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失忆娇妻要造反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7 11:32

今日份的小说推荐,为你带来这本叫《失忆娇妻要造反》的小说,这本小说由爱飞屋著写,讲述了宫盛峻莫晚的一段凄美故事。失忆娇妻要造反第七章:怪怪的。唐秋瞪了她一眼:“你还敢说!刚刚还嫌不够丢人?而且苏凝背后谁撑着腰你不知道?你是活腻了么?”

失忆娇妻要造反

推荐指数:8分

《失忆娇妻要造反》在线阅读全文

失忆娇妻要造反第七章:怪怪的

“宫家宫家宫家!你来了那么多次,哪一次遇见过宫家的人!她以前是宫家的中医,现在她都那么老了,宫家早就不要她了!”陶芝怒吼的和唐秋争执,漂亮的眸子噙满委屈。

“臭丫头!”唐秋狠狠拍了一下陶芝的头,“总之,你在她面前给我收敛点,否则我就告诉你爸!我看他怎么收拾你!”

陶芝噘着嘴怒瞪着眼,一有事就搬出老佛爷压她,偏偏她又被压得死死的。

“还有,离莫晚远点,尤其是她身边那个男人,你别招惹!”

“为什么!”陶芝震惊的扬起脸,她从没见过一个男人那么完美,举手投足间浑然天成的王者魅力,虽然他是莫晚的老公,但那又怎么样?

哪个男人不偷腥?

她不信她没有这个魅力。

而且,莫晚那个贱女人,凭什么得到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不简单。”

“那样的男人不简单很正常!”

听出自己女儿口中的不甘,唐秋一把拽住陶芝胸口的衣服,眸色满是警告:“总之,你离他远点,明白么?”

陶芝看着唐秋肃穆的神色,终是点了点头,但垂在袖下的手,却紧握成拳。

莫晚和苏凝联手做了满满一桌子菜,不比宫家菜色来得华丽名贵,但一样丰富。

儿时的宫盛峻身体不像现在健壮,反而体弱多病,他被送到苏凝这来养病的时候,大概十岁左右,那个时候苏凝还没有收养莫晚。

宫盛峻长大之后接手公司,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来探望苏凝,而每次好不容易抽出时间来探望她时,莫晚都不在家。

一开始是读大学,后来是出来工作。

唯一的一次见面,俩人的婚事就被确定了下来。

所以这是宫盛峻第一次吃到莫晚做的菜。

相比在宫家安安静静的吃饭,在这个饭桌上,她吃的不可开交,大鱼大肉,狼吞虎咽,毫不避讳。

宫盛峻想起她前天吃饭时只吃菜,还老低着头,看来是满腔哀怨。

莫晚吃的不亦乐乎,全然忘记了在宫家的拘谨。

苏凝看她吃得开心,一顿饭下来,笑声满满。

见苏凝要收拾碗筷,宫盛峻看着她布满皱纹的手,起身拦住她。

苏凝一愣,莫晚也是一愣。

“姥姥,我来。”

以往吃完饭也都是姥姥收拾的,这是宫盛峻第一次主动要求洗碗。她觉得他有点变了,苏凝笑得合不拢嘴,可这种变化,是好的。

宫盛峻收拾着碗筷的同时,心里琢磨着一个决定这里没有佣人,看来,是应该安个管家。

照顾姥姥。

莫晚目瞪口呆的看着宫盛峻收拾碗筷,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将桌子擦干净,走进厨房里站在男人身侧。

却见他手法娴熟的洗着碗,一点也不像第一次洗的样子,她微微有些讶异。

宫盛峻侧过一半身子,见状莫晚上前,和他并肩一起洗碗,宫盛峻洗第一遍,她洗第二遍。

猫着腰躲在外面看着俩人一起洗碗的背影,老人笑得合不拢嘴,不住的点头。

莫晚洗好碗急忙冲到客厅,老人早已守在电视机前,黄金独播剧场今晚首播今年网友们最期待的ip大剧《墨如玉》,这也是莫晚今年期待已久的大剧,一老一小坐在沙发上,神同步的一边啃苹果,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电视。

宫盛峻原本坐在莫晚身侧,不一会儿口袋里传来“嗡嗡”震动。

看了看来电,男人起身走出客厅,莫晚看了看他站在门前修长的背影,侧头又继续看电视。

再次进来的男人没有打扰二人,径直走上二楼。

坐在桌前打开电脑,不一会儿接进一个视频会议。

那头是个金发男人,瞥见宫盛峻这边的光景,似乎大吃一惊,指着宫盛峻身后大红色的床问道:“你真的结婚了?”

宫盛峻点了点头。

金发男人想了想又问:“怎么样?”

垂头似是深思,宫盛峻沉默了好一会儿,等不到回答金发男人正要跳过这个问题时,就听宫盛峻低沉的声音:“恩,很可爱。”

男人一愣,俨然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他们从没谈论过哪个女人,这是第一次。

宫盛峻的视频会议开了两个小时,莫晚上来的时候,他刚关上电脑。

“你在开会?”

见宫盛峻点头,莫晚皱了皱眉:“很忙?那要不回去吧。”

男人一愕:“你想回去?”

某人摇头有如拨浪鼓。

眸角噙着笑意,宫盛峻拿起衣服走进浴室:“爷爷说了,多待几天。”

男人的身影隐没在浴室里,莫晚登时压不住那雀跃整个人往床上一跳,狠狠滚了几圈。

滚完之后似乎有些忧桑,这床真的不是一般的小。

一想到今天早上莫名其妙挂在男人身上的自己,以及前两天来势汹汹的男人,莫晚担心自己不规矩的手脚,但明显更担心男人不规矩的手脚。

这可咋办好?

在床上滚了滚,莫晚低眉深思,得想个办法。

十分钟过去,还没有头绪;二十分钟过去,还没有头绪;三十分钟过去,浴室的门,开了。

莫晚保持一个姿势在床上趴了很久,没有焦距的瞳孔慢慢凝聚在突然出现在视线范围里的一道挺拔的身影。

黑色的浴服随意披在身上,腰上的带子亦松松垮垮的系着,露出精壮的胸膛,八块腹肌在浴服下若隐若现。

莫晚的视线目不转睛的胶在宫盛峻身上,直到男人走到她面前,她仍没有反应过来,神情痴迷。

宫盛峻微微低下身子,视线与视线对视。

莫晚愣是呆了好一会儿,才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一张老脸无处可放,红得像着了火,却故作镇定:“啊!洗澡!”

翻身下床,莫晚脚一触地,整个人却猛地摔了下去。在床上趴太久,她的脚已经麻了。

眼见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一双长臂猛地扶住她,用力一提,她整个人突地被揽进怀里。

双手贴在男人结实的胸前,莫晚与宫盛峻面对面,距离近得彼此的呼吸都喷在彼此脸上。

呆呆看着眼前的男人,莫晚似乎从漆黑的瞳孔里瞥见一抹稍纵即逝的慌张,速度快得让她怀疑真假。

她蓦地就想起下午陶芝摔在他面前他毫不理会的样子——其实,男人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狠心。

可是,扶住她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她提起来,揽进怀里?还抱得,那么紧……

“没事吧?”

清冷的声音吹在耳侧,莫晚只觉得痒痒的,低下头,却猛然发现,自己的手,正贴在男人裸着的胸前。

老脸“轰”的一声又烧开了,莫晚从宫盛峻怀中挣脱开来,逃也似的蹿进浴室里:“我没事!”

双脚还有些麻,但使劲忍着。

莫晚愣是泡了一个小时的热水澡,她原本还想再撑一会儿才出浴室,但实在困得不行了,打开门发现男人还坐在桌前,时不时敲击着电脑。

原来还在忙。

猫着身子刚想钻进被子里,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莫晚一愣,来不及重新溜回浴室,男人已经转身。

看见她,明显一顿,眉毛微挑,刚想起身又坐了回去:“开门吧。”

于是乖乖的打开门,苏凝端着两碗乌黑黑的中药走了进来,脸上满是笑意:“这补药你们以前就经常喝的,以后也没机会老是煮给你们,所以你们今晚是逃不掉的,再苦,也得乖乖给我喝完它,还得让我见到空碗。”

莫晚整张脸顿时皱成苦瓜:“姥姥,这你都不肯放过我们!”

看见这药,宫盛峻明显皱了一下眉头,显然他也畏惧这东西,但看了看苏凝,还是乖乖的端起,一口闷的见了底。

见状,莫晚虽苦着脸,却也不得不端起碗,轻轻抿了一口。

果然,苦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向姥姥却被后者一眼瞪了回来。

莫晚捏着鼻子闷掉一半,忽地停了下来,眉头微皱,她怎么觉得这药怪怪的,好像和之前喝的,有点不太一样。

说出口却被姥姥瞪了一眼:“别给我找什么借口,乖乖喝完,然后早点休息!”

不得已,虽然确实觉得真的有点不一样,但还是捏着鼻子继续闷掉另一半。

看着两个空空的碗,苏凝满意的点头:“那你们两个早点休息,我也去休息了。”

“嗯,姥姥晚安。”

“晚安。”

关上门,莫晚皱着眉爬上床,真的怪怪的啊。

她看向宫盛峻,难道他不觉得怪怪的?

男人背对着她,坐在桌前继续敲电脑。

好像的确不觉得怪怪的。

算了,晃了晃脑袋,莫晚直接贴着边缘躺了下去。

空调开的是24摄氏度,莫晚闷头盖着被子睡刚刚好。

十分钟后,她猛地一把掀开被子——好闷。

宫盛峻不知何时关了电脑和灯,躺在她身侧,而她全然未觉。

十分钟后,她猛地一把踢掉被子,小腹里好似有什么东西熊熊的烧了起来,缓缓蔓延全身,像温水煮青蛙,等她觉得实在热得受不了时,整个脑袋已经晕乎乎的。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