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夜嵊凌子岑by软糖小白兔_1001夜契约婚宠软

发布时间:2018-10-08 12:02

连载中小说1001夜契约婚宠是来自樱桃阅读平台的一本女频小说,作者为软糖小白兔,1001夜契约婚宠软糖小白兔精彩节选:他双眉浓密,将眼窝的轮廓衬托得很深,纤长的睫毛遮挡着眼中的暗芒,带着几分神秘不可亵渎的意味,偏偏这双眼睛笑起来眯成两条温柔的弧度,让人忍不住一再探看。

1001夜契约婚宠

推荐指数:8分

《1001夜契约婚宠》在线阅读全文

1001夜契约婚宠第4章 鬼才设计师??

一时间大厅针落可闻。

凌子岑惊愕回头,只见一个身形修长一头银光的身影进门,径直停在她面前。

是他?!

凌子岑震惊到合不拢嘴,无论是昨天夜里重度醉酒,还是今早亡命逃离,她都没有仔细看过这个男人的模样,此时此刻他距离她只有一步之遥,出众的外型和唇边的坏笑都让她窒息。

他双眉浓密,将眼窝的轮廓衬托得很深,纤长的睫毛遮挡着眼中的暗芒,带着几分神秘不可亵渎的意味,偏偏这双眼睛笑起来眯成两条温柔的弧度,让人忍不住一再探看。

男人宽肩窄背,看似消瘦,但亲身体验过他爆发力的凌子岑绝不会将他当成软绵绵随便捏玩的病猫,裁剪得体的米色西服和当今时尚界鬼才设计师S·LEO今夏的镇店之宝十分相似。

如果不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单凭这副上好的皮囊和三分邪气的气质,凌子岑肯定会将他当做豪门贵公子。

“不是让你等我一起回家吗?这么心急。”

男人伸手挑起凌子岑脸旁的一缕碎发,在指尖打了个旋轻轻放在耳后。

凌子岑欲言又止,粉唇微张却不知道应该如何配合他,没有剧本也没有彩排,她的职业是演员不假,可她又不是戏精附体,事实上除了工作,其他时候她都很少说话。

所以——她当年才会在新生欢迎会上第一眼见到侃侃而谈的萧冽,就从此丢了心,他是那样的耀眼夺目,让她像仰望太阳那样,无比渴望他的照拂。

下一刻,凌子岑猛地掐断回忆,过去了,都过去了,萧冽已经不是她的太阳了。

夜嵊敏锐地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俯身在她耳边,“小白兔,不许在我面前想别的男人!”

凌子岑的小脸刷的一下变得血红,什么离愁别绪全都被他的气息赶走得干干净净,这人怎么能这样?光天化日放浪形骸像什么样子!连忙伸手去推他,可是手却转眼就被男人握住。

夜嵊最喜欢的就是她害羞又生涩的反应,每每如此都让他欲罢不能,握着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温软细腻,忍不住又捏了捏。于是,凌子岑的脸红瞬间蔓延到耳朵尖上,连头也不敢抬了。

“你是什么人!凌子岑,你就算想洗白,也应该对外召开发布会,不是弄个假的骗我们!”

话音未落,一直没有关掉的大屏幕中,新闻播报下一条消息。

“重磅消息!本台独家新闻!蝉联三届米兰时装大赛金奖的华裔鬼才设计师SL已于昨天上午低调归国……”

SL从十二岁闯入时尚界开始就是引领世界时尚的风向标,二十岁已经包揽全球所有顶级时尚奖项,他享誉盛名却十分神秘,而且这些年来从未到访华国,所以他回国的消息瞬间压过丑闻,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盛事,大厅中的一众凌氏董事都不由自主向屏幕看去。

大屏幕上,一身黑色的男子顶着一头银发,缓缓走下私人飞机。

凌子岑双眼圆瞪,第一个回神,猛地转头将视线落在男人身上,只剩下一个念头。

SL的镇店之宝,穿在SL本人身上,还真不是一般的合适啊!

“小白兔,昨天晚上你点了我的台,这笔账什么时候结啊?”

男人笑声带着三分戏谑,声音压低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听清,凌子岑的脸色忽红忽白好不精彩。

如出一辙的面容身形,只要不瞎都看得出这一位妥妥就是SL本尊无疑,刚刚还气势汹汹的董事们通通做乖巧小媳妇儿状,各自找理由散得仿佛身后有饿狼追击。

凌月彤见状不妙也打着辅导女儿功课的名义逃之夭夭,只剩下二楼的凌老爷子。

“凌爷爷好,我叫夜嵊,现在正和子岑交往,这次回国比较仓促,初次登门给爷爷准备了一点小礼物。”男人说着,招手门外立刻有人送进一只古朴典雅的雕花漆盒。

凌老爷子不动声色,以往晚辈送的东西大多不合心,不过盛他们一番孝心。

待看见漆盒绒衬上的放着的东西,瞳孔不禁一缩,一柄一尺长的翡翠如意,质地细腻水润通透,一看就是老坑石料,更难得的是五种色泽分布均匀过渡自然,极品!

凌老夫人在世时最喜欢的就是翡翠,老爷子爱屋及乌自然也就钟情于此,发妻离世后,他越发不能见着这些晶莹剔透的东西,于是叫人将那些珍贵的翡翠摆件收拾得干干净净,一个也不许出现在老宅范围内,唯恐睹物思人,凌子岑出生时就没见过奶奶,因此自然也不知道还有这一出,凌老爷子深深的看了青年一眼,对于这个年轻有为的孙女婿颇为满意。

“你费心了,孩子。好了,别站在下面说话,我老人家低头久了发晕,你们都到书房来吧。”

老爷子说完转身大步离开,吩咐管家去搬他珍藏多年的陈酿,凌子岑大吃一惊,他到底送了什么让见惯大场面的老爷子赞赏啊?

见男人就要跟着上楼,连忙一把拽住他的手臂,“等等!”

夜嵊驻足转身,突然伸手将她打横抱起,赶在小女人的惊呼之前,吻住肖想已久的唇。

凌子岑瞪大了眼睛,因为吃惊而微张的唇正好配合了男人的入侵,唇舌交缠呼吸紊乱。

“刚才,你想说什么?”

他的眼神澄澈干净,像一汪温泉,凌子岑这才猛地回神,然后抓狂的握紧小拳头。

喵了个咪!她想起来了!他昨天夜里就是用这种人畜无害的神情骗吻,明明是他占便宜,却让她觉得好对不起他,然后、然后就……!可恶啊又来这招,她又不是受过训练的特工,被他一笑一亲早就腿软了,哪里还记得要说什么!

苍天啊!大地啊!这到底是哪来的妖孽啊!

在老爷子面前就装乖巧懂事善解人意的晚辈,实际上根本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尾巴狼好么!

“你、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要……”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