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我偏不放开余周周程砚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8 14:32

这本都市爱情小说我偏不放开,是由知名作者炎凉原创的,余周周、程砚是该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剧情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我偏不放开第三章季总的局:话落,余周周把开门打开,把陆放拉出来,然后自己坐上驾驶位:“叫你的小花儿们来接你吧,我相信,她们一定很乐意,哪怕现在是阳光普照。” 余周周重新把墨镜戴上,看了陆放一眼,踩上油门,扬长而去。

我偏不放开

推荐指数:8分

《我偏不放开》在线阅读全文

我偏不放开第三章季总的局

余周周没有想到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他身边的人依旧是她,当年她落魄求救时,出现在程砚家里的女人。

后来余周周花钱打听了一番,那个女人叫黎洛,是程砚唯一承认的女朋友。

十分钟后,余周周看到酒店门口停了一辆十足张狂的车,才拿起手机走出咖啡厅,向车子的方向迈。

陆放看到余周周的那一眼,心里不由的咯噔了一下,脱口骂道:“余周周,你丫居然没死?。”

余周周沉了沉语气:“好着呢。”

两手一撑,完美的落到了副驾驶的座椅上,女生的穿着,汉子的动作,她看了一眼酒店,“我的行李还在酒店里,要么改天你帮我过来拿,要么让人给我送过去。”

“你现在住哪里?”

话落,酒店门口走出一对男女落入了余周周的视线里,让她连回答都忘了说。

一辆商务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让程砚顿住脚步的是,他瞥见了坐在蓝色法拉利上的余周周,而且驾驶位上的男人他认得,是这家酒店的少东家——陆放。

直到身边的女人开了口,他才反应过来,上了车坐在靠近窗户的那边,单手撑着下巴,眼神看向窗外,直到车子从余周周面前驶过,他才收回眼神。

车子就在余周周的眼前驶去后,她才低下了头,拉开手套箱,拿出陆放习惯性放在里面的墨镜戴上:“开车。”

陆放偏头瞄了她一眼:“去哪里?”余周周仍旧没有反应,双手交叉在胸前,身子靠在椅背上,头枕着靠垫,偏向车子的另一侧。

没有被墨镜完全挡住的脸部绷着肌肉,好像是在忍着些什么,这让张了张嘴的陆放又闭了嘴。

俯过身子,替她系好安全带之后,才发动车子,握着方向盘扬长而去。

二十分钟之后,余周周突然拆下墨镜:“停车。”

陆放不明所以,却还是乖乖照做。

她解开完全带,纤指推开车门,迈步走到陆放的面前,俯下身子凑近他的脸,看到陆放上下滚动的喉结后,勾了勾唇角,越过他的身子,‘啪嗒’解开了他的安全带。

“在我没有车子之前,勉强先开你的,谢谢。”

话落,余周周把开门打开,把陆放拉出来,然后自己坐上驾驶位:“叫你的小花儿们来接你吧,我相信,她们一定很乐意,哪怕现在是阳光普照。”

余周周重新把墨镜戴上,看了陆放一眼,踩上油门,扬长而去。

“靠。”陆放反应过来时,余周周已经离开百米之外了,“至少把我带到一个有人的地方吧!”

陆放的嚎叫,余周周注定听不见……

——

晚上八点,圣帝会馆外停着一辆蓝色法拉利。

一双修长的美腿刚碰到地面,就上前来了一位泊车小弟,点头哈腰地讨好。

刚踏进会馆,就有人上来问:“您好,请问有预约吗?”

“季总的局。”

微微弓着身子做引导手势:“这边请。”余周周对她笑了笑,点头致谢。

余周周开来的车正好是她的身份,蓝色法拉利在本市这辆车仅此一辆,而且是在陆家少爷陆放的名下的,所以做引导的服务生一点也没有怀疑她是否是被被邀请来的客人。

当余周周推包厢的门时,里面十几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看。

“这是谁叫来的,倒是清新得很。”最先开口是的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他色眯眯的眼神毫无忌惮地落在余周周的身上。

她只觉得像是被苍蝇扑上一样,恶心得很,面上却还是带着不失礼节的笑意,淡淡道:“季总让我过来的。”

听到季锋的名字,他们果然一瞬间收回了明目张胆的眼神,今天晚上是季锋组的局,他们没理由为了一个女人而得罪季锋。

还是刚才色眯眯看着余周周的人,给她拉了椅子,让她入座。旁边陪着的女人不屑地看着余周周,眼里尽是鄙夷跟不屑。

余周周全都视而不见,她今天的目的不是撕逼。

“季总什么时候换了口味了,他不是一直喜欢性感的女人,最近怎么换小白兔了?”

“季总心,海底针啊。”

在座的商贾肆无忌惮的在讨论着季锋跟余周周的关系,就好像女人,永远是他们谈正事之前的热场话题一样。

而很显然,陪在身边的女人也都很不满意自己才是他们的女伴,但是话题跟风头全都被余周周抢走。

一个摸着大腿,一个倒酒,还有直接上嘴亲的。

在季锋没有出现之前,余周周都只是保持着良好的礼仪跟安静。

季锋是在余周周没了耐心之前出现的,看到余周周那一刻,既气愤,又惊讶,他瞪大了眼睛:“你……你怎么会这里?”

与此同时,余周周站了起来,低着头。

商贾们以为季锋不想把自己新欢带出来见人而已,尤其看到余周周低头委屈的样子,就替她抱不平了。

“季总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调解的人给季锋倒了一杯酒,“虽然是好货,但是既然是季总的私藏,我们不会跟你抢的。”

他上下打量了余周周一眼,这女人果然是尤物。

季锋怒瞪余周周,但是面对调解气氛的人的时候,却收回了对着余周周的态度,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人陪着说:“我们都懂,男人嘛。”他也拿起一杯酒,跟季锋碰了个杯,算是替余周周解围。

余周周低着头,在他们看不到的时候勾了勾唇角,季锋,生气吗,意外吗?还有更劲爆的。

“你给我回去。”季锋收回了对那人陪着的笑意,然后又厉声的对余周周说,“谁让你来这里的,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吗?”

余周周像是受了惊讶的小鹿,抬头看向季锋,说:“不是你叫我过来的吗,爸爸?”余周周那一句爸爸,叫得讽刺,也让季锋不由得皱了眉头。

一句话,一个称呼,让包厢里的人都愣住了,只知道季锋有一个儿子,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他什么时候还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

“季总,你什么时候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了?”

话落,包厢的门再一次被推开。

一众人向门口看去,看到那人之后,余周周的心里落了一拍。

程砚。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