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狂豹绝兵楚皓尚韵涵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4:32

连载中小说狂豹绝兵是著名作家断箭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楚皓尚韵涵,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狂豹绝兵精选篇章:楚皓冷冷一笑,道:“兄弟,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放我下来,我会会他们。”自己昨天才回国,就连血豹的兄弟们都不知道自己的行踪,自己在国外的那些仇人就更不知道了。

狂豹绝兵

推荐指数:8分

《狂豹绝兵》在线阅读全文

狂豹绝兵第014章 老实交代

楚皓冷冷一笑,道:“兄弟,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放我下来,我会会他们。”自己昨天才回国,就连血豹的兄弟们都不知道自己的行踪,自己在国外的那些仇人就更不知道了。

要说自己得罪的人,除了刘健这个小混混,就是昨晚挨了自己一顿揍,打断腿的肇事司机了。几个小角色,楚皓还不放在眼里。

“哥们,要不要我帮你甩开他们?”司机笑嘻嘻地问。

“谢了兄弟,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放我下来就行。如果你真想帮忙,就先找一个地方躲一躲,十五分钟以后来接我。”楚皓摇头拒绝了出租车司机的好意,没必要把无辜的出租车司机牵扯进来,混混们存心要寻仇,找一辆有固定车牌的出租车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出租车司机开到一个废弃的建筑工地,回头问:“哥们,真不要我帮忙?”

楚皓呵呵一笑,丢给司机两张红牛。“十五分钟以后来接我。”

等楚皓一下车,出租车一溜烟的走了,灰色面包车在距离楚皓五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车门移开,五个手拿砍刀铁棍的混混走了出来。

“小子们,你们送死来了?”楚皓赤手空拳的站在原地,对着混混们呵呵直笑。

为首的一个心里一个激灵,我靠,这小子难道是高手?自己搞不好要撞上铁板?但是就这样被人家轻轻飘飘的一句话吓走,老大知道了一定会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当夜壶。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猛一挥手,四个混混就朝着楚皓包抄过来。楚皓一个转身就跑进了建筑工地。自己不是超人,也不是凹凸曼,一旦被五个拿着砍刀的混混包围,受伤是免不了的,只有脑子进水的人才会跟武装到牙齿的人硬拼。

“追!”见楚皓逃跑,混混小头目心中大定,原以为这个家伙多能打呢,没想到也是个胆小鬼。

建筑工地里各种材料管道散落一地,楚皓捡起一根两米多长的自来水管在手中掂了掂,满意的点点头,掉头朝着混混冲了过去。

混混见楚皓出来了,不由地一愣,小子是不是跑昏了头出来找死来了?找死就成全你呗,混混下意识的举起砍刀,朝着楚皓就迎了上去。

一连串的惨叫声过后,混混们身上挨了无数下之后就全部躺在了地上。令他们沮丧的是,他们连楚皓身上的一根汗毛都没能碰上。

楚皓把手里的自来水管往地上一扔,拍了拍手,感叹道:“好久没动手了,水平差了好多,打你们三个垃圾居然花了我十秒钟的时间,啧啧。”说完还摇了摇头。

地上的混混简直要哭了,老大,您就把我们这些垃圾丢这儿,您老就走了得了。

楚皓当然不会走,他捡起地上的一把砍刀走向为首的小头目。“大哥,饶命。”小头目忍住身上无处不在的疼痛,对着楚皓哀求道。

楚皓蹲在小头目的身边,拿着大刀拍了拍他那吓白的脸。“饶命?只要你好好配合,我要你的小命干嘛?”

楚皓一点都不用担心这些混混会拿他怎么样,被铁棍点了穴没有半天是解不开的。

“大哥,是刘老大……不,是刘健派我们来的,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其实我们也不想的。”小头目见楚皓手里的刀不经意地在自己的脖子边转来又转去,吓得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很快把他的老大出卖了。楚皓这把刀只要往下那么一切,自己的脑袋就得搬家。

“刘健吗?我不上门找他麻烦他都要谢天谢地谢菩萨了,这下倒好,他主动挑起事来了。”楚皓丝毫不觉得意外,有一种人就是不知好歹。“他要求你们做什么?”

“这个……”小头目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如果楚皓听了一生气手上控制不住,自己就交代在这里了。

“冤有头债有主,我不会把气撒在你们的头上。”楚皓把手里的刀扔在了一边。

“刘健他说……他说要你的一只手和一只脚。”小头目一边低声说,一边瞄着楚皓的脸色,谁知道他说话算不算数,当面一笑背后一刀的人多得数不胜数。

楚皓心里暗怒,如果一个人没了一只手和一只脚,岂不是变成废人一个?

变成废人,还怎么报仇?

十岁被逼出家族,随即母亲车祸身亡,楚皓顿时陷入了举目无亲的境地。为了复仇,他一路南下,饿了就乞讨,困了就睡公园的长椅或者桥洞,这一路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既遭遇过白眼和谩骂,甚至被丐帮头目拳打脚踢,当然也遇到过好心人送他衣服和食物,小小年纪的他早早地就感受到这人间冷暖。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睚眦之仇必溅血以还,成为了楚皓的座右铭。

陈浩弯下腰,把五个混混的手机全部收缴。“用不了半天,你们的穴道自然会解开。解开以后,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如果有谁擅自通风报信,你们的脑袋就会像这些手机。”

楚皓把手机放在手心,然后握起拳头,只听到一阵轻微的咔嚓声响过,再摊开手掌,手机已经变成了一堆电子碎片。

碎片从楚皓的手指缝隙飘飘扬扬的洒落,阳光照射在金属碎片上,又反射在混混们惊惧的脸上,那斑驳的脸看上去有些苍白和可怖。

楚皓将五台手机一一捏碎,断绝了混混们打电话告密的念头,然后施施然走到了路边。四处望了望,不见出租车的身影,看看手表与出租车司机约定的十五分钟还没到,便掏出电话翻出号码本打了出去。一接通,楚皓就直截了当地命令道:“我想知道刘健现在的确切位置,马上。”

接到楚皓的电话,听到话筒里那冰冷彻骨的话语,王强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他可以想象,此时的楚皓该有多么的愤怒。

在暗暗心惊的同时,王强也有些幸灾乐祸,不知道刘健这个傻比做了什么,让老大发那么大的火。老大一发火,刘健就该倒霉了。刘健一倒霉,自己就高兴了,谁叫他一直欺负自己来着。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