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恰似春风恰似你枫枫_恰似春风恰似你枫

发布时间:2018-10-08 14:32

恰似春风恰似你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已完结,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陆瑾言和女主夏如初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陆瑾言居高临下的瞥了地上的夏如初一眼,然后重重的关上房门,甩袖而去。

恰似春风恰似你

推荐指数:8分

《恰似春风恰似你》在线阅读全文

恰似春风恰似你第五章 噩梦

一天后,半山别墅。

夏如初抱着被子,心里空落落的。

昨天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场梦魇似的。

脑海里全都是陆瑾言说的那些话,就像是令人难受的苍蝇嗡嗡作响,使她不能安宁入睡。

陆瑾言说,只要她乖乖的待在他身边,他就会签下收购合同,让她手下那一百多名员工有条活路。

“夏小姐!您醒了!”女佣张妈站在床边轻声问道。

“什么事?”她烦躁的重新把被子盖在头上,转过身来背对着她。

“陆先生请您下去用早餐!”

“不去!就说我还没睡醒。”

“是。”张妈离去的脚步声慢慢消失。

她才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突然,一股慑人的气息迎面扑来。

紧接着,她就被一双修长的手臂给抱了过去。

一具炽热的身躯紧紧的贴在了她身上。

夏如初的心一颤,挣扎着下意识的反抗,唇瓣已被含住无法招架。

唇齿间熟悉味道袭来,单薄的睡衣也被扯的凌乱不堪。

“放开我!你放开我!”夏如初用力的咬下他的手臂,陆瑾言措不及防的松开了手。

夏如初哆嗦着滚到了地上,赶紧手忙脚乱的把衣服合好,警惕的看着他。

“陆瑾言,你别碰我!”

刚说完这句话,夏如初的心就紧紧的揪成了一团。

她以为她早已忘记了他,但是却在将他狠心推开的一瞬间心肺溃烂成泥。

他淡淡的瞥了手臂上的牙印,浑身透着暴戾和恨意。

“夏如初,像你这种歹毒的女人,我上你,是你的荣幸!”

歹毒的女人?

夏如初胸口一凉,清亮的眸子里全是倔强和不甘心。

“陆瑾言,把合同签下,我随便你怎么玩!否则一切免谈!”

“你这样的贱货,玩你我都嫌脏!”陆瑾言黑着俊美的脸庞,眼里全是厌恶喝冰冷。

狠绝的话语,心如死灰!

夏如初颤抖着站起身,他说的每句话都像是带毒的尖刺,刺的她心头剧痛。

她转身就要往门外跑去,只想尽快逃离!

可还没走到门口,她又停下脚步,渐渐的安静下来。

“美国那家小动漫公司,已经三个月发不出工资了吧?”

嘶哑的嗓音带着嗜血的威严,令人浑身发毛。

“你想怎样?”夏如初咬着牙,将所有的委屈含泪吞下。

“很简单,乖乖的待在我身边,一辈子当我的奴隶,弥补你对我造成的伤害!”

陆瑾言一把将她抱起,抵在了墙上。

夏如初感觉到了他浑身的烈火,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她吓得浑身一颤,使劲的挣扎。

“怎么?难道一亿美金就让我对着一张死鱼脸?笑!给我笑!”

他勾起她的下颚,迫使她仰视着他。

犀利的眸子在她的脸上扫来扫去,扫的她毛骨悚然。

看着他眼里的那些恨意,夏如初只觉得心像是被人一片片凌迟了一般。

其实,不仅仅是她手下的一百多名员工需要这一亿美金。

还有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她的外婆,也需要一笔昂贵的医疗费。

就在半个小时前,美国那边医院还给她打电话催缴手术费:“夏小姐,如果三天之内凑不到五十万美金,我们建议您放弃治疗!”

放弃?不!她不能放弃!

从小父母双亡,外婆是她唯一的亲人,只要有一线生机,她都不会放弃。

想到这,她咬咬牙。

嘴角弯起一个弯弯的弧度,对着陆瑾言做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不行!我不满意!”冷酷的绯色薄唇掠出一抹嗜血的笑意:“说,我错了!我后悔了,我不该离开你!我是歹毒的贱人!”

夏如初使劲的摇头,歹毒的贱人?

不!不是的!

她不是那样的女人!

“说!给我说!”他的牙齿磕破了她的唇,喉咙里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她不想配合,喉咙却被重重的扼住,迫使她张开嘴巴。

舌头长驱直入,肆无忌惮的在她的唇齿间扫荡。

“陆瑾言!你放开我!”

“不说,一亿美金一分都别想拿到!没有我的签字,前期所有工作都无效!”

一分钱都拿不到?

不可以!

“好!我说……”她颤抖着嘴唇,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到底说还是不说?别挑战我的耐心!”

“我错了!我后悔了,我不该离开你!我是歹毒的贱人!”

夏如初含着泪,无比愤恨的一口气把这句话说完。

快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不行!我不满意!”

“重新来一遍!语速要放慢,慢慢的,表情要微笑!微笑!”

男人如刀削的薄唇的嘴角扯出凉凉的弧度。

“我错了!”

“我不该离开你!”

“我是歹毒的贱女人!”

夏如初一边僵硬的微笑着,一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几乎要剜干她骨血的话语。

是她的错!

是她恶毒!

是她下贱!

这样够了吗!

“很好!果然下贱,为了钱什么都愿意!”陆瑾言这才满意的勾起一抹冷笑。

然而,就在夏如初以为一切到此为止的时候,唇上骤然一痛。

她被重重的抵在了墙上,大腿间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

大滴的眼泪一颗颗的滚落下来。

曾经的陆瑾言,连亲吻都要问她的意愿。

现在却将她当作泄愤的工具一样糟蹋!

狼籍过后,他毫不眷恋的起身,神情冷漠的合上衬衫纽扣。

余光扫过她脸上的泪珠,寒澈的双眸微微一闪,但转瞬即逝。

陆瑾言居高临下的瞥了地上的夏如初一眼,然后重重的关上房门,甩袖而去。

夏如初像是一只被玩坏的布娃娃,颤抖着有些站不稳的腿蜷在地上,久久没能起来。

“等一下,陆瑾言!”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顾不得穿上衣服,随手裹上床单,急忙跟了出去。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