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苏霓小说在哪看_一生一世情不渝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6 16:01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苏霓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一生一世情不渝,本小说阅读网提供苏霓小说精彩内容阅读:陆长铭脸色一下子青一下子白,像被人在大庭广众之后啪啪打了几巴掌,那不住起伏的胸膛在在昭示着他此刻的情绪。他觉得自己像个小丑,用尽心力想讨好对方,却只得到了一顿唾骂。于是拽紧了拳头,“苏霓,你别得寸进尺。”

一生一世情不渝

推荐指数:8分

《一生一世情不渝》在线阅读全文

一生一世情不渝第二十一章 你别得寸进尺

陆长铭愕然。

瞧着面前的女人,与记忆里那眉眼清淡的人似乎不太一样。

曾经的苏霓,会被他发现望着自己时眼睛里透着的浓烈,会在他身后小心翼翼收敛起些失落。

而更多的,是用他总也无法理解的热烈目光望着自己。

却独独,不会给他这样冷漠的视线。

“苏霓……”

他又一次朝她靠近,却在即将碰触到对方的时候,被避开。

苏霓毫不留情。

“别离我太近。”

别拿你碰过她的手,再来碰我。

后面那句话她没有说出口,可心口却在那时突的顿了下。

苏霓想,大约自己的声音从没有那样涩过,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可开口的时候,却连带着心脏一块抽动,整个人因为沉郁快要呼吸不过来。

她抚了抚心口,唇角竟还扯开了一抹笑容。

“陆长铭,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就是个笑话?”

陆长铭满脸的不敢置信,只用力盯着她。

可苏霓只是笑,心口一抽一抽的闷疼,她只好掐着掌心任凭指甲嵌到肉里,仿佛这样能舒服些,“我结婚这么长的时间,丈夫心里始终有另一个女人,为此冷落了我整整五年。”

“如今,他突然觉得对不住我,觉得自己过分了些,就口口声声要与我好好过日子?”

“那我,又凭什么要为他的愧疚买单?”

陆长铭脸色一下子青一下子白,像被人在大庭广众之后啪啪打了几巴掌,那不住起伏的胸膛在在昭示着他此刻的情绪。

他觉得自己像个小丑,用尽心力想讨好对方,却只得到了一顿唾骂。于是拽紧了拳头,“苏霓,你别得寸进尺。”

她笑,眼睛弯弯的,幽幽扬起眼眸时,里头都是清明澄澈,甚至还有半分苦涩、独独、缺了笑容。便只用轻浅的语调,低声开口。

“已经欺骗了自己五年,我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地步呢?”

说话的时候,斜落的日光终于射到她身上,却只让整个人周身弥漫起一片朦胧。

陆长铭陡然一怔,觉得她模模糊糊的,抓也抓不住。

男人站在原地没有动,哪怕对方已经转身离开,他便只盯着那道单薄的背影,用力拽紧拳头。

直到女人的身影消失在房门,他才发现自己的手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抓住。

“苏霓,你站住!”

陆长铭终究还是忍不住,迅速跟了上去。

而对方回头的那瞬间,他却怔怔僵在了原地。

陆长铭发誓,他从未见过苏霓用这样难以捉摸而复杂的表情望着自己。

“你还想要什么?”

“我……”

他张了张嘴,忽然说不出话来。

他瞧见女人格外坚定的目光,心里突的刺了下。而后低下头,望见她那泛起青白颜色的指甲,正用力将自己的手指一根根拨开……他眸色越发浓郁,到最后,比夜空更要晦暗!

“放开了,你就别后悔!”

呵……

苏霓轻笑,经无数次后悔过,后悔遇见他、后悔嫁给他、后悔爱上他,独独、不会后悔此刻的放弃!

于是顾不上疼,用力再掰开男人的第三根手指,生生将手掌从他的禁锢里抽了出来!

陆长铭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被甩开,掌心里皮肉拽得过紧有些发疼。

他满脸错愕地望着女人冰冷的背影,孤傲又清丽地越走越远。

那被放在她身侧的一只手,整片都是红彤彤的……

非要挣开,就不疼么?!

……

一路,男人都抿紧了唇,目光笔直盯着那单薄的身影。

直到身后传来一声响,紧接着房门“吱呀”开了,一道苍老的身影走了出来。

“在霓霓面前撂下狠话。我看、要后悔的人是你。”

老太太身形已有些许佝偻,面上满是皱纹,可一双眼睛,却依旧熠熠生辉。缓缓从房间里走出来之后,就这么扬起拐杖,击打在陆长铭背上。

“霓霓多好的女娃,眼里心里就只有你一个,哪是莫家的丫头能比?偏生你眼瞎,眼前的瞧不见,非要瞧着外头的女人。”

“你妈平时不着调,就这点没说错,你个不争气的,和你那死鬼老爸一模一样!”

后者嘴角抽搐,却没能说出反驳的话。

老太太脾性烈,年轻时和陆老太爷一起扛住了风雨飘摇的陆家,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哪怕老太爷不在,但整个海城上下、谁又敢不给她面子。

至于陆长铭,平日里孤僻冷傲也好、一意孤行也罢,在老太太的拐杖落下时,他却笔直地站立在原地,甚至不曾移动半分。

良久,老太太也累了,一如既往的也得不到任何回应。

她便长呼出一口气,靠在墙边,“罢了,别的我也不再多说。今晚温家那边,别忘了去。”

“知道了。”

陆长铭走远,老太太则眯起眼瞧着他的背影,许久也没有了动静。

只若是有人在她身侧,定还会听见那几不可闻的自言自语。

“唉,我还得再操心你们到啥时候。”

……

苏霓刚走完楼梯,便听见了老太太的声音。

她蓦地停下脚步,在夕阳洒落的客厅里回过头去点头。

正好望见拐杖落下,却连眼睛都没眨一天。

再转身。

“妈,就这么让她走了?”

陆弯弯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可偏偏老太太和大哥都护着苏霓,“奶奶也真是糊涂,她妈妈祸害了爸爸不说,现在还允她祸害我大哥!”

“老太太怎么做事,还用得着你评价?不管她怎么护着苏霓,如若是长铭也同意要分开,谁也拦不住。”

“可大哥他现在的态度……”

文宁冷哼一声,顺着苏霓离开的方向看过去,面色陡然沉下,“我们劝不动你哥,不代表别人也劝不动。”

陆弯弯一听,眼睛发亮猛地抬起头,“我知道了,我这就是找雅薇姐!”

苏霓脚步顿了一瞬间,她能很明显的听见女孩上扬的声调,因为提及了莫雅薇,而整个兴奋起来。

……

离开之后,苏霓是径直往某个目的地去的。

温月早已等候许久。

她脸上有些许急切,一张鹅蛋脸上透着红润,精致的妆和上挽起的发让她看起来很有气质。

然而苏霓,却一眼望见了她眼底的憔悴。

她低笑,眉眼里都溢出了调侃,“看你的样子,是徐晋南回来了?”

“嗯……昨晚。”

温月笑了笑,红唇扯开了一抹动人的弧度,脸颊上还有了些许绯红,“折腾了一晚上,所以我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苏霓轻“嗯”了声,刚端起咖啡,就听见对方的催促。

“你呢,想清楚了?”

她点点头,端起手里的咖啡喝了一口,指甲落在杯沿上,轻轻刮了一下,“照现在的情况,很快就能离。”

“不后悔?”

“不会。”苏霓很快摇头,没有半分犹豫。只是没发现自己在说话的时候,心里情绪莫名,连落在杯面上的指甲,也突的刮上了实木桌。

细细的一根刺,插在食指上。

温月见她失了神,也不多劝,只是默默搅拌着咖啡,偶尔望向窗外的目光,却暗藏了一丝透彻,“或许离婚并不难,真正难的是彻底忘记一个人。”

“我花了十年时间也没有做到,每一次下定了决心,这里就疼的不行。”

“而霓霓,我不愿意再看见你疼。”

温月的话总能说中苏霓的心坎,她知道温月和徐晋南的关系,最是见不得人。两个不伦的人,在一起十年,偏又弄得人尽皆知。谁也没说以后的打算、谁也没提未来会如何。

“是我没有信心了。”苏霓扬起脸,笑了笑。

她缓缓看向窗外,几名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小跑过去,虽没有踏进这间昂贵的咖啡店,可眼睛里却有朝着未来努力的心思。

最后一抹斜阳落在她脸上,有些刺眼。

苏霓移开了视线。眸里依旧神采奕奕,而那晶亮的瞳孔和清丽的眼,本该充满灵气。

她并不知道正望着这一幕的温月在晃神。

以前的苏霓,是海城大学法律系的学霸,加上自小教养出来的一身才艺,在学校的各种活动上,最是引人注目。

这几年,却是渐渐敛起了这份张扬,除去平静如水外,还多了一分……

苦涩。

“陆少,其实挺会宠女人的。”

温月不知何故,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落在苏霓耳里,却只让她莞尔,“是呀,只是他宠的不是我。这几年,他因为莫雅薇的事忙前忙后,哪怕极少见她,心里却总记挂着。”

“可我呢,明明人在他身边,却总连正眼也不瞧一次。”

那又细又敏感的心,因为回忆起这些,突突地酸涩起来。

温月主动岔开了话题,“也好,我们都到了不得不决断的时候。叫你来,就是想让你陪我去徐家。”

“徐老太爷回来了。这次算是一个变相的接风宴。店里我预约过的,给你准备了几套衣服,上去瞧瞧?”

苏霓自不会拒绝,她缓缓喝了一口茶,便跟着温月起身,顺手,抓住了刚推开门的她,“徐老太爷回来了,你和徐晋南怎么办?他跟你说了什么呢。”

“没提……”

“温月。”

苏霓总觉得不对,两人早已是不知道多少年的朋友,如今哪怕一个简单的表情,也能知道对方的情绪。

她很慌乱。

“究竟是怎么了?”

温月摇摇头没说话,只主动拿了一件月白色的鱼尾裙在她身上比划。

苏霓瞧着忙碌的她,本欲再开口说些什么,可在两人身后,却有一道清脆的音张扬又故意的、窜了进来。

“徐大哥要接管徐氏,还要和叶家姐姐订婚,她很快,就要被抛弃了吧?这种事你让她怎么好意思跟你说?”

“不过大嫂,你倒还有闲心管别人。大哥今晚要带雅薇姐姐去徐家,你还是关心关心你自己的立场吧!”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