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错爱成婚by贝儿小仙女

发布时间:2018-10-06 17:02

这本叫做错爱成婚的小说,是作者贝儿小仙女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中的主角是祝颂、展承戈,讲述了祝颂、展承戈的故事,小说内容精彩丰富,人物刻画传神,下面给大家带来错爱成婚第017章你很热情:“我刚才已经叫人去给你备了,不过你得等一下。再说了,你总不能穿成这样就走出去吧?”展承戈站起来,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衬衣,一颗扣子一颗扣子慢慢扣上。他的手指十分修长,指甲剪得很平,很是清爽干净。

错爱成婚

推荐指数:8分

《错爱成婚》在线阅读全文

错爱成婚第017章你很热情

看了一眼天色,也不早了。祝颂心里只想着不能再跟展承戈待在一起,匆匆洗漱完毕,走了出去。

她此刻连展承戈的脸都不敢看,低着头急匆匆地就准备要出门。

“你去哪儿?”展承戈及时叫住了她。

祝颂低声说:“回家。”

“就这样穿回去?”展承戈好笑地问。

祝颂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一件睡裙,而且此刻蓬着头发,形象是相当的不雅。

她拧眉问:“我的衣服呢?”

“你那衣服穿得太紧了,睡觉不舒服,而且也麻烦,我给你扔了。”展承戈淡淡地说。

“扔了?”祝颂语调一下子高了起来,那可是一两万一件的裙子啊!他竟然说扔了?

李家父母走得忽然,生前买过意外险,祝颂是第一受益人,她有一小笔钱。当然,这钱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也许算得上一大笔,可是对于她现在所在的社会层次而言,不过是一小笔钱。

祝相濡也会给她零花钱,但她平时也不太舍得花。她知道,钱要用到需要的地方,不能浪费。这是她人生前十几年,她父母所教给她的,已经刻到了骨子里。

昨天她可是咬了牙才买才花钱买了这么贵的一件衣服,展承戈竟然说扔就扔了?

“你又不喜欢,为什么不能扔?留着做什么?”展承戈一脸的理所当然,他觉得衣服不适合,替她扔了,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你凭什么扔我的衣服?”祝颂一想起来就觉得一阵肉疼。

“留着,你平时会穿吗?”展承戈反问。

祝颂:“你管我穿不穿,总之你不能扔!”

看她好像真生气了,展承戈放下一直攥在手里的手机,微微拧眉:“一件衣服而已,扔了就扔了。你要是不高兴,我赔给你。”

“你……”

“我刚才已经叫人去给你备了,不过你得等一下。再说了,你总不能穿成这样就走出去吧?”展承戈站起来,从衣架上取下自己的衬衣,一颗扣子一颗扣子慢慢扣上。他的手指十分修长,指甲剪得很平,很是清爽干净。

展承戈这人品不咋样,但皮囊是真不错。身体无论哪个部位都长得恰到好处,令人看了赏心悦目。

祝颂盯着他的手指看了一会儿,站在原地没有动。

她心里很空,不知道如何面对展承戈。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一点都不记得了,试探着问:“我昨天,有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展承戈想了想,说:“什么叫不该说的话?”

“我完全没有记忆了……”

“你是想问细节吗?昨天晚上,你很热情啊……”展承戈缓缓走上来,拉起祝颂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说:“先是这样勾住我的脖子……”

祝颂拧了拧眉。

展承戈又凑近,嘴唇几乎要贴上祝颂的唇,压低了声音说:“接着,就开始亲我……还说好热……”

祝颂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展承戈又拉着他的手,放在自己衬衣的扣子上,语气更轻了:“迫不及待地要脱我的衣服,还说很想要……”

“怎么可能!”祝颂被吓到了,连忙缩回了手,一下子退开两步远,后背贴在墙上,一脸的尴尬和不可置信,“不可能!我绝不会那样。”

“你又要问我,我说了你又不信……”展承戈笑了笑,转身去了洗手间,丢祝颂一个人站在卧室雷了个外焦里嫩。

她不由自主地脑补了展承戈刚才说到的话面,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红,煞是精彩。

展承戈洗了个澡,出来时只围了一条浴巾。他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到床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身上还有未擦完的小水珠,顺着肌肤的纹理缓缓地流下。祝颂连忙转开头,调开了视线。自从有了昨晚上的事,她实在无法直视展承戈的朋友的裸/体。

“几,几点了?”

“12点。”

祝颂吃了一惊:“都12点了?糟了,我今天一整天都是课……”

“我已经给你请过假了。”

祝颂:“我昨天一晚上没有回家,我爸……”

“我已经给你爸打个电话了。”

祝颂惊道:“你跟他怎么说的?”

“照实说啊,你在我这儿,让他放心。”展承戈丢开擦过头发的毛巾,去找吹风机,一边继续说:“你爸爸听说我们俩个在一起,心情很好,还让我好好照顾你。我已经答应了他,晚上去家里吃饭。下午我还有会要开,你是跟我一起去公司,还是再休息休息?我看你脸色不好,还是好好休息吧?”

他说这些话是,语气和表情全部都是漫不经心的,就像是在问着一句‘你中午想吃什么’,简单而又毫无意义。可听在祝颂的耳朵里,却又像是一个炸雷响起。“你晚上要在家里吃饭?”

“嗯。”展承戈一脸的理所当然,“未来女婿去家里吃个饭,这是基本礼节吧?你爸爸很热情好客,我也不好直接在电话里拒绝他。”

祝颂没有说话。

他知道展承戈去家里吃饭,对她有好处。祝氏从来就不是她的避港;祝爸爸表面上疼爱她,觉得流落在外这么多年亏钱了她,但他平时在家的日子不多,对自己也只存了些愧疚。两个姐妹和后妈就更不要说了,大概成天都在想着怎么才能把她赶出去。

昨天她还被祝菲蓉摆了一道儿,差点入坑。

如果展承戈能去他们家吃饭,等于告诉了他们家,自己将来是要嫁去展氏的。有了展氏撑腰,那母女三人肯定会收敛很多。

祝颂忍不住看了一眼展承戈,眼神有些复杂。虽然他们两个人协议过婚姻,展承戈表面上也非常玩世不恭,好像什么事都当做玩笑。可是他又真的对祝颂很上心,很多细节都考虑得非常周到。

可是祝颂真正需要的,是三年前惨剧的线索,是展承戈攥在手里不让她知道的事情。

“做什么这样看着我?”展承戈注意到祝颂的眼神,调笑道:“你这样失神的申请盯着我,会让我忍不住吃了你。”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