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林三陈美月小说_林三陈美月妇科男医师阅

发布时间:2018-10-07 16:02

这本已完结小说妇科男医师讲述了主人公林三陈美月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小辉的倾心巨作,妇科男医师精选篇章:她话音刚落,众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好像都不敢相信。这么个跟男人婆一样的花如心,竟然要答应一个男人这么非分的要求,这听着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妇科男医师

推荐指数:8分

《妇科男医师》在线阅读全文

妇科男医师第九十四章更大的赌注

她话音刚落,众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好像都不敢相信。这么个跟男人婆一样的花如心,竟然要答应一个男人这么非分的要求,这听着未免太不可思议了。

私底下,几个人已经开始议论了。得了,队长这是春心荡漾了。

赶紧找个男人将咱们队长收走吧,她长期缺少男人关爱,都要内分泌失调了。

花如心狠狠瞪了他们一眼,清了清嗓子。

事实上,她具体也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林三的那个打赌。

难道,仅仅是因为迫切的想要抓住杜长江吗,就没有一点其他的原因吗?

花如心的心思,现在非常矛盾,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众人眼巴巴的瞅着门口,一个个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花如心看了一眼林三,踢了他一脚,没好气的说,死林三,这都马上一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来。,哼,我就知道,你那说法是天方夜谭,杜长江那种狡猾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乖乖的束手就擒呢。除非是,他脑子进水了。

林三抬眼冲她一笑,说,花队长,你着急什么呢,这不是还有十几分钟的嘛。

话说着,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腿,你要是觉得站着累的话,就坐我腿上吧。

你给我去死。花如心狠狠瞪了他一眼,用力晃了晃拳头,做出一副威胁的姿态。

不坐拉倒,反正,你等会儿还得要亲我,对我表白呢。林三说着,自顾自的翘着腿,悠然的喝着茶。

你……花如心气的真想揍他,但眼下还真不好动手。

她多少有些窘迫的不自然,几个手下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和林三。花如心羞恼无比,在手下面前建立的威信,恐怕是要彻底的扫地了。都是这个死林三,她想起来心里就特不爽。

一方面,花如心看着门口,心里特别希望杜长江赶紧来伏法。但,另一方面,她却很不希望这种画面出现。因为,她就必须要做出一些难为情的事情了。

所以,花如心的心思,现在是非常复杂而矛盾的。

这时,有个警察忽然看着手表,兴奋的叫道,队长,时间到了。

花如心心里一喜,好啊,那门口还没人出现。林三,这一次看你还装腔作势个屁呢。

她正想说话,忽然就见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警局门口。接着,车门打开,就见三四个黑衣人,搀扶着一个蜷缩着身子,痛苦嚎叫着的男人走了过来。

花如心都看的傻眼了,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杜长江。

杜长江看到林三,哭丧着脸哀求道,林三,快,快救救我。我自首,你让我干什么都行,但是你快点救救我……

怎么,怎么会这样。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好半天,花如心的嘴里,才缓缓的叫了一声。

林三这时起身,将茶杯递给了旁边的一个警察,然后走到了花如心的旁边,凑到她耳畔,小声说,花队长,你可别忘了,咱们今天的赌约,噢,你输了。

林三说着,笑嘻嘻的走到了杜长江跟前,冲他一笑说,杜长江,你不是说自己能解决的了吗,干嘛还来找我。

杜长江的脸颊痛苦的都扭曲变形了,他撇开那几个手下,迅速伏倒在地,双手紧紧抓着林三的腿,苦苦哀求道,林三,你快救救我我吧。我要难受死了。我错了,我根本没能力去解开这穴位。

很好,我可以帮你解穴,不过,你知道该怎么回报我吗?林三笑了一声,轻轻说道。

当然,我知道。我一定配合花队长,将我这个犯罪团伙都交出来,听凭花队长处置。

林三抬眼看了一眼花如心那惊讶无比的眼神,然后说,很好,这就对了嘛。说着,他上前,快步在杜长江的身上点戳了几下。

很快,杜长江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趴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了好半天的气,然后迅速站了起来。

接着,他以最快的速度,跳到了几米之外的距离。此时,他已经变了一副面孔,脸色阴郁,嘴角挂着阴险的笑意。

林三,你他妈的还是太嫩了。,哈哈哈,多谢你刚才帮我解了穴。不过,你想让我乖乖伏法,简直就是做梦啊。

他话音刚落,忽然,那大门口直接开过来七八两面包车。呼呼啦啦的,就从里面钻出了几十个黑衣人来。这些人手里,全部都捏着一把黑漆漆的自动武器。

花如心见这种状况,顿时也慌了神,赶紧让警察去布控。

不过,杜长江的人有人朝空中放了一枪,那些人立刻就停下来,不敢乱动了。

林三看了看警惕不安的花如心,然后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杜长江,笑笑说,‘杜长江,你真以为你的这些小伎俩都骗得了我吗?

你,你什么意思?杜长江吃了一惊,他听出来了,林三这是话里有话啊。

林三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得意的说,杜长江,你现在是不是感觉脊背上有一种很轻微的瘙痒呢。

林三的话音刚落,杜长江还真的感觉到脊背上

一阵瘙痒,好像被无数的蚊虫叮咬了。

他忍不住去抓挠,但根本没用处。反而,这瘙痒越来越严重。甚至,很快就弥漫到了全身每个地方。

眨眼之间,杜长江就感觉身上好像被无数的毒虫撕咬着,那种奇痒难耐的痛苦,让他狠命的抓挠着身上,瞬间,身上的衣服都给撕破了。他的身上,也被抓的鲜血淋漓。

一旁的那些手下,看到这种景象,也都露出了惊恐不安的神色来。

林三看了一眼杜长江,轻笑道,杜长江,你现在还有什么话想要说吗?

杜长江忍着那巨大的痛苦,瞪着林三,厉声叫骂道,林三,你,你他妈的,你个小兔崽子,你对我到底做了什么?

哦,我刚才就在你身上动了一点手脚而已。怎么样,这感觉很爽吧。林三笑嘻嘻的说道。

你,你他妈的,你找死啊……杜长江话说着,又立刻狠命的抓挠着自己的身上。

林三一点都不生气,却蹲在他面前,轻轻说,杜长江,你是什么人,我早就知道了。从你身上,我深刻明白了一个道理,若想让狗改吃屎,除非世界上没有屎。

你,你个兔崽子,我弄死你……杜长江冷不丁朝林三打来一拳。

林三早有防备,迅速闪避开了。他暗叫了一声,杜长江那手里,竟然还捏着几根钢针。到这个时候了,他还不忘去算计人呢。

林三笑了一声,起身说,杜长江,你这种症状会越来越严重,你到时候会抓扯开自己的皮肤,去抓挠你的骨头。不过,你放心,你肯定不会死的。我现在给你十秒钟时间,让你手下放下枪,乖乖的束手就擒。要不然,哼哼……

林三话没说完,但杜长江却听的吓傻了。眼下这种奇痒难耐的痛苦,就让他难以忍受了。若是再严重,他可承受不了那生不如死的痛苦。

他几乎都没做任何的思考,脱口而出,不用多说了,林三,我答应你。话说着,转头看向自己的手下,断喝一声,都给我放下枪,全部听从警察的安排。

啥,大哥,可是,可是咱们……其中一个手下不安的叫道。

你他妈难道耳聋吗。我让你放下枪,快点。杜长江断喝着。

不过,此时此刻,那些手下却你看我,我看你,根本就没有要放下枪的意思。

林三看了一眼杜长江,笑笑说,杜长江,你可看到了。你的这些手下,现在全部都要造反了。这叫什么,风吹雨打各自飞。

林三这时走了过来,看了看那些人,说,你们以为你们就没事吗,现在你们在你们的左手腕的部位按三下,是不是感觉脊背上有一种酸痒感呢。那我恭喜你们了。如果你们不乖乖的束手就擒,你们老大就是你们的下场,

那些人不由自主的都偷偷在手腕上按了一下,结果纷纷都感觉到了脊背上一阵酸麻一般的刺痒。

这下子,他们可都慌了神。杜长江的景象历历在目,他们可不想成为第二个他。

一时间,所有人纷纷将枪都扔到了地上,忙不迭的向林三告饶。

林三看了看他们,轻笑道,这还不错,算你们识时务。说着,给花如心递了个眼神。

花如心这才反应过来,迅速让自己的手下将他们都给抓捕了。

我呢,林三,你快点救救我,我快要难受死了。这时,杜长江匍匐着趴到了林三面前,哭丧着脸,痛苦的叫道。

别着急,杜长江,我这就来救你。林三笑了一笑,冷不丁在他的屁股上蹬了一脚。然后说,怎么样,现在好多了吗?

杜长江这时终于长出了一口气,趴在地上好久才回过神来。他看了看林三,缓缓说,林三,你,你……我,我伏法,我再也不乱来了。

哎,这就对了。林三笑了一声,然后说,杜长江,我忘了告诉你。其实我刚才可没对你的手下下什么手脚。不过是他们按照我的法子自己点了自己的穴位。所以,脊背上才出现了那种刺痒。

什,什么……杜长江听到这个消息,气的差点没晕过去。

这时,花如心带着俩警察过来,迅速将杜长江给押走了。

林三这时快步跑到花如心跟前,堆着笑脸,忙不迭的说,花队长,今天这个事情,我办的如何啊?

尽管对林三有很大的意见,但花如心必须承认,今天这个事情,如果不是林三,她真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

内心深处,对林三花如心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可是,她碍于面子,才不会承认。她不冷不热的说,哼,也就是那样吧。林三,你今天也就是运气好而已。

林三并不以为然,看了看她,说,花队长,你可别忘了,咱们之间的赌注。今天你输了,你看该怎么办吧。

我,我我……花如心瞬间语塞了,周围还有不少警察看着呢,她涨红着脸,一时间真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林三看了看那些警察,说,大家看到没,你们队长这是要反悔啊。哎呀,一个领导竟然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真是太……

林三的话没说完,忽然就见花如心上前来,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直接将那嘴唇亲吻了过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