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我偏不放开炎凉_我偏不放开炎凉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8 11:06

我偏不放开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程砚和女主余周周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余周周穿着一身妖艳的红色,脚踩十公分的高跟鞋,走到公馆的门口却被侍从挡住了。“小姐,请您出示你的邀请函。”余周周忍了忍,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给程砚拨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不等程砚开口,她就直接说:“跟他说我现在能不能进去。”说完,她才把手机递给侍从,接了电话之后,他才放余周周进去。

我偏不放开

推荐指数:8分

《我偏不放开》在线阅读全文

我偏不放开第十章:别试图跟我谈条件

程氏公馆。

程氏集团专门招待客人的公馆。

余周周穿着一身妖艳的红色,脚踩十公分的高跟鞋,走到公馆的门口却被侍从挡住了。

“小姐,请您出示你的邀请函。”

余周周忍了忍,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给程砚拨了一个电话,接通之后,不等程砚开口,她就直接说:“跟他说我现在能不能进去。”

说完,她才把手机递给侍从,接了电话之后,他才放余周周进去。

进去之后便有人将她领到待客厅。

引领的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余周周点了点头,她才退回去。

余周周看了眼屋里,偌大的房间,却只有不到十个人,她抬手敲了敲门,才走进去。

看到余周周之后,李城阳脸上的笑容更深,忙着站起来:“余小姐。”示意余周周坐到他的身旁。

余周周笑着点了点头,看了眼程砚,直到听到他拉了拉椅子,轻描淡写说了句“坐”,她才顺势坐到程砚身旁。

见状,李城阳的脸色似乎并不大好,其余人也只是坐着自己的事情,不敢插手程砚跟李城阳的事情,倒是李城阳很有胆识。

竟直接甩了程砚的脸:“程总这是什么意思?”

他意有所指,只怕没人听不出来。

余周周稳稳的坐在边上,一句话也不说,这种场合怕是她也没资格说话,所以倒不如选择沉默。

程砚举起酒杯,示意余周周给他倒酒,余周周站起身来十分专业的给他倒了半杯红酒,才又坐下来。

程砚浅尝一口,放下酒杯,微敛眸光,淡淡开口:“如你所见。”

程砚语气平淡,却有些微瘆人。

看到李城阳肆无忌惮的流连在余周周身上的目光,他有一个要挖掉他眼睛的冲动。

这一动作,却在暗示着所有人,余周周是他的人,谁也不要肖想。

只是李城阳来自榕城,并不了解程砚在帝都的实力跟手段,所以倒是把自己当成了年长程砚许多的长辈。

总以为程砚要敬他三分,只是在座的,谁人不知,哪怕是前帝都首富见着程砚倒反而是要给他三分面子。

“如果我非要这个美人陪我呢?”李城阳果真不怕死,旁人欲要提醒,却深知已晚,只能摇了摇头。

程砚微微抬眸看向李城阳,看得他有一丝的心悸,却依旧硬着头皮说:“你明知道我昨天晚上看上的就是这个女人,现在她也在这里,难不成程总是要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在榕城的所有合作?”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们也目睹了余周周的美貌,但是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跟程氏集团的合作,李城阳这一笔可出得太狠了些。

“既然李总无意合作,那么我也不再强人所难了。”程砚站起身来,“李总,不送。”

只一句话,程砚反而成了最后的赢家。

李城阳也只以为程砚不可能因为一个女人放弃跟他的合作才敢说这话,但是程砚的话一出自是无法挽回。

被说是他,就连饭桌上的其余人也不小的惊吓到了,没想到程砚就这么舍弃了一个好的合作机会。

不过都是一群跟程砚打过交道的人,都了解他的脾性,他向来说一不二,既然撂下话,肯定是再无合作的可能了。

走到门口,程砚顿了脚步,转过身来,李城阳脸上这才露出了笑,以为程砚意识到事态严重后悔了。

却不曾想,程砚看向了还坐在原位的余周周:“不走?”

听了话,愣了几秒,余周周才反应过来,程砚是在跟她说话,便忙着站起来跟了上去。

程砚的手段她不是第一次见识,只是这一次却比三年前更狠了,也许今天她不过是被程砚利用了一把。

出了门,她才说:“既然我又一次帮了程总,程总是不是应该给予相应的回报?”

她没有忘记,她来这里的最终目的。

“既然已经答应,为什么出尔反尔?”余周周控诉道。

程砚嘴角带着笑意,眼眸却带着冷冽:“我答应你什么了?”

余周周心里有些瘆,她差点忘了,从来只有别人求程砚的时候,没有他求别人的时候。

可是……

她只能靠这一次才有机会知道母亲在哪里。

深吸一口气,余周周上前一步,站在程砚的面前,质问道:“你答应过我,给季锋一个机会的!”

下一瞬,程砚精准的捏住了她的下巴,目光棱棱的眼睛显露出一种凶狠的气象,冷笑道:“别试图跟我谈条件,你该知道后果的。”

明知道今天余周周过来的目的是为了季锋的事情,明知道她只是想利用他,可是……

“给你三分钟。”程砚甩开了余周周,凌厉道,“在我眼前消失!”

原本李城阳要的也不过是余周周陪他一个晚上,余周周之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一个女人,可却在看到他盯着余周周的模样,让他没有来的烦躁,以至于才会有了刚才的那一些场面。

余周周哪里知道程砚的目的,她也不在乎,她只需要看到她想要的结果,而很显然程砚不能满足她要的。

一气之下,余周周就脱口而出骂了句:“程砚,你混蛋!”

“我还能更混蛋的你信不信?”程砚上前一步,将余周周抵在墙上,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逼着她跟自己对视。

刚才在包厢里,他明明可以把余周周丢给李城阳的,这样一来他在榕城的生意就完全开发了,可当他看到余周周那张纯良无害的脸后就是狠不下心来。

“你还剩一分钟,最好在我后悔之前离开。”想到包厢里的李城阳,他才甩开余周周的手。

刚才他说了那些话,相信李城阳肯定不敢对她动任何心思,若是动了便是断了自己在帝都的所有财路。

余周周离开后,他才捏了捏眉心,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程砚背靠在墙上,不远处传来黎洛的声音:“阿砚,谈完了?合同签了吗?”

他睁开眼看向黎洛,双手插进口袋,面色如常的说:“崩了。”

因为一个女人。

他程砚不需要靠着一个女人来谈成合作,更不是受人威胁的主儿,这才是他宁可放弃在榕城项目的原因。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