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殃国孽姬倾朕心小说青酒半盏_殃国孽姬

发布时间:2018-10-08 12:02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殃国孽姬倾朕心的小说,其中小说的作者是青酒半盏,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殃国孽姬倾朕心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殃国孽姬倾朕心第十八章 原来如此。“是。”北宫喆突然捏住安文夕的下巴,疯竭道:“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殃国孽姬倾朕心

推荐指数:8分

《殃国孽姬倾朕心》在线阅读全文

殃国孽姬倾朕心第十八章 原来如此

“唔~”他竟生生的将她的下巴捏的脱臼。

嘴里的血腥令安文夕一阵反胃,双手握着北宫喆捏着她下巴的手,指甲狠狠的掐进他的肉里。

手腕上传来的疼痛这才令他意识到他竟然差点将安文夕的骨头捏碎!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北宫喆松了手,痛苦的握紧了拳头,苍凉的看了眼安文夕跌跌撞撞的走开。

月光下,他的背影十分狼狈。

安文夕痛的说不出话来,吞下满嘴的血腥,将手放到胸口上,那里正隐隐作痛。

“咔嚓——”一生脆响,安文夕为自己接上了下巴,多年不练,接骨的手法都有些生疏了。

疼痛肆意蔓延,时隔多年,再次体会这痛彻心扉。

她到底做了什么让北宫喆如此恨她?她自觉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情!

一片残影闪进了安文夕的脑海,她记得半年前经过七里长桥后,自己素白的裙摆上有一滴尚未干涸的血迹。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丝毫没有记忆?

一抹白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的从她身后飘了出来,依旧用白纱掩了面,眼睛飘向远方。

“姑姑……”安文夕吃力道。

女子喃喃道:“他又来了。”

“他以后不会再来了。”

“半年前你可有感觉心口痛?”女子突然发问。

“心口痛?”安文夕惊道,“好像有一晚醒来,心口处痛得厉害。”

女子神情微动,递给安文夕一个小瓷瓶道:“喝了它!”

安文夕警惕的打量着女子递来的瓷瓶,却发现女子的指腹与虎口处皆有一层薄薄的细茧。

女子直接捏着安文夕的嘴灌了下去,她刚想反抗却发现自己被点穴了。

这个女子究竟是谁,竟然会隔空点穴!

“啊……”胸部一凉,她惊呼出声,那女子竟然扒了她上身的衣服。

“姑姑,你……”

胸口上那血红色的花瓣妖艳非常,女子紧紧盯着她的胸口,挽起了黛眉,嘴里喃喃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眼前白影一闪,女子不见了踪影,安文夕看向自己的胸口,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从第二天起天空中便飘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暂且压下了浮热。她依旧被锁在清幽宫的铁笼子里,每日箐姑姑都会来为她送饭,而今日却没有。安文夕心里有些不安,有些时候低调并不代表别人忘了你的存在!

“香茗,香茗……”

“公主,奴婢在呢,怎么了?”

安文夕眉心一跳,忙道:“你去寻一下箐姑姑。”

过了片刻,香茗顾不得伤口的疼痛,奔跑而来,甚至连伞也没有打。

“公主,出事了,箐姑姑出事了!”

安文夕深蹙了眉头,“你慢慢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奴婢打听说,箐姑姑不小心打翻了晴妃娘娘的药,被带回了晴阳殿……”

安文夕握着铁栏的指尖变得卡白,那日她折断了江向晴的手腕就该想到这件事绝不会轻易揭过。

“公主,现在该怎么办,那晴妃娘娘会不会滥用私刑?”香茗吓得小脸苍白。

安文夕拔下头上仅有的一支簪子,一把扯过铁笼子上的铜锁。

在这个吃人的深宫,下人命贱如草芥,她今天若是去晚了,箐姑姑必死无疑!

“啪——”铜锁应声而落。

安文夕推开铁门,拖着哗哗作响的铁链朝晴阳殿奔去。

晴阳殿的宫人仿佛知晓她要来,拦也未拦,安文夕轻松地闯进了内殿,抬头迎上那道高傲的目光。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