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赫连爵贺兰雪小说_赫连爵贺兰雪前夫再

发布时间:2018-10-08 15:31

这本已完结小说前夫再爱我一次讲述了主人公赫连爵贺兰雪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流光飞舞的倾心巨作,前夫再爱我一次精选篇章:上官泓恶狠狠的瞪着她,“哼……贺兰雪,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你给大哥带了那么大一定绿油油的帽子,就要有胆承受后果。该死的,你们是向谁借的够胆,真是活腻歪了。”

前夫再爱我一次

推荐指数:8分

《前夫再爱我一次》在线阅读全文

前夫再爱我一次第十五章:被关地下室

疼……

头疼的好像不是自己的,像似要爆开了似的。

贺兰雪睁开眼,想要用手揉一揉额角。

呃?是谁把她的手反剪在背后绑在一起的?

这时的贺兰雪方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抬眸四处察看着……

昏黄的灯光,潮湿的空气,密不透风的环境……这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记忆有点断层,她记得从赫连家跑出来之后,她就去了一个中等酒店,之后好像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难道她被人绑架了?

除了这个可能,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情况可以解释她现在的状况,双手双脚都被捆着,嘴上还被贴了胶带……

贺兰雪慢慢的贴着墙壁站起身,就在这时,咔嚓……铁门被人从外边打开,刺眼的光亮投射进来,刺的她一时有点不适应的闭上了双眼。

哒哒……脚步声渐近,略微熟悉的男性香水味窜入鼻息,闭着双眼的贺兰雪不由的浑身一僵,心向下沉了沉,是他?

来不及等适应光亮,贺兰雪心慌的睁开双眼,见到了站在自己正前方距离自己只有两步之遥,俊脸上神情喜怒难辨的上官泓。

在贺兰雪莫名不解的视线中,上官泓走近她身边,眸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接着打了一个响指,走进来两个黑衣人。

“泓少!”两人毕恭毕敬的等着上官泓的吩咐。

上官泓指了指正看着他的贺兰雪,沉声吩咐,“把她带出去。”

“是。”

两人领命,上前架着贺兰雪就二话不说的向外走。

“唔唔唔……”你们干什么?贺兰雪奋力挣扎。

“泓少,你看?”贺兰雪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两个黑衣人差点都抓不住她,无奈只好向上官泓求救。

上官泓恶狠狠的瞪着她,“哼……贺兰雪,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你给大哥带了那么大一定绿油油的帽子,就要有胆承受后果。该死的,你们是向谁借的够胆,真是活腻歪了。”

真是操蛋的,枉他以前还替她在赫连爵面前说好话,说什么她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次奥,现在想想,真是要笑掉自己的大牙了。

“唔唔唔……”放开我。贺兰雪膛大眼,“唔唔唔……”你说什么我根本就听不懂。

仿佛是看出了她眼神所要表达的含义,上官泓冷笑一声,上前来死死的卡住她的脖子,额头青筋毕露,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彻骨森寒,“怎么,有胆做,就没胆承认。贺兰雪,我以前还真是看错你了,你丫就是一个臭不要脸的荡妇。还想侵占DK集团,好和你的奸夫双宿双飞,你丫就不怕把自己撑死?”

“唔唔唔……”你说什么?

被掐的呼吸困难的贺兰雪一脸茫然的看着盛怒的上官泓,他说什么侵占DK集团,什么奸夫?

两年来,虽然她和上官泓接触不多,对他的脾性还算了解,平时的他吊儿郎当的,但是对自己他从来就没有恶意,然而今天的他,看起来恨不得吃了她。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这样做是赫连爵授意的吗?

“给我闭嘴,别呜呜啦啦的,识相的等下就给我安静点,带走。”上官泓大手一挥,“她再反抗,就抽她丫的。”

得到命令,两个黑衣人再无顾忌,强用蛮力托着贺兰雪向外走。

贺兰雪被他们带出了暗室,兜兜转转的不知道转了多久,来到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偌大房间。

看着房间的装潢,贺兰雪更加不解,四处的白,还有许多医疗器材,两张病床,这是医院?她刚才是在医院的地下室里?

来不及多想,两名黑衣人在上官泓的指示下,几乎是扔的把她扔到了里侧靠墙的一张病床上,之后功成身退,就在同一时间,进来一个穿着手术服,带着口罩的女医生。

那个医生也是毕恭毕敬的站在上官泓身边,在看到上官泓一摆手之后,朝着贺兰雪的方向靠近。

贺兰雪看着她不断的向自己靠近,下意思的缩着身子,退到病床最里边的角落,一向冷清的眸子,不满惊恐。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那名医生对于贺兰雪对自己的恐惧,视而不见,如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一样,不断的向她逼近,在两人面对面的时候,突然拿出一把金光闪闪的手术刀,眸色冷凝的向贺兰雪刺去……

啊……

贺兰雪下意识的闭上双眼,惊恐的瑟缩成一团,没有任何还击余地的等待着那痛降临。

等了半晌,却感觉到被束缚的手脚能活动自如。贺兰雪小心翼翼的睁开紧闭的双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名冷情的女医生给按在了病床上,接着就要把她的四肢再次绑在床上……

贺兰雪趁乱,快速的揭开嘴上的胶带,大声惊呼,“上官泓,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上官泓邪恶的笑开,“贺兰雪,你应该感到庆幸,老大只是要打掉那个孽种,如果不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你现在早已经去见阎王了。”

孽种?“他都知道了?”心间漫延着苦涩,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只是事实还是这么让人难以接受。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上官泓冷嗤。

“他呢?我要见他。”她要亲自问清楚,这不但但是他的孩子,更是她的,他没权利决定孩子的未来。

“你省省吧,大哥是不会见你这个贱女人的。”让赫连爵来见她,恐怕她会尸骨无存。

“我要见他。”贺兰雪加重了语调,不容置喙。

“少他娘的废话,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动手。”上官泓心情很差,不耐烦的朝那个愣在一旁的医生咆哮着。

贺兰雪向前一扑,快速的抢过床头柜上刚才那个医生放下的手术刀,毫不留情的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我要见他。”

“你竟敢威胁我?”雪白的颈项上,猩红的颜色刺红了上官泓的眼,这贱女人还真狠。

“上官泓这是我跟他的事情,我不想为难你,但请你也别为难我。”贺兰雪的态度很坚决,手下的力道又加了几分,却还能面不改色的与他对峙。

“你不就是仗着老爷子的势,才敢这样有恃无恐,贺兰雪你都不嫌脸红吗?欺骗一个善良老人的感情,怎能如此心安理得?”上官泓真的挺为老爷子抱屈的,亏的老爷子把她当成亲孙女般疼爱,而她呢,竟然伙同外人,一起算计赫连家的钱财,是可忍俗不可忍。

“我最后再说一次,我要见他。”贺兰雪仿佛一个复读机般,一遍遍的重复着一句话,语气坚定无比,搞的上官泓很火大。

咔嚓……

贺兰雪话音刚落,房门突然被开启……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