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嫂子抱紧我免费阅读章节_嫂子抱紧我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8 11:06

嫂子,抱紧我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爱情小说,望哥是该小说中的作者,小说中主要讲述了小望、萧楚楠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十分丰富,人物描写细腻,下面给大家带来嫂子,抱紧我第6章出轨老大妈:何况这本来二人去采购,就比一人还轻松。最少,采购什么错了,我不要担责。这不,我后来与她出去采购,干脆不再说她说话,只是默默干活。哪知道,这天我站在三轮车棚里左等右等,却没有等来老板娘龙春花。

嫂子,抱紧我

推荐指数:8分

《嫂子,抱紧我》在线阅读全文

嫂子,抱紧我第6章出轨老大妈

次日早上五点多,我起床去喊老板娘龙春花一起去买菜。

这就是我目前的工作!

龙春花开的这家餐馆叫做龙华餐馆,能摆三十多张桌。

生意好的时候,她根本不屑自个买菜,全是请人送。

但近几年生意不好,这不,龙春花负责采购,她老公蔡军负责后厨管理。两人分工明确,一年下来,严控成本,也能赚到三五十万元。

虽然赚这么多钱,但累是肯定的。

刚刚翻过三十的龙春花看起来就像是年近四十一样,天天出入菜场,身上带着一股子海鲜的腥味。

而且深城靠海,早上的凌利的海风,将她的脸都削成一层老皱绉。

每天管理餐厅,需要早起晚睡,令她内分泌混乱,脾气很不好。

说到底,就像一个没有性、生活的女人一样,每一天戾气特大。

有天我曾经开着三轮载她去菜场时,开她的玩笑,我说春花姐,你这当老板了没必要将自个弄得这么累?你就让蔡总忙就行了,你看别的老板娘,天天做做美容,嫩嫩皮肤,做个保健按摩什么的,多美呀!

龙春花当时脸阴得像要下雨。

她用手指捅了下我的后背,嘴里嘀咕着说,我倒是想请人全揽呀,但上回那买菜的人,十三元的猪肉,买成了十五元,一天一百多斤肉,尽给他赚二百元,你说是不?

她这话一说,我说什么都不好了!

如果我再劝她不要同行,她直接下单我就买了,那岂不有了想赚一截的想法。

何况这本来二人去采购,就比一人还轻松。最少,采购什么错了,我不要担责。这不,我后来与她出去采购,干脆不再说她说话,只是默默干活。

哪知道,这天我站在三轮车棚里左等右等,却没有等来老板娘龙春花。

眼看着天大亮了,六点多,再不去,早上大厨和后勤就要择菜洗菜,都得花时间!……

我着急,只得拔了龙春花的电话!

“春花姐,你怎么还不起来,待会儿就晚了!”

龙春花在那边不说话,过了好久她说,小望,你今天就自个去采购吧!要是身上没钱,就到李氏那里赊着,明天一起结账!

李氏是菜场中一家搞批发的商贩,在他的摊档上什么菜都有。而我们常去采购,自然也是认识的。

早上将菜采购回来,我在厨房一位厨师嘴里才知道,蔡军昨天夜里和一个服务员,在饭店里的包厢里关了灯偷食,被龙春花知道了。

与蔡军偷食的服务员是个三十六七岁的女人,以前就是招来洗碗的。

那人我认识,虽然老点是老点。但她身段还算长得苗条,性格温柔,外加注重打扮,又会说话,也挺招人喜欢的。

只是她在这里做工久了,与老板蔡军暗地里暗渡陈仓,两人勾搭上,在关门谢客的包房里掩着门偷食。

昨天晚上,一个叫红丽的服务员忘带手机,本来回到宿舍的她害怕,只得拉了个伙伴回到包房里找手机。

两人一走进包间,就听到屋里传来嗯哼之声。

这让她们万分好奇,便多了个心眼,借着纹花的砂窗玻璃朝包厢里望,结果就看到那老大姐正光腿着坐在餐厅里的沙发上,她自个将双腿抬着,老板蔡军就伏在她的双腿间……

其实,这一幕也让看到这事的两个服务员,受不了。

娘的,蔡军看来起老老实实,想不到还爱好那一口!

这样吸,放在哪个女人身上,那也是受不了。

蔡军和那服务员被抓现形,蔡军作为老板想封口,但一个服务员与龙春花是老家的亲戚,这事儿,就封不住了。

为这事儿,龙春花大闹一场,将蔡军又捶又擂,几乎折腾一宿未睡。

而偷食的老大姐,一分钱没有要,行李也没有要,提着裤头就消失在深城的夜色里……

我要将采购物品清单给龙春花,虽然知道她心情不好,但还是得硬着头皮进她的办公室。毕竟要她去结账!

龙春花垂头散发地坐在那里。

我小心翼翼地凑上前去,从怀里将早上的条子递给她:“春花姐,你看,早上就买了这么多!”,

说着,我将条子给她,她扫了一行后,丢在办公桌上。

丢了条子,我想折身走人。

我前脚刚抬,她就叫我:“小望,你过来!”

我只好站住。

她抬起头问我:“你说我真是长得丑吗?”

我知道她是拿自已与蔡军所上的那个女服务员大姐作比较,那个女人,除了嘴巴会说之外,无论是从年纪,还是别的方面,都没有龙春花漂亮,毕竟岁月不饶人,年龄是女人的杀手锏。

我瞅了瞅龙春花,说实话,她的脸蛋圆润丰满,身子还算苗条,要打扮打扮,也真是并不差。

我说:“春花姐肯定比那人长得好看!那人就是个女妖精,凭着一张乖乖嘴将蔡老板迷惑了!……哎,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嘛,这店里的生意虽然说不上多好,但你也不要全揽身上,让自个累着了,你瞧瞧,每天起早贪黑的,将自个整得疲惫不堪!”

龙春花一听,桌子一拍:“小望,你说得也对!我真是太忙!我根本没有必要弄成这样的,是不?”

我点了点头。

“哦,这会……你就将我送到天虹,老娘去买东西去,给他省!省个屁!……”

龙春花抚了抚凑乱的头发,然后提起手包就要出门。

或许,购物是女人治情伤的一道良药。

我将龙春花送到天虹商场。

去的路上,这女人还一改往日的冷漠,将身子朝我挨了挨。同时还跟我说了,以后早间采购的事,她就不去了!……

这让我喜滋滋的,她不去,我多少还是会增加点收入的。

这点,相必大家都懂。

将她送到天虹商场,我回头去找胜哥。

我想将昨天夜里拍下来的照片,给他送去。

胜哥的办公室在尚登酒店。

这酒店位于深城与莞城的交界的镇上,可以说是镇上最豪华的酒店之一。

不过,就是这镇,离我现在做采购的地方约二十公里。要坐四站路。

找到胜哥的办公室,他没有在办公室,只有那个清瘦高挑的模特或者外围女坐在那里。

她穿着紧身短裙,脚穿高跟长靴,修长的美腿虽然架着,里边粉红的内内露出来,中间那里鼓鼓的,特别惹眼。

她正在嗑茶几上瓜子。

或许是生怕啃瓜子的时候将唇彩弄坏。所以她哪怕嗑瓜子,也是小心翼翼,用手指掂着瓜子放在牙齿上,嗑好了,又用手指将瓜子壳拿出来!

这模样,看得我都着急。

我倒想着与她打招呼,但想着那天晚上她在胜哥上面像逐木鸟使劲的情形,心里一阵反胃。

遂推开门进去后,又挥挥手出来,然后站在过道上给胜哥打电话。

薛胜当天就在酒店,他正在给酒店面试小姐。

我给打他电话后,他让我在他办公室里等会儿,忙完了就过来。

我不想与那个女模特呆在一个闷罐似的空间里,干脆在他办公室门外的过道上等他。约摸过了二十来分钟,他就领着一个看似妈咪的老女人回来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