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嫂子抱紧我小望萧楚楠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8 11:06

这本都市爱情小说嫂子,抱紧我,是由知名作者望哥原创的,小望、萧楚楠是该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剧情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嫂子,抱紧我第5章又有机会了:但是,在我扒拉她短裙至腿膝的时候,她或是并不是醉得特别历害,她将用手紧揪着短裙,不让我扒拉下来,嘴里还嘟哝着说:“别,不要,不要!……”我知道这女人虽然醉了,但酒醉心里明,还是有点意识,这让我迟愣了一下。

嫂子,抱紧我

推荐指数:8分

《嫂子,抱紧我》在线阅读全文

嫂子,抱紧我第5章又有机会了

这样的情形,我觉得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可能送她回来的那个人是薛胜、胜哥。或者就是他布署的人,而且要不是胜哥的话,极有可能是个女人,并且是女下属。

萧楚楠为了维护自已的权威,不想在下属面前丢人,所以她回来之后,将自已关在这酒店的房间里,才哇哇大吐。吐完了,一头栽在床上睡下。

当然还有种可能,就是胜哥在她的身上装了监听设备,这女人呕吐呀,谈话的声音,他能全程掌控。

我胡乱地将这些关系想了想,开始凑萧楚楠打量她。

醉酒了的萧楚楠静若处子,呼吸均匀,长长的秀发有些凌乱,遮住她的半边脸,并且随着呼吸,饱满的胸部起伏有序。

其实她真是挺美的,特别是这个女人醉态和疲惫过后的那中放松和安怡,更是让人垂诞。

她估计她晚上的时候确实是到应酬,所以还穿着职业装,这与下午我见她时那根本不是一套服装,给人也不是一种感觉!

我走到她的身畔,将她的身子摇了摇。

我轻轻地凑近她耳畔试探她说:“楚楠姐,你醒醒,醒醒。”

萧楚楠身子被我一晃,磨牙似的嘴巴动了一下,啥话儿也没有说,只是喉咙里咕咙了一句什么,然后脸朝着另一边翻了下就睡下。

我心里记着胜哥交待的事,心想这时机也挺好,她醉意深沉,肯定是没有感觉的。这时候如果我将她脱光拍几张照片后,那也就成了。

这样一想,我退下下床,将她的高跟鞋先脱下来,然后再帮脱她的衣服。萧楚楠穿的职业装,就是那种衬衣加加短裙的装扮,上衣倒很好脱,面前的扣子一解,便显山露水了。

衬衣轻解,她的里边很诱人。穿着是条黑色纹花的罩子,罩子里饱满有型,那鼓出来白皙让我忍不住伸手在那上面抚了抚。

但是随即我就想起来,胜哥交待我拍照的事儿,也就是仅仅只是拍那事儿的照片。

这要将她翻醒过来,岂不前功尽弃了。

我停下手,然后扒拉着她的裤子。

但是,在我扒拉她短裙至腿膝的时候,她或是并不是醉得特别历害,她将用手紧揪着短裙,不让我扒拉下来,嘴里还嘟哝着说:“别,不要,不要!……”

我知道这女人虽然醉了,但酒醉心里明,还是有点意识,这让我迟愣了一下。

我又上前抱着她,轻抚着着她,想将她哄睡似的小声说:“楚楠姐,你睡,安心的睡,我就是看到你吐得裙子上都是,所以脱掉裙子,你才睡得舒服点。”

听了我的话,她虽然没有丝毫力气,但是心里面的戒备放下来,她将手慢慢地松开,我顺手将她的裙解开来。

一下,她就近乎被我剥光。

这一回,她躺着,不动,照得效果特好,特清楚。

我拍完了,自然欣赏一番,觉得不错,便吞了吞口水,想再进一步。

那就是将她脱光,与她佯装那事儿时,再拍一张连体的,我的任务也就大功告成。

一想到这个身价千万的女富婆就要成为我胯下的女人,这小心肝还是有点不安,心跳得特别历害。

我其实也知道,我干的这事儿,如果她翻身起来,对我进行控告,我就是强干犯罪行为,那得是关上好几年。

我其实真不想被关上几年,那样我知道,待我出来,女友刘菲飞早就飞走了,而我妈的病,也无从治起。

可是,为了钱,为了我妈,我还得做下去。

我用颤抖的手,小心翼翼地去脱她的内衣。

我轻轻地扒拉着,“嗵嗵嗵”我连我自个的心跳我都能听到。

我甚至都想好了,只要扒拉下她的内衣,摆拍照片就行。

我坚定地不能真的做,强干未遂和强干,那也是有明显地区别的。

至于像胜哥所说的,与她那样,将她搞爽,我想想还是算了吧。

我轻扯她内内,哪知道,她的腿是互相交换着勾搭着的。所以我将她的内内稍扒拉下来时,最需要的就是将她的双腿互相抬一下。

步骤到了这里,我才知道,这要就这样弄下来,还真特玛地难。

萧楚楠突然惊醒了似的,她的双腿突然后蜷缩,手一勾就将内内穿上。

然后,她嘴里喃喃自语:“不可以、不可以的!真的不可以!”

我见她虽然说话,却没有睁开眼,便凑上她的耳边,挑逗着她说:“怎么不可以,楚楠姐,我会让你很舒服的,真的。”

萧楚楠一听我说这话,咬着牙努力地睁开眼,望了望我,想说话,却无力。她只是是用柔弱地我揽在她的怀里,然后一通乱挥:“小望,不行、姐真的不行,真的不行嘛!求求你了,小望!”

她嘴里的话说得含糊,甚至我都听不清楚。

但我却比什么都听得清楚。

到了这时候,我有点儿不敢动她。毕竟她认出人了,明天要是一举报一个准。

可是,我真的舍不得放弃。

放弃了就没有钱拿。

想了想,我将她揽入怀里,抱着她,拍了几张照片。

而且我还将我的那儿掏出来,凑到她的胸前,也拍了两张照片。

最后,我悄无声息的将我的那搭在她的唇边,离她的唇只有一页纸的距离时,我也拍了照。这样看起来,就有点儿弄在她嘴里的味道了。

我觉得这事儿,勉强能向胜哥交差了之后,便给萧楚楠倒了杯茶,放在床头柜里,然后将空调调到26度,给她披了床薄毯,才穿上鞋子,掩门而去。

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刘菲儿刚好下班回来。

她在洗手间里洗澡,一边搓着身子一边问我:“小望,你晚上哪去了,这么晚才回?”

我告诉她:“我与同事聚餐去了。”

刘菲儿有点不快乐,说上班的时候,不小心将一个咖啡杯打了,今天的工资被扣完了!

我三下二下,也将自个脱光,钻进洗手间,我将她光着身子的她揽入怀里,刚刚在挑逗萧楚楠的时候,我的心跳加快,回来的一路,手心里全是汗,而且脑海里不断地重复着她那果体的情形,这不免让身子有些上火,想拉着刚刚洗着的刘菲儿在洗手间来上一个水炮。

但刘菲儿才没有答应,她将我推开,扯过毛巾就将光身子擦干,然后光着身子钻进被窝,嘴里同时骂开了:“还想做,真是!你不要命,我还要命呢!下午不是还弄过吗?晚上又弄?你为以你喝的是王八蛋,吃的是龙肉!……靠,就算老娘满足你,一个套还要三元钱呢,真浪费!”

见她不愿意,我只得冲个冷水澡,这才抱着刘菲儿睡下。

刘菲儿在我的怀里,一下就沉沉睡去,而我,却是睡不着。脑海一直在想,萧楚楠现在怎么样了?明天又怎么样,她能记起我去过她的房间里,脱了她的衣服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