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偏不放开第16章_我偏不放开16章节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8 11:06

炎凉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我偏不放开,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我偏不放开,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陆放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余周周去见程砚,可他还是不希望余周周去靠近程砚,正如陆老爷子说的那样:程家的人都是狐狸,狡猾得很。余周周换上了十公分的恨天高,一起身就看到挡在门口的陆放,他一脸认真的看着余周周,一字一顿道:“你非要去见程砚不可?”她不是听不出陆放语气里那一丝近似恳求的询问,可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点头。“你妈妈……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的,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程砚厮混在一起’。

我偏不放开

推荐指数:8分

《我偏不放开》在线阅读全文

我偏不放开第十六章:今夜我是您的人

当余周周换好衣服出来,坐在沙发上的陆放腾地站了起来,不自然的说:“你要去可以,但必须带上我。”

“我自己去。”余周周看着陆放,勾着唇角说,“我跟程砚的交易本来就不干净,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在决定要靠近程砚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程砚的话提醒了她,要是决定牺牲自己,她就要得到更大的受益。

陆放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余周周去见程砚,可他还是不希望余周周去靠近程砚,正如陆老爷子说的那样:程家的人都是狐狸,狡猾得很。

余周周换上了十公分的恨天高,一起身就看到挡在门口的陆放,他一脸认真的看着余周周,一字一顿道:“你非要去见程砚不可?”

她不是听不出陆放语气里那一丝近似恳求的询问,可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点头。

“你妈妈……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的,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程砚厮混在一起’。

这样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余周周早就已经给过他答案,是他能力不及才没有找到余艺,他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他自己。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季氏大不如前,可季锋要想把一个人藏起来,任谁都找不到。”

现在她只能替季锋做事,替他拿下与程氏的合作。

拿下合作的前提是讨好程砚!

余周周抬手推开陆放,将他压在墙上,抬头看着虽然脚踩十公分高跟鞋也依旧比自己高的陆放说:“这一次我要自己来。”

在陆放思考着这句话时,余周周夺门而出。

早就打听到李城阳今天晚上要在‘圣帝会馆’宴请贵客吃饭,其中就有程砚。

回国后,这是她第二次来到这里,第一次是意外遇到程砚,这第二次却是有意为之。

凭着陆放的车,她能自由的进入帝都的任意高级会所中,小陆总的车在帝都就是一张高级名片。

推门而入时,最意外的还是李城阳,他看了眼站在门口的余周周,又看了眼似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能旁若无人的程砚。

余周周心下冷笑,前几天在程家公馆李城阳说的那些狠话历历在目,转眼就又偷偷把程砚约出来,目的显然易见。

她余光扫了一圈,目光锁定在低头看着手机的程砚身上,弯起嘴角,踩着小步朝他走去。

在程家公馆吃过的亏李城阳当然还记得,所以看到程砚在的地方再出现余周周,他也只能当做看不到。

哪怕他现在看到余周周依旧觉得心里痒痒,可程砚的女子,他连看都不能多看一眼!

吃过的亏他都记得,这顿饭的目的他更是比谁都清楚!

余周周落落大方的坐到了程砚旁边的空位置上,低头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他手上的手机,下一秒手机就黑屏了。

余周周收起好奇的眼神,弯起的嘴角淡淡说道:“程总怕被我看到不该看到的小秘密?”

程砚偏头睨了她一眼,从容不迫的侧脸尽落在他的眼里,将手机放在桌面上才缓缓的收回视线:“你怎么来了?”

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还敢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她明知道今天这个局是李城阳的局也敢来,倒是有几分胆识。

几天的时间得罪的两个男人都在眼前,也能如此从容,程砚是越来越好奇她接着来究竟要做什么。

她转身偏头看着边上的程砚,咧着笑:“程总这话说得,难道程总不想见到我?”

程砚唇瓣斜斜的勾起了一丝笑意,没有说话。

这时,李城阳朝着比余周周前一分钟走进来的女人使了一个眼色,女人手臂一抬轻轻的落在了程砚的肩上。

娇滴滴的声音在余周周与程砚之间响起:“程总,今夜我是您的人。”

余周周的表情微变,瞧着将纤纤手指搭在程砚肩上的女人,宛然一笑:“程砚的肩膀可不是所有人都能碰的,尤其是女人。”

说话的声音很轻,女人像是碰到烫手山芋一样将手从程砚的肩上拿开,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一时间包厢里的氛围变得更加沉重。

突然,余周周的笑声响了起来,大咧咧的看向程砚那看不透的表情:“这样胆小的女人,怕是不能让程总尽兴,要讨好程总,您还得再好好了解了解。”

她看的是程砚,可话却是跟李城阳说的。

李城阳陪着笑:“要是知道余小姐过来,我怎么可能还叫她们来。”

“李总要想讨好程总,以后就问我。”余周周正了正身体,煞有介事的说,“这是我的手机号码。”

余周周当着程砚的面把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来的写着一串号码的纸条递到李城阳的面前,他看了看余周周手上的纸条,又看了看边上让人看不透情绪的程砚,尴尬的笑了起来。

这纸条他是接还是不接?

余周周抬眸浅笑,收回手,站起来将纸条塞到方才把手搭在程砚肩上的女人的胸前:“程总的禁忌我都知道。”瞟了瞟塞进纸条的地方,弯了弯嘴角,“他未必会喜欢……”

她肆无禁忌就是为了惹起程砚的一丝情绪,可再看时,却看到他略微不耐烦的看了眼手腕上的表。

见到这个动作的不禁是余周周,还有一直在注意着他的情绪的李城阳,他忙着说:“程总,不如我们先让余小姐她们出去交流,我们谈谈合作的事?”

李城阳的话显然就是把她跟这些女人混为一类,这样的语气让她不由得烦躁起来,一撇眼却看到程砚面无表情后,更令她烦躁。

平时被人误会她可以一笑而过、满不在意,可是现在看到程砚的表情后她做不到。

她可以接受所有人的误会,唯独程砚不行。

余周周冷笑一声,嘴角也弯起了一抹讽刺的弧度:“想要跟程总合作,至少要先了解程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别以为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入得了程总的眼。”

话音刚落,边上就传来淡淡的声音:“闹够了没?”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