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错爱成婚祝颂展承戈免费阅读章节

发布时间:2018-10-06 17:02

这本叫做错爱成婚的小说,是知名作者贝儿小仙女原创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祝颂、展承戈是这本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内容十分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错爱成婚第013章送你一顶绿帽:这是个年轻的男人,看年纪不超过二十五,秀发微卷,浓眉,大而有神的眼镜。说“你好”的时候,嘴角还露出了两个酒窝。是个一眼看上去就非常讨喜的亲切长相。他说完“你好”,就直接坐下来了。

错爱成婚

推荐指数:8分

《错爱成婚》在线阅读全文

错爱成婚第013章送你一顶绿帽

祝颂尴尬地笑了笑。

“今天就穿这一件了,漂亮。你呀,现在已经是祝家的人了,身上那股子穷酸劲儿也该改一改了。不然走出去了,不是代表得咱祝氏的面子?”祝菲蓉一脸老气横秋地说。

祝颂只是好脾气地弯了弯嘴角,也依她所言直接穿了这身新衣服。

俩人又去逛了逛女鞋区,祝颂入手一双高跟鞋。

又被带去卖化妆品的柜台化了个妆,再去挽了个头发。

当她再次站在镜子面前时,差点被吓一跳。

镜子里的女孩子,面容艳丽倾城,身材姣好,秀发简单地盘起了一半,微卷的发尾垂在胸口。这样一个倾城公主,竟然是自己?

明明出来的时候,完全被祝菲蓉的光芒所掩盖,可这么一打扮,她竟然如此美丽。

祝菲蓉盯了她半晌,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就走了。

“诶……”祝颂追上去,问她:“都给我买了,你没有需要的吗?”

祝菲蓉虽然脸色不太好,但还是立刻露出了笑脸:“给你一逛,时间也不早了,咱们去吃饭,吃完了饭,我再看看有什么需要买的。”

祝颂没有异议。

进了餐厅,还没有坐下,祝菲蓉便说要去洗手间,让祝颂等一等。

等了约摸十分钟,没有等到祝菲蓉,倒等来了一个陌生帅哥。

这是个年轻的男人,看年纪不超过二十五,秀发微卷,浓眉,大而有神的眼镜。说“你好”的时候,嘴角还露出了两个酒窝。是个一眼看上去就非常讨喜的亲切长相。

他说完“你好”,就直接坐下来了。

祝颂挑了挑眉,问他:“我们认识?”

“你是菲蓉的姐姐吧?我是他的朋友,我姓许,许嘉醒。”

祝颂一头雾水,拧了拧眉头。此时此刻,她隐约明白了祝菲蓉今日的用意。

正在这时,洗手间里的祝菲蓉终于回来了。

饭桌上,她表现得非常热情,仿佛和祝颂是生死相交过的姐妹,感情好得可以为她去死;吃到一半,觉得不尽兴,还要点红酒。

“别点了,上回你不是说想喝我们家的红酒吗?我去我爸的藏酒阁偷了一瓶,包你满意。”许嘉醒来的时候就提了个袋子,现在看来原来装的是红酒。

祝颂不动声色,微微弯了弯嘴角。

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

请来服务员开了酒,许嘉醒给三人都倒了一杯。

“祝小姐,你可以喝一点吧?”

倒都倒好了,才来问她?想必哪怕是她说不能喝,他们也能找个理由给她劝下去。

祝颂装作为难,小心翼翼地表示:“我也没有喝过酒,但大概……只能喝一点点吧。”

“以前不会喝,不代表以后不会喝。咱们家的女孩子,将来都是可以出去闯天下的,古人都说女人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咱们不用下厨房,但也得能上厅堂,亦能上酒桌呀。”祝菲蓉笑着说,说完以后还对着祝颂眨了眨眼睛,满脸的天真无邪。

祝颂从包里摸出手机,一边随意地翻了几下,一边陪笑:“被你这么一说,倒也有点道理。许少爷带来的酒,自然是珍品,只是我是个不会品酒的人,白的糟蹋了。”

“酒喝有缘人……懂的人是,不必懂酒。”许嘉醒一笑,嘴边便显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让人心生好感。被他这么一说,祝颂如果不喝,倒也不好意思了。

碰了一下杯,轻轻地浅尝了一口。微微地拧起眉头,笑道:“果然,我不太懂酒。无论什么酒,在我嘴里都是苦的……”

引得祝菲蓉哼笑了一声。

十几分钟过去,祝颂一杯红酒已经见底。对面的两个人劝酒手法一流,每次都有让祝颂非喝不可的理由。而祝颂也有心想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便顺着他们的意,一口一口地喝了下去。

没过一会儿,她就觉得头晕,脸上发热。

眼前的人开始变得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祝颂不是从来没有喝过酒,她的酒量决不止于此。刚才说不能喝,完全是糊弄她们的。她甚至想过装醉,好等着他们的后招。可没有想到,这酒竟然有问题。

不应该啊,他们自己不是也喝了吗?

难道——是杯子有问题?

祝颂的脑子慢慢地有些模糊,越转越慢。她用力地眨了眨眼,咬了咬自己的舌尖。疼痛使她稍微清醒了一点,她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接着便睡了过去。

一刻钟前,正在和舒望书房聊天的展承戈,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他拧着眉看了一眼,微微地眯了眯眼睛。

舒望见他神色不对,问:“怎么了?”

展承戈起身,朝他笑道:“舒警官,用你的时候到了。”

“用我的时候又到了?”舒望蹙眉,语气十分不好:“你还有完没完了?当我很闲?”

“我请你吃饭。”展承戈打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舒望语气更不好了:“我哪儿吃不上饭,单缺你那顿饭吃?”

话虽然这样说,但他还是不情不愿地跟了上去。展承戈表情有些急,直接推开了高崇,自己开车。舒望紧接着也坐进了副驾驶,高崇少有的坐在了后坐。

展承戈拧眉开车,一句话都没有。中途舒望转头瞟了他好几眼,终于忍不住问:“这是要去哪里?”

“酒店里去抓/奸。 ”

舒望挑起眉,饶有兴趣:“抓/奸?抓谁的奸?”

“我未婚妻的。”

舒望大笑了一声,语气夸张:“就你那个夸上天的,祝家二小姐?三番四次为她的事情逼着我去弄消息,你这大费周章煞费苦心的,结果人家送了你一点绿帽子啊?”

展承戈没应声。

舒望意识到自己是不是说得有点过份了,又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她真的把你绿了?”

展承戈这才开口:“嗯,来得及的话,应该还绿不了。”

“你还在他身边安插了眼线啊?诶,说真的,来干刑警吧?你挺有侦探头脑的。”

展承戈瞟了他一眼。看在他一天一夜没睡,刚睡下就被自己又叫过来了,有怨气的份儿上,没有怼过去。解释道:“我没安什么眼线在她身边,是她自己喊的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