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陆景逸萧遥小说_陆景逸萧遥夺心调教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5:31

这本连载中小说夺心调教讲述了主人公陆景逸萧遥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草泥咩的倾心巨作,夺心调教精选篇章:陆其雄粗糙的大手,抚摸上女人红润的小嘴儿,指尖一压,探进了女人火热的口腔,翻搅着女人湿滑的小舌。

夺心调教

推荐指数:8分

《夺心调教》在线阅读全文

夺心调教第47章

她唯一拥有过他的证

明,那样,她才不会觉得,那是一场梦。

“好,那麽,希望你能信守承诺,再也不要出现在阿逸面前!”

萧遥有些费力的从椅子上起来,鞠了一躬,毕竟,他是他的父亲。她的爱人,她的爱情,她

都失去了,唯一拥有的,是这个有他们两人血缘的孩子,景逸,抱歉,我不能等你回来了。

转身,想要开门离开,去不曾想,门外,站着此刻理应远在飞机上的男人。

“景…景逸…”

您还记得季柔吗?

“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飞机上吗?怎麽会……

萧遥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她以为,她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我应该在国外是吗,抱歉,让您的如意算盘打歪了”他没有出国,还知道了一件令他

震惊的真相。

“……”

陆景逸深情款款的注视着一旁大腹便便的女孩,揽过“我说过,此生,她注定属於我,而

我,也属於她,没人能拆散我们”

“你…孽子”竟然为了一个小自己十几岁的女孩一次次的顶撞自己的老子。

“爸,让我们好好谈谈,宝贝儿,乖,先去房间等我,不准自己离开,听见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後,陆景逸在女孩唇边印下一吻,才放开她。

书房门开启又关上,将父子两个人划分在同一空间。

“爸,你一定觉得萧遥很像一个人吧”

“你什麽意思?”陆其雄如鹰般的利眼直视着眼前自己的儿子。

“她是季柔的女儿,至於季柔是谁,你应该比谁都了解吧”他也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做

出那样的事。

听到季柔的名字,陆其雄的面容有些瓦解“什,什麽?她是,她竟然是…”季柔的女儿。

“呵呵,这一切,李威一定都没告诉你吧”李威,我不会让你逍遥太久的。

“这,这到底是怎麽回事,你给我说清楚”

“好,我告诉你,萧遥是季柔的孩子,李威是萧遥的继父,他为了自己活命,把萧遥卖给了

我”也把季柔卖给了你。

“……”

“爸,你还想知道什麽”

“小…季柔是怎麽死的”

“呵呵,忘了说,李威曾经想要强奸萧遥……”

陆其雄快步来到儿子跟前“告诉我,小柔到底是怎麽死的”

陆景逸紧紧的注视着自己的父亲“她是李威害死的,因为李威想要她女儿,而她的存在,是

障碍”

陆其雄听完,嘴里一直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

“爸,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这样对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是不是有些残忍。

“你说”他要知道全部真相。

陆景逸咬了咬唇“季柔死时,她已经怀孕8个月了”是一死两命。

“什,那…”孩子?

“孩子是你的!就是你在酒店奸污了季柔的那次”陆景逸恨恨的说道,他从不认为自己的父

亲是好人,可是,在他的潜意识里,父亲可以杀人,放火,但是去奸污一个柔柔弱弱的女

人,他真的很恨,恨他,也恨他自己。

头发有些斑白的老人,听闻这一席话,终於不支的瘫坐在沙发里。陆景逸看着眼前瞬间苍老

的父亲,觉得自己有些残忍。

“爸……你爱她吗?”

“……”自己爱季柔吗?

“你出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一个人,静一静。

陆景逸将手放在门把上,回头对父亲说:“这件事的真相,我不会和她说,但我一定要和她

在一起”爱或是赎罪,说完就开门出去找自己的宝贝儿去了。

陆其雄瘫坐在沙发里,颤抖着手点燃一根烟,看着窗外,目光深远。

忘了第一次见到季柔是什麽时候了,那时自己刚刚主持完帮派会议,驱车去机场的路上。路

况并不算好,堵在了路上。闲来无事的看向窗外,只一眼,竟让自己这颗不再年轻的心砰然

跳动。

那是一个娇小的女人搀扶着老人过马路的画面,很平常,可是那女人洋溢着的笑脸,柔和的

样子无一不投映在自己这个已经知天命的人身上。

本想下车,可是一回头,女人却消失在了街角,不见了。陆其雄淡笑着,也许,她只是一个

自己生命中的过客。

就在陆其雄以为自己和那个女人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时,一个月後,陆其雄再次回国召开

帮派大会。

散会後,李氏总裁李程状似神秘的递给男人一张房卡。

“陆总今晚好好享受啊”

陆其雄怎麽会不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估计是想用个女人来促成这单生意,哼,未免也太小看

我陆某人了。

不过,送上门的女人,不用白不用,可不能浪费了李总的美意啊。

陆其雄被司机送到酒店,上了楼,划卡,开门。

一开门,陆其雄笑了,看来这个李程还真是准备充分啊。

总统套房被装饰的如同古代皇帝的寝宫一般华丽,窗边的大床垂落着深红色的床幔。陆其雄

缓慢的走进床边,若有似无的呻吟声自床幔中溢出,看来自己今晚的‘猎物’已经准备就绪

了。鹰眼扫过一旁床头柜上各式各样的调教工具和避孕套,润滑液,呵呵。

不去管大床上的猎物,陆其雄径自去浴室洗澡,累了一天,先泡个澡,一会,还有的忙。

洗好澡出来的陆其雄只在下身围了一个白色浴巾,虽然已经年过五十,但身材保养得当,深

麦色的肌肤肌肉喷张。

呵,他现在要开始狩猎了。

猛的掀开床幔,看向床上的女人。神色一震,竟然是她。那个自己以为不会再见到的女人,

此刻竟然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性感的大红色肚兜,在自己的床上扭动着娇躯,呻吟。

那玉体横陈的风骚摸样,就连自己这个年过半百的人也不禁涌上一股冲动,下体直挺挺的勃

起了。

爬上了床,看着女人紧闭着眼,微张的艳红小嘴里发出诱人的低吟。陆其雄一看到女人的样

子,就知道她是被人下了春药。可是,那又怎样,不管她是自愿亦或是被逼,自己都要定了

她。

陆其雄粗糙的大手,抚摸上女人红润的小嘴儿,指尖一压,探进了女人火热的口腔,翻搅着

女人湿滑的小舌。

“嗯……”如同猫咪一般的呢喃,不自觉的舌尖缠上男人的指,吸吮。

“真是个骚货”说着,又探进了一指,两指一齐在女人的口腔里作乱,拉扯着女人香滑的舌

头。

抽出被女人的唾液浸湿的手指,向下来到女人细白的脖颈,缓慢的摩挲。

“啊…”被下了春药的身体异常敏感,尽管只是轻轻地触碰,也能让她呻吟不已。

大手猛地袭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