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冯笑赵梦蕾是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6 10:31

主角是冯笑、赵梦蕾的小说叫做《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作者是司徒浪子,小说内容构思巧妙,情节饱满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第006章:可是,我顿时黯然起来,因为她接下来说了一句:“是啊。作为女性,现在让男医生给自己看病已经不再那么排斥了,但是要让男妇科医生当自己的老公还是有很大的顾虑。”

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

推荐指数:8分

《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在线阅读全文

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第006章

病房里面的灯是开着的,而病床上的她却已经熟睡。身着病号服侧身躺在病床上,一只手上还拿着书,露出白藕般的胳膊。

看着她美丽的正在熟睡的面容,我心里叹息了一声,然后慢慢地朝病房外边走去,正准备将病房的门拉上,却忽然听到了她的声音,“是冯医生吗?”

我没有想到她会忽然醒来,顿时僵在了那里。

“冯医生……”她却继续在叫我,听她的声音似乎清醒了许多。

我转身,朝她挤出笑容,“我到病房来看书,随便来看看自己床上的病人……”

“嘻嘻!你床上的病人?”她朝我笑,日光灯下的她显得越发的白皙、美丽。

我这次发现自己的口误。其实也不是口误,急忙解释道:“我们医生都这样说。”

“冯医生,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不好意思的样子呢。”她依然在笑,很俏皮的样子,“嘻嘻!我怎么觉得现在我反而像你的医生了?”

我苦笑,“这可是妇产科。”

“哈哈!”她大笑,随即便轻呼了一声,很痛苦的声音。

“别大笑!伤口再次崩裂了可就麻烦了。”我慌忙地道。

“就是你嘛!”她娇嗔地道,“对了冯医生,你不是明天才值夜班吗?今天怎么也跑到病房来了?”

“我不是说了吗?我到病房来看书。”这一刻,我有一种被她看穿的尴尬和恐慌。

“我不是这意思。”她却说道,“我的意思是说,既然你今天不值夜班,干嘛不去陪你老婆啊?”

我不禁苦笑,“老婆?我连女朋友都还没有呢。”

她张大着嘴巴看着我,很诧异的样子,“不会吧?”

我顿时笑了起来,“我干嘛骗你?我一个妇产科医生,谁会和我恋爱啊?”

我真的笑了,因为我发现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话题转移到我期待的方面去了。

可是,我顿时黯然起来,因为她接下来说了一句:“是啊。作为女性,现在让男医生给自己看病已经不再那么排斥了,但是要让男妇科医生当自己的老公还是有很大的顾虑。”

这一刻,我满心的希望顿时化为泡影,没想到她也有这个顾虑,嘴里喃喃地道:“是啊……”

“冯医生,如果你没事的话陪我说说话好吗?”耳边却听到她在对我说道。

我的兴趣已经索然,“我还要去看书呢。”说完后转身准备离去。

“你别走啊,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怎么样?”她却叫住了我。

我摇头,“算了。没人会喜欢我这个工作的。”

“不一定啊。这样,我明天把她叫来你看看怎么样?那女孩子很漂亮的。”她依然热情。

“给我介绍的人多了去了,以前。”我说道,心里一片黯然,“都不喜欢我的职业。我还是想自己找一个。我觉得别人给我介绍女朋友,就好像是在给动物配种似的,感觉不舒服。”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大胆起来,竟然在她面前说出了这样的话。

她瞪大着双眼看着我,一瞬之后,再次大笑了起来。

接着却又是一声痛苦的轻呼。

“怎么了?”我急忙地问她道。

“好痛……”她呻吟道。

“快躺下,我看看你的伤口。”我在这一瞬间又回复到了医生的身份。

她平躺了下去,撩起自己的衣角,我轻轻揭开她伤口处纱布的胶布,发现伤口倒是没有崩裂,不过却有些红肿,“发炎了,怎么回事?”我问她道。

“你是医生呢。”她说。

我顿时笑了起来,随即又仔细看了看她的伤口处,还有她伤口旁边白皙的肌肤,问道:“你洗澡了是不是?”

她摇头,“我根本就动弹不得,怎么洗澡啊?”

“怎么会发炎呢?抗生素一直给你用着的啊。”我很纳闷。

“我用湿毛巾揩拭了自己的身体。这算吗?”她问。

“伤口处被打湿了吗?”我问。

“好像是被打湿了。”她说。

我责怪道,“伤口处不能沾水。知道吗?”

“可是,我一天不洗澡就觉得很难受的。”她说。

“难受也得忍着。伤口感染后会更难受的。”我说道,“你等一下,我去拿酒精来给你消消毒,一会儿让护士给给你输抗生素。”

“又要输液啊?好烦啊。”她顿时叫了起来。

她的模样很可爱,像孩子似的,我在心里叹息了一声然后走了出去。

我去到治疗室寻找酒精和纱布,还有其它一些换药需要的东西。正忙乎着,听到身后传来了钟小红医生的声音,“冯医生,在干什么呢?”

“我一个病人的伤口有了轻微的感染,我去给她换药。”我转身笑着回答她道。

“哦。冯医生真是敬业啊。”她笑道,“冯医生,一会儿你忙完了我想给你说件事情。”

“行。一会儿我到办公室来。”我应答道。

又来到病房,用棉签沾上酒精,轻轻地朝她伤口处抹过去,两次过后又换一支棉签。她的伤口在酒精的作用下更加的红了,这很正常,是因为酒精的扩血管作用。

“冯医生,好舒服啊。凉凉的,有丁点痛。不过这种痛很舒服。”她笑着说。

“伤口处只能用酒精清洗,不要沾水,明白吗?”我说道。

“那,今后每天你都来帮我这样清洗好吗?”她请求我道。

“那可不行。天天这样的话伤口受到刺激后会形成疤痕的。”我回答说。

清洗完了她的伤口后,将一张新纱布轻轻放在她的伤口上面,然后粘上胶布,“好了。今后一定要注意了。”

“冯医生,”她忽然叫了我一声问道:“今天晚上真的要输液吗?”

“如果想早点出院的话,就必须马上输液。”我说。

“那你一会儿可以过来陪陪我说话吗?”她又问。

“一会儿我得回去休息了啊。明天还得上班呢。”我说,不过心里有些软软的。

“冯医生,我求求你了好不好?来陪我说会儿话吧,一个人待在这里,我会疯掉的。”她哀求我道。

我顿时笑了起来,“今天又不是你来的第一个晚上,怎么就不能一个人呆在病房了?早知道的话你应该去住大病房啊?那里人多。”

“又不是我要住这里的。”她的声音很低沉。

我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离开。身后却传来了她的声音:“我知道你一定会来陪我的,是不是?”

她的声音嗲嗲的,我怔了一瞬,然后迈步走了出去。

到医生办公室的时候发现钟小红竟然也在看书,走过去一看,原来她看的是一本厚厚的小说杂志,与医学类书籍的厚度大小差不多。

“钟医生,什么事情?”我问她道。

“冯医生,听说你还没有谈恋爱?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她的脸上笑眯眯的。

“哪个女孩子愿意和我这样的妇产科医生恋爱啊?”我苦笑。

“我问过了,人家说不在乎呢。我给你说啊,这个女孩子很不错的,她的父母都是教师,家教很好,样子也长得很乖。大学本科毕业。怎么样?”她说。

听她这样一讲,我顿时心动,“是吗?”

“明天我休息,明天晚上吧,明天晚上你们见个面好不好?”她问我道。

“明天我夜班啊。”我回答说。

她看了看时间,“那就今天晚上。我马上打电话让她来一趟。”

我顿时紧张起来,“这……”

“好了。就这么定了。你别走啊。”她说。

这一刻,我想到自己与赵梦蕾的那种不该有的关系,想到了余敏刚才话中表现出来的那种态度,顿时觉得自己的婚姻大事已经变得迫不及待了,“好吧。谢谢你钟医生。”

“我马上打电话。”她看着我笑了笑。

“我去给那个病人开医嘱。今天晚上得给她输点抗生素。”我说。

她朝我点了点头,随即拿起了办公桌上的电话。

“陈老师,你们家小慧在不在?我钟小红啊。有这么一件事情,她不是答应我一件事情吗?就是教我学电脑的事情。今天我值夜班,科室里面正好有一台电脑,我很闲,你让她马上来吧。”

我开着医嘱,听到她在对着电话说道。想不到她还蛮心细的,竟然不直接给对方说介绍朋友的事情,她这是谨防事情不成而造成尴尬啊。

“她马上来了。”放下电话后她笑着对我说道。

我忽然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同时也觉得有些尴尬,“我把医嘱拿去给护士。”

我没有马上回到病房,因为我实在不想去和钟小红聊天,特别是现在,因为我害怕她会没完没了地对我说关于我恋爱的事情。不过,我心里还是有一种期盼。我觉得,在等待那个叫什么小慧的女孩子来之前最好去余敏那里,至少这样时间要过得快一些。

看着护士给她输好了液体,待护士离开后才对她说道:“我只能陪你一小会儿。”

“算了,你去忙吧。”她说,赌气的样子。

我觉得她和我赌气毫无道理——你是我什么人啊?我有义务陪你吗?想到这里,心里顿时愤愤,随即转身。

“喂!”她却叫住了我。

我没理会她,直接走了出去。

硬着头皮进入到了医生办公室,发现钟小红依然在那里看那本杂志。于是我也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处准备开始看书。

“马上就来了。”忽然听到她在对我说道,“她家就在我们医院外边。”

我朝她笑了笑,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然后低头去看书。

“这女孩子真的很不错。她是我看着长大的。很乖。”她继续在说。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我忽然听到办公室门口处传来了一个声音:“钟阿姨,你找我?”

我急忙抬头去看,顿时张大着嘴巴差点合不拢来了!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