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余周周程砚的小说_男女主是余周周

发布时间:2018-10-08 14:32

这本名字叫做《我偏不放开》的都市爱情小说,是作者炎凉所写的,该小说中的男主是程砚,女主是余周周,小说内容非常的不错,下面给大家带来我偏不放开第二章留作纪念:下一秒,一声颇为平淡的声音从余周周的头顶传来,她浑身一抖,身体猛然被推开,“我只是……”他拉长了声音,说,“留作纪念罢了。” 门关上了,但是程砚的话却回荡在房间里:留作纪念。

我偏不放开

推荐指数:8分

《我偏不放开》在线阅读全文

我偏不放开第二章留作纪念

宣泄过后,程砚离开余周周,走进浴室,门也不关,明晃晃的当着余周周的面清洗自己的身子。

简单的清洗之后,他围着浴巾走出来,走到电视面前,拿出了被余周周安放在暗处的第二个针孔摄像头。

余周周心里一抖,原来洗澡不关门,是有原因的……

他手里拿着针孔摄像头,弯下身捡起跟衣服一起被甩到地上的手机,拨了一个号:“2322房,给我送来一套男装……”看了床上似乎动弹不得的余周周一眼,又说,“还有一套女装,码数……”

余周周嘴角抽了抽,她现在的码数跟三年前相差甚远,只一次,程砚却能准确无误的说出她的码数来。

二十分钟之后,衣服送来了。

穿好了衣服后,程砚转身睨着她,语气毫无起伏:“既然决定牺牲自己,那就不要用这么愚蠢的法子。”

再转身,程砚眼底是读不懂的复杂情绪。

余周周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眼睛空虚的盯着程砚看,她始终低估了这个男人的洞察力。

能打败家族那么多的竞争者成为程家家主的男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上她的套。

余周周慎重其事,却又轻描淡写道:“这只是我的一个小癖好,不巧进来的人是你,再说了,进来之前,我没让程总选择吗?”

对上她眼神,连谎话都说得那么理直气壮,至今他只见过一个:余周周。

程砚似笑非笑:“正巧,我也有这个癖好。”他拿起原本已经放在桌面上的针孔摄像头放进口袋里,说,“这个,我就带走了。”

余周周猛地从床上爬起来,捞起被程砚用过,丢在床上的浴巾,围着自己跑到他的身后,一把抱住他。

程砚身体微微一怔,却没有说话。

她知道程砚不喜欢别人突然抱他,但是此刻,她不得不那样做,而她的目的只有一个——程砚口袋里的针孔摄像头。

“一想到以后都很难再见到你,我就有些不舍。”余周周一边虚情假意的说,一边悄不声息的把手伸向程砚的口袋。

程砚星眸微波,有片刻的滞愣,却很快露出一丝讽刺:“还有你余周周想见而见不到的人?”

他的语气,余周周听不出是赞许还是讽刺。但是她来不及计较,她全身心都在程砚的口袋里。

“在找它?”

下一秒,一声颇为平淡的声音从余周周的头顶传来,她浑身一抖,身体猛然被推开,“我只是……”他拉长了声音,说,“留作纪念罢了。”

门关上了,但是程砚的话却回荡在房间里:留作纪念。

很久之后,她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

——

隔天,余周周再一次酒店大堂看到了程砚,她甚至不知道比起自己的家,程砚更喜欢住酒店?

她来不及思考,因为她看到了程砚算计跟无情的笑容,这一切像极了是在嘲笑她昨天的失败。

看着穿着整齐的余周周,程砚似认真的问:“去哪儿?需不需要我送你一程?”

余周周看向程砚的方向,说:“程总光芒万丈,我高攀不起。”话落,她步伐没有一丝犹豫的向着酒店门口走去。

看着余周周的方向,程砚陷入了沉思,眼神也瞬间凌厉了起来。

在酒店门口,余周周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接通之后直接说:“我在你们家酒店,过来接我。”

话落,余周周只听到一声‘靠’,然后又是一个女人稀稀疏疏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我们家酒店那么多,鬼知道你在哪里。”

“哪里?”余周周回头看了一眼酒店,“我这里离机场很近,我只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

余周周坐在酒店正对面的咖啡厅里等人来接她。

其实,这并不是余周周在程砚面前最狼狈一次。

那一次更狼狈。

托着下巴,思绪飞到三年前。

余周周的母亲是被江城前首富包养的二奶,好不容易等到正主死了,余周周跟她母亲才被接回别墅。

才待了不到半年,那个男人又在外面包养了跟余周周一样年纪的女人,余周周的妈妈气得吐血,住进了医院。

狗血的是,在她作为校方出国交流的是,她妈妈失踪了。

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找到她妈妈。

她妈妈失踪之后,那个生了余周周,却只养了她半年的男人,更是肆无忌惮把各种女人带回别墅。

余周周骂他,却被他赶出了别墅。

这么多年过去了,余周周依旧记得那时候,他说的话。

“你妈妈能当我的二奶那么多年,谁知道她是不是同时当别人的三奶四奶?谁知道你是不是我的种?识相的,拿着这些钱,给我滚!”

一句话,一张五百万的卡,他把不确定是不是他的种的余周周赶出了别墅。

一夜之间,妈妈没了,爸爸也没了,她唯一想到,跟唯一能靠得住的人,只有程砚。至少当她穿着睡衣拖鞋,出现在程砚的家门的时候是这样想的。

来开门的却是余周周没有见过的女人,那个女人鄙夷的扫了她一眼,然后叫来程砚。

程砚看着余周周,回屋拿了一张没有填数字的支票递给余周周,让她离开。

余周周问程砚有没有爱过她,程砚面色不改的说:没有。

那一刻,余周周的心死了一样。

最后,她拿了不愿意认她的男人给的卡,拿着程砚施舍的支票,离开了这里。

只是高傲如孔雀的余周周,真的并不是因为程砚说的这句话而离开江城。

——

咖啡厅里传来的叫唤声,才打断了余周周飘回到几年前的思绪,朝着小女生投去目光的方向看去。

余周周单手撑着额头,简直没眼看!

一偏过头,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犹豫半分钟,她才接过电话,对方没好气:“你丫人在哪?再不出现,老子就要被晒干了。”

余周周抬眼看去,他正一脚搭在车上,一脚垂直放在地上,眯着眼正四处乱看。

想到刚才给他打电话时,旁边明显传来女人的声音,余周周就忍不住吐槽道:“你没被女人榨干就很不错了,还有——”余周周顿了半分钟,才说,“换辆车再来见我。”

他咬牙切齿:“屁事一堆,等着,老子去换辆车。”

收了手机,余周周才看到走近咖啡厅的高挑女人。本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她,就像是她笃定一回到这里,就必不可少的见到程砚一样。

余周周看到她买了两杯咖啡,一个拿铁,一杯美式,然后推门出去,目标明确的向着对面的酒店走去。

余周周心里凉了一截,程砚的习惯很固定,咖啡,他只喝美式。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