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的合租生活唐磊苏小蕾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7 11:31

已完结小说我的合租生活是著名作家上官小米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唐磊苏小蕾,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都市小说我的合租生活精选篇章:回到出租屋。在我软磨硬泡下,苏小蕾终于答应穿上新买的情趣内衣。当她走出来,我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动人心魄的娇躯,情趣内衣让她如玉般的肌肤,蒙上了一层如雾般的朦胧美,犹抱琵芭半遮面。

我的合租生活

推荐指数:8分

《我的合租生活》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合租生活第20章 隔壁老王

回到出租屋。在我软磨硬泡下,苏小蕾终于答应穿上新买的情趣内衣。

当她走出来,我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动人心魄的娇躯,情趣内衣让她如玉般的肌肤,蒙上了一层如雾般的朦胧美,犹抱琵芭半遮面。

脱光了的女人远没有这个时候更能刺激男性荷尔蒙分泌,这种感官上的享受真的可以让男人化身野兽。

我轻轻抚摸着这具诱人的娇躯,苏小蕾浑身颤抖的厉害。我炙热的眼神掠过平坦的小腹,轻轻含住一颗渐渐挺起的葡萄,极尽缠绵的挑逗她内心深处的欲望。

苏小蕾的身躯其实异常的敏感,一种奇异的感觉让她感觉身体越来越热。脸色潮红的苏小蕾很快主动起来,而我也开始了真正的亵渎。

作为帝都,这里的繁华富贵自然是不言而喻。高楼耸立的钢铁森林,行色匆匆的人群,拥挤的地铁,一切似乎井然有序却又空洞乏味。因为这里我找不到那种乡土的人情味。

打破我这个观念的是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老人是我新搬来的邻居,长孙博。

老人满头银发,生性豁达,喜欢下象棋,碰到我的时候总喜欢拉着我下上两盘。

老人说我挺有悟性,说他以前是小区的棋王,那些老头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只是在我这里折戟沉沙。

我竟无言以对,老头分明是一个臭棋篓子,在我手下就没赢过一次,竟然还能吹出这么大牛皮。

不过我觉得老人不简单,过去应该风光过,因为他不说话的时候有种莫名的气势,最起码这种气势我在其他老人身上没察觉过。

我没问过老人的过去,他要是想说自然会说。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房门被拍得震天响。

“小子,太阳都照到屁股了,赶紧起床,我来报仇了!”

我和苏小蕾同时醒了过来,相视一笑,更多的是哭笑不得,老人现在像极了小孩子,因为昨晚被我杀了个丢盔弃甲,一大早就跑来报仇。

打开门,老人夹着他的棋盘慢悠悠的走了进来,看到苏小蕾,那张沧桑的脸庞上露出一抹笑意,“对不住了丫头,要是不赢这小子,我睡不好觉。”

苏小蕾摇了摇头,笑道:“老人家,您言重了,我去给你们切杯茶。”

“老头,别闹了行不。就你那棋艺想赢我,恐怕得再修炼百八十年。”对于老头的突然造访,我自然是十分的不满。

面对我的时候,老人一脸杀气腾腾,“别废话,咱们手底下见真章。我就不信赢不了你这个小兔崽子。”

“说好了,不带骂人的啊!输急了也不准动气,万一您一口气上不来,我还得背上人命官司,划不来。”

“放心,老家伙我长命百岁。再说我输给你那些宝贝,就算让你给我养老送终都错错有余,你担心个毛球!”老人大大咧咧的说道,毫不客气的走到沙发边坐下,开始摆棋盘。

“就您那些古玩、书画、陶瓷?谁知道是真的假的。还有我只是暂时帮你保管,你要是赢了就全部拿走。”

下棋嘛也要带点彩头,老人的确输了不少东西在我这里,只可惜他没能赢我一次,导致这些东西越来越多,估计都是老人这么多年收藏来的,我也没真打算收,花花绿绿看着倒是挺漂亮,真假已经无所谓了。苏小蕾挺喜欢,每天还给擦拭一遍。

老人好似宝贝一样拿出一卷画轴,不无得意的说道:“张大千的山水画,赢了它就是你的了。”

我心下打了一个激灵,脸上有些动容。张大千我是知道的,他的一幅山水画拍出了1.35亿的成交额,这画要是真的,最低也得上千万吧。

“老头,你真舍得?”我笑问道。

老人摆了摆手,勾了勾手指头让我坐到对面,满脸不屑的说道:“有什么舍不得的,都是黄土埋了半截的人了。再说,今天也不一定就是我输。”

说真的,我没觉得这画是真的,不过还是摆好了迎战的姿态,“行,那我就陪您下两盘。”

苏小蕾端上茶后,就安静的坐在我旁边观战。

半个小时后,老人连输三把,胡子都快吹飞了。只能以惨败形容。

我一脸小人得志的笑容,“还来不来?”

老人没好气的回道:“来个屁!”

“那我可就把画收走了。啧啧,画得还真是不错。”我打开画卷,水墨画层次分明,气势恢宏,即便不是张大千的作品,估计也会有很多人愿意收藏。

老人一脸肉疼,不过很快就消了气,嘀咕道:“看来不服老是不成喽。”

老人脸上流露出落寞的神情,好似日暮西山的悲凉。

“要不咱再来一盘。”我提议道。

一般的老人说话都晦涩难懂,大道理连篇,难得碰上这么个有意思的老顽童。却要被我虐哭了,真是于心不忍。我寻思着下一次是不是试着放水,让老人家赢一次。

“不了,你们小夫妻继续甜蜜,老人家我去嗮嗮太阳。”老人那双看了几十年浮沉的眼睛透着笑意,仿佛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

老人来得快,走得也快,大有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片云彩的意味。

我抛开对老人的想法,明目张胆的打量起身边的苏小蕾,她不像南方女孩那样娇小玲珑,身材高挑,腰部纤细而不失肉感。

“亲爱的,不懂事的老人走了,咱们是不是回去聊一下生人……错了,是人生。”

我一只手已经顺着小蛮腰攀上了山峰,轻柔的揉捏起来。

苏小蕾俏脸微红,轻咬红唇,格外诱人,“好啊,你先去洗个澡,我在床上等你。”

“得令!”

我飞快的抽回手,冲进了浴室,等我出来的时候发现房门被苏小蕾锁死了,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亲爱的,我已经洗完白白了,你开门啊!”

房间里传来苏小蕾大笑的声音,“不开,让你满脑子都是龌龊的思想。在外面好好反省下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