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余周周程砚免费阅读章节_炎凉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8 14:32

这本叫做《我偏不放开》的都市爱情小说,是由作者炎凉所写的,该小说中主要讲述了主角余周周、程砚的故事,小说内容非常的精彩,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我偏不放开第五章她跟别人不同:陆放咂舌骂了句:“你又不说去哪里。”余周周没有表情,他又说,“老子上辈子欠你的。”才一个完美的调头,在别墅大门没有完全开启之后快速飞驰。 “去你家吧。”车子开了会儿,余周周才发声,“你自己在外面买的公寓。”

我偏不放开

推荐指数:8分

《我偏不放开》在线阅读全文

我偏不放开第五章她跟别人不同

蓝色法拉利百米之外的林肯车上,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自然又像是刻意靠在椅背上,右手搭在车窗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叩敲着。

直到看到那辆蓝色法拉利消失在眼前之后,才漫不经心的说:“开车。”

“先生,那个不是小陆总?”夜晚,又距离太远,司机看到的不是陆放的脸,而是象征着他的身份又十足张狂的蓝色法拉利。

车子后头的男人先是缓缓吐出一缕烟雾,又是漫不经心的回应。“嗯。”眼神始终看向蓝色法拉利消失的方向。

“据说这辆车是他的宝贝,就算是陆老爷跟他借都难,他怎么会把它给一个女人?”

“今天晚上。”他淡淡的说,“你的话有些多了。”

一句看似普通的话,却足以吓坏了司机,忙着道歉,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头的男人,没有看到他的脸色不悦,司机才松了一口气。

发动车子,缓缓驶去。

“她跟别人不同。”车开了很久,程砚才突然开口,似在跟司机说,又似跟自己说。

司机心里一怔,却不敢再好奇。

程砚收回搭在车窗上的手,垂放在大腿上,陷入深思。

不得不说,刚才的那一吻,让他有了久违的熟悉感,她是一个尤物,只一笑,就能轻易勾走男人魂魄的狐狸精。

彼时,程砚以为,自己是那个例外的男人。

因为他对余周周,从来都没有爱情。

——

“到了,下车。”陆放撞了撞不知是真睡还是假睡的余周周。

余周周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环境之后,又闭上了眼睛说:“陆放,你有病啊,带我来这里干嘛?”

陆放咂舌骂了句:“你又不说去哪里。”余周周没有表情,他又说,“老子上辈子欠你的。”才一个完美的调头,在别墅大门没有完全开启之后快速飞驰。

“去你家吧。”车子开了会儿,余周周才发声,“你自己在外面买的公寓。”

回到陆放自己住的公寓,余周周像是累坏了一样,直接瘫在沙发上。

陆放坐到余周周对面的位置上,正襟危坐,沉着语气问:“人间蒸发了那么久,为什么还要回来?”

这是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陆放这人向来都是吊儿郎当、一派纨绔弟子的样儿,但是认真起来,居然有一股让余周周心里一抖的霸气。

“因为我想你了,叔叔。”余周周腾的坐起来,怀里抱着抱枕,嗲声嗲气的对陆放说。

“老子算你哪门子的叔叔?”陆放换了一更加认真的脸,“说,为什么突然消失,既然消失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余周周转移话题:“借种给我妈的男人,是你妈的侄子,也就是你表哥,你说呢,小叔叔?”

陆放骂了句娘之后说:“我妈早就死了,那个女人是老陆再婚的老婆,跟我有什么关系。”

“后妈也是妈,好歹也给你那个好色的老爹生了个女儿。”余周周抚了抚抱枕,不以为然道,“别把豆包不当干粮。”

陆放知道,余周周是故意转移话题,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悲伤,她假装看不到一样,偏开眼神。

他突然抬眼,用刀子似的目光盯着余周周,一字一顿地问:“你到底要干什么?”

习惯了陆放吊儿郎当的样儿,突然这么严肃跟认真,余周周有些不大能适应。

她能接受陆放的万般讽刺跟嘲笑,只是没有想到,除了再次见到时的那一句讽刺之外,剩下的只有严肃跟认真。

果然,连他也变了。

在离开这座城市之后,她就知道,在这里,她唯一能投靠的人从来都不是程砚,而是陆放。

“复仇。”余周周转过头来,盯着陆放的眼睛看,眼里的恨意就要撞了出来,在看到陆放皱了皱眉之后。

半晌,她声音微哑:“如果我说这样,你会比较容易相信吗?”收回了目光,换而来的是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

“也许你能嫁给我,当傲慢全市的陆太太。”陆放陪着笑,换了个位置坐到余周周边上,手臂搭到她的肩上,屁股一挪,整个人也凑了过去,“那样谁也不敢再欺负你了。”

余周周像是主人一样,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顺势撇开了陆放横过来的手臂,拿起水,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大口,才说:“再见到我,你觉得我看起来怎么样?”

陆放靠在沙发上,张开双臂,眯着眼打量着她:“原来的小狐狸修练成了狐狸精。”

余周周放下水杯:“可是在我眼里,你依旧没变。”她站起来,按着记忆向着客房走去,她的话,直截了当,“三年前,你是陆放,三年后你还是陆放。”

话落,也刚好走到房门,纤细的手放在门把上,往下一压,推门进去。

听着她的话,看着她愈发诱人的动作跟姿态,陆放眯着眼,忍得有些冒火,低声骂了句‘野狐狸’。

话落,就听到从房间里传来余周周的声音:“别骂我,我可是听得到的。”

陆放闭了嘴,双手枕着后脑勺,靠着沙发,慢条斯理的抬起左腿搭在右腿上,流氓的吹了个口哨。

他又怎么不知道余周周话里的意思,三年前她不爱他,三年后她依旧不爱。

余周周探出头来,说了句“你的公寓我征用了,你收拾收拾滚回老宅去住吧”后,又走了进去,半分钟之后又传来声音,“我困了,你可以消失了。”

陆放不知何时已经走近,倚靠在门上,痞痞地说:“明天晚上我给你办了欢迎派对,你可别给我放鸽子,给我难堪。”

余周周眼角一抽,几年没见,陆放还是原来的陆放。只要是他想要做一件事情,总是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给你一个建议。”余周周没有任何解释,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话,“取消。”

“余周周,你个没良心的,我抛下美人,为你忙上忙下的,你可倒好……”

陆放嘚啵嘚啵个没完,最后被余周周一句话给打败了,她不以为然地说:“你甘之若饴,怪我?”对于陆放,她一直这么直接。

陆放冒着火气却无处发泄,只能对着余周周比着大拇指,咬牙切齿地说:“好,你赢!”

余周周不置一词,嘴角微微上扬,心底却闪过一丝愧疚。

她确实有一种能让人为之神魂颠倒的魅力跟天赋。

但是她所有的魅力跟天赋,都只为一个人练就。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