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冯笑赵梦蕾by司徒浪子_别样仕途情迷妇产

发布时间:2018-10-06 09:31

已完结小说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是来自奇热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司徒浪子,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司徒浪子精彩节选:我点头,“是这样。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暗暗心惊:想不到他分析得如此准确,看来这个人对我还真的是很了解。“冯大哥,你想过没有,如果仅凭你口头上说出你的身份,别人如何会相信?但奇怪的是,她答应了。难道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他随即问我道。

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

推荐指数:8分

《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在线阅读全文

别样仕途:情迷妇产科第040章

“为什么不能?”她猛然地放开了我的胳膊,跑到我面前大声地问我道:“冯大哥,你是不是嫌弃我被别人那样欺负过?是不是?”

我顿时慌乱起来,“陈圆,不,不是那样的。你听我说。”

“我不听!”她今天晚上特别的激动,“我知道你肯定是嫌弃我。但是冯大哥,你知道吗?我现在每天晚上都要做梦,都要梦见和你一起在那片花海里面欢笑。冯大哥,你不但让我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而且还让我接受了现实。但是你却在内心里面嫌弃我。我知道,你对我好完全是出于对我的可怜。可是,我不需要别人的可怜,我需要你对我真正的关心,像大哥哥对妹妹那样真正的感情。我对你就是那样。”

“我对你就是像亲哥哥对待妹妹那样的啊!陈圆,我怎么可能是因为可怜你才对你好呢?是,最开始是那样的,因为我是你的医生,当我清楚了你所遭受的那些痛苦之后我首先在心里产生的就是对你的怜惜。但是后来不一样了啊?因为我发现自己听懂了你的琴声,所以我才发现你是那么的纯洁,才让我对你有了亲近感觉。真的是这样。”我急忙真诚地对她道。

“真的是这样吗?”她怔住了,一会儿后才低声地问我道。

我点头,“真的。当然是真的。所以,你完全可以把庄晴当成是你的嫂子,你完全可以信赖她。陈圆,你还小,有些事情可能你不太理解。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我与庄晴是有感情的,是真的感情。”

她默默地不再说话。

“我们打车吧,我送你回去。就住在那里,好吗?”

“我自己打车回去。冯大哥,你也回家吧。”她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后说道,随即快速地朝前方跑了。我本来想叫住她,但是最终却没有叫出声来。

远远地看着她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后上车,心里这才放心了下来。拿出电话给庄晴拨打,“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看电视。对了,今天陈圆上班呢,你是不是想过来?”她笑着问我道。

我苦笑,“今后我们还是少在你那地方做那件事情的好。昨天晚上的事情直到现在我都还惊魂未定呢。今天陈圆和我一起吃的晚饭,她刚刚上了出租车回去了。你和她好好谈谈,让她不要搬出你那地方。好吗?”

“你和她谈过了?情况怎么样?”她问。

“有点效果,但是她好像还有顾虑。这样吧,你继续和她谈谈。”我说。

“冯笑,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我和她一起和你好。我保证替你做好她的工作。怎么样?”电话的那头她在笑。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啊?你知道的,我当初那样照顾陈圆可没有歹心的。听你这样说好像把我当成流氓一样了。”我哭笑不得。

“嘻嘻!我知道了。原来你还是很喜欢她的是不是?只不过是担心被别人说你当初心怀不轨罢了。是不是这样?”她笑着问我道。

“不是!”我猛然地大声地道。

“干嘛这么大声音和我说话?哈哈!我知道了,我说到你心里面去了是不是?”她依然在大笑。

我摇头苦笑,觉得庄晴似乎又变回到了她以前的那种刁钻古怪。

我不知道庄晴究竟是怎么给陈圆谈的,反正她最终答应留下来继续住在那里了。我心里很高兴。过程无所谓,结果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也就没有具体地去问庄晴。

几天后宋梅却来找到了我。他还是约我去到了医院对面的那间茶楼里面。

一见面他就问我道:“冯大哥,你是怎么认识斯为民的?”

我有些惊讶,“怎么?你也认识他?”

他摇头,“我不认识他。不过,我的项目有麻烦了。”

我似乎明白了,“难道他也想做那个项目?”

他点头。

我仿佛什么都明白了,但是仔细一想,却发现自己的脑子里面一片模糊。

从宋梅那里我得知,原来在前不久斯为民也介入了那个项目。他找的不是林育,而是省民政厅的厅长朱迅。

“林姐只是副厅长,这件事情可就麻烦了。”我听了他说的情况后担忧地道,“宋梅,你那张卡我还没有动。我现在就还给你。”

他却在摇头,“不。这件事情我们还有机会。”

我不解地看着他,“为什么?人家找的是正厅长呢。我可不想为难林姐。”

“现在的情况是,朱厅长并没有完全同意把这个项目拿给斯为民做。我认真地分析了里面的情况,觉得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朱厅长并不想得罪你的林姐。”他说道。

“我对这件事情作过一些调查,我发现斯为民与朱厅长可不是一般的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单位的第一把手应该很快做出决定,但是朱厅长没有那样去做。这说明了什么?”

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于是也问道:“说明了什么?”

“唯一的解释就是:朱厅长很顾忌你的林姐。我还了解到,林厅长的背景很深。正因为如此,所以朱厅长才如此地顾忌她。”他回答说。

“哦?你了解到林姐有什么样的背景?”我很诧异,同时也很好奇。

“我听说她与我们省里面的一位副书记不是一般的关系。”他说,“当然,我只是听说。”

“既然是这样,现在你和斯为民僵持着也不是个事情啊?”我问道。

“冯大哥,你想过没有?斯为民和你认识这件事情你难道不觉得蹊跷吗?”他反过来问我道。

“这有什么蹊跷的?他老婆是我的病人,顺便就认识了。而且斯为民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及过这个项目的事情。”我说,觉得他太敏感了,敏感得有些草木皆兵。

他却在摇头,“这正是他高明的地方。我最近去问过庄晴关于你与那位胡经理认识的过程,由此我对斯为民的整个打算作了一个推断。”

我摇头,“这件事情你就不要推断了。很自然的一件事情,我不觉得里面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顿时笑了起来,“冯大哥,你听我说完好不好?”

我看着他淡淡地笑,“宋梅,我倒是很想听听你是怎么把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推理成一场阴谋的。”

他看着我,严肃地道:“这确实是一场阴谋。冯大哥,你听我讲完了后就知道了。”

我对他嗤之以鼻,“宋梅,我发现在你眼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是自然和理所当然的了。在你的眼里好像一切都是别人的阴谋一样。你想过没有?假如我把你的一切言行都当成是你的阴谋的话你会怎么想?”

“我怎么会呢?冯大哥,你必须相信我。我这个人有一点和其他的人不一样,那就是很讲诚信。”他说。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我顿时笑了起来,“宋梅,你对我并不了解。其实我这个人呢并不那么喜欢金钱。刚才我已经对你讲过了,你给我的那张卡我没有动过,现在我就可以把它还给你。”

“这我完全相信。因为你的生活比较简单。不过,也许今后你就知道金钱的重要性了。冯大哥,你想过没有,假如这次我不同意把房子给庄晴的话,你如何去安排好陈圆?又如何去安排庄晴?这些都是需要花钱的。呵呵!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今天来找你呢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我们如何一起去面对现在的这个难题。你说是吗冯大哥?”他笑着对我说道。

“我们别扯得太远了,你还是先说说斯为民所谓的阴谋吧。”我笑了笑后说道。我承认,他已经激发起了我对这件事情的好奇。

“我听庄晴说过,你是为了带陈圆去到一个有钢琴弹奏的地方吃饭才与胡雪静认识的。这件事情庄晴当时还问过我,是我告诉了她那地方有钢琴弹奏的。这件事情你还记得吗?”首先问我道。

我点头,“是啊。是你介绍的地方,干嘛却说是别人的阴谋?”

“那只是一个偶然。”他说,“然后你们去到了那里。因为你忽然发现陈圆有了弹奏钢琴的想法所以你就去找到了那位胡经理。冯大哥,你先别忙说,你听我讲……嗯,应该是这样,你去找到了那位胡经理结果被她拒绝了。因为五星级酒店那样的地方可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去弹琴的,那地方一天的营业额很惊人,没有人愿意把这样的事情拿来开玩笑。冯大哥,我很了解你,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肯定会争取,你这人比较单纯,你为了让对方能够相信你所以就亮出了你的身份,你会告诉对方说你是某某医院的医生,因为你觉得对方应该相信你这样一位医生不会去和她开那样的玩笑。是不是这样?”

我点头,“是这样。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暗暗心惊:想不到他分析得如此准确,看来这个人对我还真的是很了解。

“冯大哥,你想过没有,如果仅凭你口头上说出你的身份,别人如何会相信?但奇怪的是,她答应了。难道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他随即问我道。

我顿时笑了起来,“这很简单,她随后问了我是哪个科室的医生,我就告诉了她。而她正好想找我看病。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他摇头,“不对。我觉得不应该这么简单。”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