如果说刚才她还不了解这一切,那么现在再不了解,她不是白痴就是傻瓜了,做这么多,不过是为了摆脱她吗。

难怪刚才她提出对爷爷说要离婚的时候,他没有答应,原来是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如果是由她对爷爷提出要和赫连爵离婚,以爷爷的个性,一定不会同意的,现如今按上这些莫须有的罪名,尽管老爷子再横加阻拦,也不能不顾赫连家的脸面,不仅能顺理成章的和自己离婚,还能借此机会扶秦羽凝上位,毕竟她怀了赫连家名正言顺的孩子,不是吗?

她说这么多,不是想博取他的怜悯,而是想为自己申诉一次,两年了,她从来都是随他们怎么污蔑,至少在最后一次,她想活的光明磊落。

赫连爵一直没有做声,面无表情的听着贺兰雪的指控,幽深的黑眸,掠过一抹沉思……

贺兰雪静默了一会,起身,不卑不亢的开口,“放了他吧,你想要我怎么做,都随你。”

“你认为我会让你做什么?”磁性的嗓音带着迷人的沙哑,幽幽的在这个令人有点窒息的空间里飘散。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