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女主艾双双男主郝耀冰的小说_跟着爱兜

发布时间:2018-10-05 17:02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跟着爱兜圈圈,跟着爱兜圈圈小说是作者小小麦兜儿的一本现情小说,小说主角为郝耀冰艾双双,郝耀冰艾双双小说精彩片段:祥叔一个躬身,礼貌得回答道:“回夫人,少爷今天中午后回了房间就再没有下来过,只是因为少爷的习惯,所以……”郝耀冰进入房间向来不喜欢被人打扰,除非有特殊时期,他会按下紧急铃以外,平日里只要犯界地扰了他,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那就不得而知了,至于这个习惯,夫人是肯定知道的,所以祥叔只说了一半,后面一半为难的话,他不说,夫人也知道的。宋美珍只是很随意地点点头,郝耀冰可以对别人发火,但是对她来说,那是小菜一碟,笑话,也不看看她是谁?郝耀冰可是她一手带大了,就算她这个时候打得他屁股开花,他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跟着爱兜圈圈

推荐指数:8分

《跟着爱兜圈圈》在线阅读全文

跟着爱兜圈圈第十六章 偷香窃玉还是明目张胆?(1)

太阳躲在了黑夜里,头看着西边和天相互亲吻,夜色也很适宜地给它们拉上了帘子,此刻的A市市区里灯火通明,到处传递着暧昧的情谊,打着游戏的招呼,笑着无尽缠绵的笑,而在某间别墅里,却是显得安静异常,直到一位高贵优雅的女人踏进别墅的那刻,一切的沉静都被她屏蔽掉,只是即使她话里多么张扬,那张绝美的容颜以及那着装依然能让人怀着不可亵渎的仰慕欣赏她的美丽。

“少爷呢?平日里这个时候他都在客厅里吃饭?”

即使皱眉,女人也给人一种视觉的美感的冲击,随手将自己手里的提包递给祥叔,女人显得有些疲惫。

祥叔一个躬身,礼貌得回答道:“回夫人,少爷今天中午后回了房间就再没有下来过,只是因为少爷的习惯,所以……”郝耀冰进入房间向来不喜欢被人打扰,除非有特殊时期,他会按下紧急铃以外,平日里只要犯界地扰了他,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那就不得而知了,至于这个习惯,夫人是肯定知道的,所以祥叔只说了一半,后面一半为难的话,他不说,夫人也知道的。

宋美珍只是很随意地点点头,郝耀冰可以对别人发火,但是对她来说,那是小菜一碟,笑话,也不看看她是谁?郝耀冰可是她一手带大了,就算她这个时候打得他屁股开花,他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勾起一丝自信地笑,她缓缓起身就要往楼上郝耀冰的房间走去。

祥叔一看夫人的动作,明白自然是明白,可是此刻郝耀冰不是一个人在房里,听下午仆人告知,艾双双还在房里,至于在房里具体干什么,他作为下属是没有理由和资格去探究,但是如果真的两人有了火箭一般的进展,那么此刻夫人上去那不是明显打扰了。

“夫人!”

祥叔一个跨步,挡在了宋美珍夫人的面前,脸上挂着一丝为难,还有一丝歉意。

“恩?”宋美珍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祥叔,此刻在他的脸上竟然还有为难,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当初就是郝耀冰的父亲在世的时候,这个当初还是年轻的小伙子的人就没有半分惧色一路陪着郝耀冰的父亲闯下了天下,“有什么问题吗?直说吧!”展颜一笑,如玫瑰绽放一般美丽而耀眼,她微眯了大眼看着祥叔。

祥叔跟夫人对视,虽然笑容可掬,但是他依然能感受到夫人那不容拒绝地意思,低头,恭敬回答:“夫人,今天下午跟少爷进入房间的还有一个人,一个女人,”祥叔抬头,一字一顿吐出,“这个女人夫人见过,就是在高尔夫球场看到的那个叫艾双双的女人!”

虽然知道夫人记性好,但是作为下属也应该详细地介绍此刻的情况。说完这话,其实祥叔还是有些忐忑,对于宋美珍,他是陌生的,毕竟她在国外时间太长,自从老爷去世过后,她立马就离开了这个城市,他知道夫人是怕触景生情,所以对于夫人的性情还无法摸透。

他眼神小心地在夫人的五官中徘徊,想要知道此刻夫人的真实想法。

宋美珍是有些意外,不过随即却是难得地心情愉悦,只是这股喜悦她也隐藏的这般好,她只是意味深长地朝郝耀冰所在的那安静关着的房间门看了眼,而后将目光落在祥叔身上,微微挑了挑眉,“那千万不要去打扰他们,这小子,总算是开窍了,这聪明脑袋总算是遗传到我的,哈哈,你去给我准备当初老爷最喜欢吃的!”如今,郝耀冰的父亲已经去世这么多年,她逃避那么多年,如今也算是真正的走出来,况且耀冰也已经长大了,这次还懂得生米煮成熟饭,也只是她的儿子才会这么有魄力,宋美珍在心里美美的想着,还能将商业上的不形于色表现得这么好,连祥叔都摸不透夫人的想法,只有乖乖下去安排。

此刻在郝耀冰的房间里。

灯光泛着微弱的气息,朦胧如纱地铺在房里两个相互偎依般的人儿。

郝耀冰从刚刚的难受中恢复过来,缓缓睁开了自己的双眼,那种万蚁撕咬地感觉已经没有,只是全身还是很疲惫,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他那握着艾双双的手已经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松开,不过伴着身体的扭动,他才感觉自己的左手已经麻木了,而且还被重重地压着。

侧头看过去,只见此刻的艾双双像一只猫一样裹成一团趴在自己的身边,郝耀冰不自然地皱眉,想要将自己的手挣脱出来。

“恩~”

睡梦中的艾双双就像被抢了心爱之物,呢喃着扁了扁嘴,只是似乎睡得真够沉,郝耀冰还是不顾睡梦中某人,努力地挪动着自己的手臂,他想如果自己再不挪动,恐怕这只手就要报废了。

“笨女人,坏女人!”

低骂两句,郝耀冰一直以来的冷静和沉稳完全被抛在了银河系里,可是某人还不要命地扯着嘴唇笑开了。

只是,为何她的嘴角还泛着光,郝耀冰右手忍不住按住额头低靡,这个女人居然还该死的流口水,他心里一阵疙瘩,一把用力,将自己的手从艾双双的脑袋下解救出来。

“呃~”

没有了郝耀冰手臂这个枕头,艾双双的脑袋一下像失去了保护伞的跳伞人,一头栽在了床上,一个闷哼,不过她竟然迟钝地没有醒过来。

郝耀冰暗骂一句,本想将这个女人揪起来,可是在他目光才落在艾双双的脸上时,艾双双刚刚垂着的手,此刻一捞,翻了个方向,艾双双枕着自己的手臂继续跟周公云游,在她抬手间,郝耀冰一眼看到了艾双双手腕处的一记握痕,他心中突然有一股热流流过,只是在他还没有来得及抓住之际,已经像泥鳅一样躲了起来,郝耀冰缓和缓和了神色,虽然心里还是很生气艾双双在菜里放了足够分量的花椒,不过那手上的痕迹是自己握成的,他虽然霸道,但是不会无理取闹,罢了,他放弃了叫醒某头睡得跟猪一样香的女人,慢慢挪动着身体往浴室走去,他记得妈今天要回来的,自己可不能这副模样被她看了去,要不然铁定会被误会成什么样。

“嘭!”

突然来的声响,让艾双双一个精灵弹跳了起来。

什么声音,她一阵犯糊涂,接着目光落在床上,她才发现郝耀冰已经不在床上,安静的屋子里,只能听到哗哗地水声从浴室传来。

艾双双眸光深沉,她知道郝耀冰可能就在浴室里,可是这么大的声响是怎么回事呢,不会是摔倒了吧,她有些担心,可是人家是个男人,此刻肯定还是一个赤裸的男人,她如果贸然冲进去,如果真有事还好,要是没事,她一定就会被批斗成这世上第一个大女色狼,拍拍自己的头,神智在进去与不进去之间徘徊。怎么办呢?艾双双头疼地站在浴室门外。

算了,只有试试看有没有人回应。

“郝耀冰,你没事吧?”

艾双双声音还算温柔,不过传入她耳朵的依然只有哗哗的水声,皱眉,艾双双思考着是不是自己声音太小了。

“咳咳!”她像练歌者一样练了练嗓子,这才开口,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郝耀冰,你没事吧,没事你好歹回应下,要不然我冲进来了!”

没有回应,她咬咬牙,算了豁出去了,艾双双像是奔赴法场一般冲了过去。

因为平日里郝耀冰的房里没有人会私自进来,所以他没有锁浴室门的习惯,艾双双冲过去本想撞开浴室门,却不想一下冲过去,倒是一冲到底,冲进了浴室里面。

“啊~”

她以为她会被疼死的,皱着脸的艾双双一个闭眼,等待疼痛的袭来,不想除了一记闷哼自她身下传来,却没有预想而来的疼痛。

“咦~”她扭动着身子,脸上一阵欢喜,难道这里面也是用地毯做的,竟然没有疼痛,还软软的。

“死女人,你还不起来,扭动着什么!”

郝耀冰刚刚因为浑身没有力气,是手臂不小心撞倒了旁边的放洗浴用品的架子上,可能是这水声很大,加上他脑袋本身还泛着迷糊,竟然没有听到艾双双的叫声,这让艾双双误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情,一个百米冲刺的爆发力,竟然一下压在了他的身上。

艾双双一听是郝耀冰的骂声,她一下慌了,看着身下黑着脸的某个男人,那目光比自己生吞活剐了还要吓人,她手忙搅乱地想要爬起来。

都说人是越慌张,这事情越发干不好,明明就是一个起身的动作,她竟然手不知道放哪,不时地摸到了郝耀冰的身上。

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即使再好的克制力,被一个女人,浑身因为水而变得透明的身体,还有那胡乱在他身上摸着的手,他虽然不会饥渴难耐,可是这个时候也不能泰然自若。

下身竟然有了反应,心中还涌动着一种异样感,更加增加了他此刻的情欲。

都说牡丹花吓死做鬼也风流,他甚至没有想过艾双双第一次给他见面礼时的凶悍,甚至刚刚虚弱的身体,此刻竟然变得英武无比。

他嘴角突然上扬,一股邪气随之而出,一个翻身,艾双双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浴室很干净,这低下却是是用毛绒做的,柔软而细腻,艾双双被郝耀冰整个身子压在身下,她竟然忘记了反应,只是眼睛惊讶地望着此刻异常蛊惑的郝耀冰,水滴在他的短发上摇曳着,就是调皮的在发间停留着。

整个浴室,因为水雾变得越发迷幻,郝耀冰一个俯身,嘴唇已经盖在了艾双双的嘴唇上。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艾双双跟一个男人这般亲密,她忘记了任何反应,只是傻傻地盯着郝耀冰,唯一有的感觉就是唇在接触到郝耀冰的那片柔软薄唇时,一股电流传遍全身,她能感觉自己的血液不住地往上涌,可是她脑袋已经短路地忘记了做出什么反应。

郝耀冰眼神迷离的双眼微微睁开,对上艾双双那双发愣的眼睛,唇齿间吐出几个缠绵的字,“闭上眼!”

或许是这种有着水蒸气弥漫的屋子太过暧昧,艾双双竟然真的乖乖闭上了眼。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