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三岁萝莉的贴身侍卫(陈飞杨妙妙楚沫)

发布时间:2018-10-06 15:02

小说三岁萝莉的贴身侍卫是作者低调的驴子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陈飞、杨妙妙楚沫是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内容非常的不错,人物描写细腻,非常的不错,下面给大家带来三岁萝莉的贴身侍卫第18章老者的名片:火机里出来的淡蓝色的火焰随风飘摆,点燃了那根烟。陈飞深吸一口,这烟烈的很,有点呛。“吹牛是我的本性,改不了咯改不了咯。”他笑道。

三岁萝莉的贴身侍卫

推荐指数:8分

《三岁萝莉的贴身侍卫》在线阅读全文

三岁萝莉的贴身侍卫第18章老者的名片

“老子都说了,王晨是我的!”那田老师继续叫嚣道。

陈飞却是摇了摇头,饶有兴致的道:“你说是你的?凭什么?还有,为人师表的,不要总是占人便宜。我爹,可是没那么好当的。”

“废什么话!”

那田老师失去了耐心,拳头紧攥,又一次冲上前来。

只见他如同一头猛兽般。

但是他刚一过来,就被陈飞轻而易举的用一只手挡住,无论那田老师怎么发狂,陈飞就像一个经验老到的驯兽师那样,从容不迫。

“小田啊,你这身板挺脆生的。以前我在非洲驱赶犀牛大象的时候要是遇到你这样的,得兴奋好几天。”陈飞笑着说道。

“吹你麻痹。”

那田老师恼羞成怒,继续发着狂。

陈飞却是不紧不慢,单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咻~的往上一抛,一根烟从盒里出来,在空中形成一个完美的抛物线,随后稳稳地落到了他的口中。

随后又拿出打火机。

啪。

火机里出来的淡蓝色的火焰随风飘摆,点燃了那根烟。陈飞深吸一口,这烟烈的很,有点呛。

“吹牛是我的本性,改不了咯改不了咯。”他笑道。

对方说自己在吹牛,好吧好吧,吹牛就吹牛吧。

见他如此这般,田老师深觉受到了侮辱。

他龇牙咧嘴,愠色上头,发出呼呼的怒喝声。

“妈了个巴子,老子打死你!”

只见他青筋爆出,手臂上那鼓起的浮夸肌肉随着发力而动。

但陈飞只是轻轻一瞥,摇了摇头,道:“你这肌肉啊,观赏性还可以,实际用起来,还差点意思。”

“比你这个瘦竹竿强!”

“哦?是么?”

陈飞笑了笑,不经意间放开了手。

那田老师瞬间如同出笼猛兽,发了狂似的朝陈飞出手乱拳。

陈飞依旧不紧不慢,只见他看上去很轻松的挥动着臂膀,大有一副太极拳的意思。

远远地,附近的一个屋里,透过窗,一个老者鹰目直勾勾的盯着下面所发生的事情,面露骇然之色。

“这小子!可以啊!”

喃喃自语一番话,那老者瞬间拔腿出门。

彼时,陈飞使用着那看似软绵无力的太极拳,迎上田老师的攻势,瞬间将其化解,手往后一推。

噗~

立时让那田老师摔了一个狗吃屎。

在车里看了半天的王晨实在是看不下去,跑下车来,眼看着那田老师从地上爬起来,激动地朝他喊道:“田老师!你走吧,我真的不喜欢你,我从来没说过喜欢你啊!”

她急的都要哭了。

这个田老师,打从进学校开始就骚扰自己,还扬言自己是他的女朋友,不管她怎么否认都不行,那家伙十分的强硬。

好在他也不敢乱来,但这种莽夫,实在是让人吃不消。

田老师艰难的爬起来,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根本不是陈飞的对手,一开始,是力量上的完败。后来,陈飞施展的那太极拳,更是在技巧上完胜自己。

而这时,陈飞悄悄地将胳膊上的衣袖撩起,精炼的肌肉在衣袖的掩饰下确实不明显,但是衣袖撩开,有棱有角。

“我这肌肉还行吧。”陈飞笑笑,两只胳膊互相的碰撞,竟能隐隐发出类似钢铁般的砰砰声。

那田老师顿时瞪大了眼珠子,服了。

心服口不服,他气愤无比的道:“不管怎样你抢我女朋友的事,我跟你没完。”

“兄弟,做人得有底线。强扭的瓜不甜。”

陈飞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的了,对这个田老师很有兴趣,也不想打他,就是想逗逗他。

谁知话音一落,那田老师立刻反呛道:“不甜是不甜,但解渴啊,老子就不喜欢甜的,咋地?”

啪啪!

脸疼。

陈飞顿时无语了,这他妈也行?

服气。

“给老子等着。”

那田老师自然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没那么蠢。收拾了一下,恶狠狠地留下狠话,方才气愤的离开此处。

“唉~”

他走后,王晨难过的叹了口气,十分无奈的道:“这家伙……怎么……”

“头铁呗,不过你放心,我看这家伙也就是头铁,但不会伤害你。”陈飞说道。

王晨点了点头,轻咬红唇,无奈的道:“是啊,他除了总是纠缠我以外,倒也不做什么过分的事。但是这样还是很烦啊,在学校里就总是缠着我,还经常在我家楼下徘徊。”

“没事,找个机会我再跟他过两招。”陈飞轻笑道。

他说的过两招可不是打架,而是发现这家伙先前的那个理由太无敌了,让陈飞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与此同时,陈飞注意到拐角处那微微有些膨胀的影子,笑了笑。

女人啊,嫉妒真是害人。

那影子的主人,陈飞已经知道了,正是之前跟王晨同住的李老师。

他也不说,推着王晨上车。

王晨先上去,他还没上,就听到后面一个沧桑的声音喊道:“小伙子,等一下等一下。”

他好奇的回过头去,只见一个至少年逾古稀的老者趔趔趄趄的跑来,一把年纪了还这样跑,着实让人心疼。

本着尊老爱幼的传统,陈飞赶忙叫老人停下,自己跑了过去。

“老先生,您……有事吗?”

“小伙子!”那老者眼神格外的炽热,“你刚才是不是用了太极拳?”

“太极拳?哦~是啊,怎么了?”陈飞好奇的问道。

“你的太极拳是跟谁学的?”老人继续问道,似乎对答案十分迫切。

但陈飞却不能说。

因为他答应了那个人,不能告诉别人。

他摇了摇头,只是淡淡的回答道:“这是我的私事儿,还望老人家不要……”

“好,我知道。我不说,那你可以教我吗?我拜你为师。”老人激动地说着,似乎为了表达自己的情绪,想把那微微发红的浑浊老眼睁大,只是再怎么睁也就那样了。

陈飞一愣,苦笑着摇头道:“怕是不好,还是算了吧。”

说完,他就转身准备出去。

老者倒也不缠着他,只是在他走的时候,用极快的速度塞了一张名片到他的裤袋里。

“如果以后遇到什么难事,打上面的电话。”老者在后面喊道,陈飞没有回头,也不知他听见没有。

上了车,车子终于顺利的前进了。

王晨对那老者也分外好奇,在车上的时候她就看到了陈飞跟那老者对话,遂问道:“你认识他?”

“不认识。”陈飞回答道。

“嗷,我说呢。这老先生可神秘的很,我经常看到他在附近打拳,似乎周边很多人都对他很崇敬。可我一问吧,谁都说不认识。”王晨耸了耸肩道。

闻言,陈飞从口袋里拿出了那张名片,当老者把名片塞进去的那一瞬间他就发现了,他也惊奇这老者的速度,只是没说而已。

拿出一看,上面什么身份都没有。

只写了一个名字,和一串手机号码。

老者,叫刘源。

之前老者留下的话,陈飞听见了。他重新将名片放回去,上面的电话一眼背熟,但他还是准备将名片收好,出于尊重。

也不多说什么,很快车子顺利的开到了家门口,把东西往屋里抬,杨妙妙和柳薰儿不帮忙,还把王晨拉过去聊家常。

可怜的陈飞饭也没吃,回到家,还是继续干着苦力的活。

东西很快就放好了,因为不需要像拿出来的时候那样挑挑拣拣,所以费时比较短。

收拾好了东西之后,还没等喘上一口气,两大一小三个女生站成一排等在楼梯口处。

杨妙妙双眼冒光,笑嘻嘻的搓手道:“好哥哥,忙好了呗。”

“额……忙好了。”这三个眼神,直接让陈飞有点猝不及防。

他苦笑一声,似乎发现,以后可能都不好过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