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1001夜契约婚宠软糖小白兔_1001夜契约婚宠

发布时间:2018-10-08 11:32

1001夜契约婚宠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夜嵊和女主凌子岑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明玉姐!”看着曾经精力无限仿佛小马达一样的女人,此刻全身插满管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凌子岑的眼泪顿时翻涌出来,她控制不住的趴在玻璃上,捶打着隔离墙。

1001夜契约婚宠

推荐指数:8分

《1001夜契约婚宠》在线阅读全文

1001夜契约婚宠第7章 谁是阴谋的主谋?

凌子岑刚刚拿起筷子的手一抖,险些掉下去,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低声到:“知道了。”

她就觉得奇怪,老爷子看她笑话还没看够,怎么会中途出国,原来是最大的合作案出了问题。可是走之前还特地戳她的心,让她停工,这不是嘲讽又是什么?

现在的她,被剧组赶出来,又没了代言,就连经纪人也联系不上,哪还有工作?

想到乔明玉的失联,凌子岑皱起眉头,刚拿过手机就被男人伸手按下,“吃饭,你吃饱了,我送你去见她。”

凌子岑吃惊微启粉唇,下一刻却放弃了提问的念头,这男人都快成精了,肯定知道她在想什么。

一小时后,两人出现在仁心医院ICU。

“明玉姐!”看着曾经精力无限仿佛小马达一样的女人,此刻全身插满管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凌子岑的眼泪顿时翻涌出来,她控制不住的趴在玻璃上,捶打着隔离墙。

“昨天下午她被人发现在郊外一处废弃的暗渠中,肋骨断了四根,左肩左腿粉碎性骨折,左侧脾脏破裂已经切除,后脑有多次钝器砸伤,淤血目前还无法全部排出体外,所幸的是没有伤到重要脏器。”

男人的嗓音越来越低,凌子岑猛地转过头来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是谁!是谁伤害她!”

夜嵊伸手搭在她肩上,“她的车就扔在暗渠旁边,但无论是车身,还是她身上,没有留下任何凶手的痕迹,从现场来看,无法提取到有效证据。”

“她被伤成这个样子,怎么可能一点证据都没有!凶器呢?脚印也没有吗!难道凶手从天上飞吗?”凌子岑快要疯了,她十八岁起乔明玉就陪在她身边,这些年来早已成了比血缘还近的亲人,可是现在那个照顾疼爱自己无微不至的姐姐奄奄一息,她却什么也做不了!

“子岑,你冷静下来,听我说,伤害她的人一定是行家里手,她现在重度昏迷,你是她唯一的保护,如果你也露出破绽,说不定凶手就在暗处盯梢等着给你致命一击。冷静,明白吗?”

凌子岑混乱的头脑终于在男人的安抚下慢慢清醒过来,的确,明玉姐能依靠的只有她,乔明玉是无父无母的孤女,一步步从小助理做到金牌经纪人个中艰辛她当然知道,当年她一心想完成母亲的遗愿成为华国史上第一位走上世界顶级舞台的奥奖影后,可是凌家的阻力却不容小觑,有关系的娱乐公司都被打过招呼,她甚至连试镜的机会也没有,更别提见什么导演了。

是乔明玉带着她混迹影视城从没名没姓的死尸龙套干起,挑战无数角色,多少夜里挑灯夜战研读只有三两句话的剧本,一遍遍的排练只为了真正拍摄是一条过的顺遂。

直到她打响了一条过的响亮字号,她凭着自己精湛的演技瞬间补位急病空缺的女二号近百场重要戏份,拿到当年最佳新人奖时,老爷子才正视她的梦想。

她身上每一分荣耀都和乔明玉密不可分,所以她一定要保护好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姐姐!

“暗算乔明玉,大爆丑闻,目的都是毁掉你的事业,但他们没有对你直接动手,应该是有所顾忌,所以你现在最好的反击就是让他们看到你不会被轻易打倒。”

凌子岑默默点头,他说得没错,那些陷害她的人就是想让她一蹶不振彻底从屏幕上消失,越是这样她就越要坚强,她一定要保住自己来之不易的地位,只有这样,等明玉姐醒来,自己才能告诉她,她休息的时候自己没有让她失望!

“环球娱乐的法务今早致电,其附属公司决定解约,你那会儿还没醒,所以我自作主张让我的私人顾问过去交涉,另外你现在的代言,也连夜换人,具体涉及到赔偿的部分,明早八点之前都会处理好,不用担心,你没有被抄家。”

“谢谢,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谢你。”听到解约凌子岑心里没什么起伏,她起步时是乔明玉一人拉扯出来的,经济公司什么的都是后话,不过是为了方便。

但她由衷地感谢夜嵊,即便她到了这种地步凌氏也没有伸出援手,反倒是夜嵊这个陌生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拯救她于危难中。其实想起来那天夜里的事,她要负主要责任,他做的这些真的让她受宠若惊,他根本就不欠她什么。

“真要谢我?”夜嵊微微歪过头,眨了眨眼睛,伸手指向自己的脸,“香一个~”

看着小女人脸上的愁云被腾起的红色取代,男人笑着将手上的样品册子递过去,“挑一个。”

凌子岑长出一口气,见他没有坚持,心底一块大石头落地,自从知道他是鬼才设计师SL之后,她就有种做梦的感觉,直到昨天夜里看到那份白纸黑字的合约,才让她有些许安心。

将他和她拉扯到一起的,不是无稽之谈的冥冥之中,而是能够紧紧攥在手上的契约。

虽然总是压制着回忆过去的冲动,但不得不说和萧冽有始无终的七年恋爱让凌子岑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感情绝不能深埋在暗无天日的地缝里,不然有天对方突然翻篇,你连哭都没资格。

“……!”

安个屁,擦!凌子岑顺手翻开图册,差点被里面的东西晃瞎狗眼。

婚纱!全都是婚纱!繁复的,极简的,古典的,流行的,每一套婚纱上面都详细注明了设计师,设计主题,适用新娘的年龄,以及各种搭配首饰发型的小样片。

凌子岑的掌心被细密的汗水打湿,她知道结婚是终结一切丑闻的最好方式,可是她以为夜嵊提到的那种结婚,应该就像那份出现在卧室桌面上的合约一样,是由他全部安排好的,她只要按部就班的去做,在众人的见证下完成一场豪华庞大盛况空前的仪式——

不是像现在这样,亲自挑选婚纱,再来,是不是她还要像真正的新娘那样,一枚枚去试戴钻戒?再然后真情实景的合拍婚纱照?

凌子岑心底没来由的慌乱,为什么她竟然生出了一种假戏真做的错觉?

“还记得合约第一条吗?凌小姐。”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