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跟着爱兜圈圈郝耀冰艾双双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5 17:02

连载中小说跟着爱兜圈圈是著名作家小小麦兜儿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郝耀冰艾双双,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跟着爱兜圈圈精选篇章:“艾双双,你能不能再不正常点!”嘲讽地声音就是从郝耀冰的嘴里吐出,此刻他正穿着一声休闲衬衣,一只手撑住门上,另一只手里口哨正俏皮地荡着秋千,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脸倦意,还有些蓬头散发的艾双双。“啊,你怎么在这里!”艾双双一下蹦到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盖好,怒目而瞪这个昨晚一直在自己的睡梦里轻薄他的男人,不过很快她反应了过来,人也算清醒了过来,她不是在自己的家里,而是该死的在郝耀冰家里。这让她有些垂头丧气,人在屋檐下只有低头,“你,你先出去等我,我马上起来!”

跟着爱兜圈圈

推荐指数:8分

《跟着爱兜圈圈》在线阅读全文

跟着爱兜圈圈第十九章 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

一夜的时间,艾双双简直觉得自己一直在地狱里徘徊,被郝耀冰这个混蛋轻薄竟然没有回击之力,直到一道温暖的光芒照在她的身上,一切都消失了,她终于可以安稳的坠入美丽的梦乡,人全身也放松下来。

“吱吱~”

“啊,打雷了还是地震了啊?”

艾双双一个惊慌,竟然直接冲出了房间,不过,却在门口被一堵人墙给挡了回去。

“艾双双,你能不能再不正常点!”

嘲讽地声音就是从郝耀冰的嘴里吐出,此刻他正穿着一声休闲衬衣,一只手撑住门上,另一只手里口哨正俏皮地荡着秋千,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脸倦意,还有些蓬头散发的艾双双。

“啊,你怎么在这里!”

艾双双一下蹦到了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的身体盖好,怒目而瞪这个昨晚一直在自己的睡梦里轻薄他的男人,不过很快她反应了过来,人也算清醒了过来,她不是在自己的家里,而是该死的在郝耀冰家里。这让她有些垂头丧气,人在屋檐下只有低头,“你,你先出去等我,我马上起来!”

“出去?我怕我一出去,你恐怕又投到了床的怀抱不肯起来了!至于我为何在这里?是啊,作为主人的我本该这会在睡觉,而作为仆人的你这会应该在门口等待我的起床,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交代,你自己看下这晒进来的太阳,你是想让我吃你这烤猪吗?”郝耀冰竟然神奇地说了这么长的话,而且眼神还异常犀利地落在了艾双双的脸上,跟她那双小眼相对。

“可是,可是你在这里,我怎么换衣服啊!”自知理亏,艾双双话里软了几分,笑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她这会不软下,哪里知道这个男人不会立马变成狼扑过来。

倒是郝耀冰脸上如水花一般笑开了,还能在艾双双的心里荡起层层涟漪,“昨天我都看得差不多了,还有什么遮的!”

“你,流氓!”

艾双双一个生气,直接捞起身边的枕头砸向门口的郝耀冰。

不过,郝耀冰虽然打趣,他倒是没有真的兴趣打趣这个女人,只是伴着狂傲地笑声,他手轻轻一带,门已经关上,而他本人已经离开了艾双双的房间,所以艾双双扔出的枕头只是直直地撞在了门上。

想到郝耀冰可能随时会冲进来似的,艾双双胡乱地套上衣服这才下楼,而此刻郝耀冰正在客厅惬意地吃着早餐,仿佛刚刚来到艾双双房门耍流氓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艾双双只是瞄了眼郝耀冰,径直往厨房走去,她没有想过这个男人会好心让她吃饭。

“坐下,吃饭!啰嗦~”再次恢复了冰冷的男人,说话依然这么简单。

艾双双像看到外星人一样看着郝耀冰,今天的他是不是太过异常了,怎么突然大发慈悲对自己好了。

郝耀冰至始至终眼睛都没有离开了报纸,不过他就像一个读心神探一样,甚至比读心神探还要厉害,“不要以为我好,待会跟我一起买几身像样的衣服,你配合点就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下午的事情,还是祥叔的汇报,竟然出乎意料的耐性在他身上体现,这让旁边的祥叔的下巴也差点磕到地板上。

艾双双像挪鸭子步一样来到了饭桌前,不过注意力很快被桌上的食物占去了,此刻对于艾双双来说,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也不在乎所有人的眼光,艾双双甚至像饿死来投胎似的,吃的很用心也很投入,完全没有在乎身边的人的目光。

郝耀冰这边放下报纸,眼睛在艾双双的脸上,为何曾经在他眼里应该粗俗的动作,此刻竟然赏心悦目,没有半分虚假,喜欢就吃,这种态度竟然能让他心豁然开朗,甚至有了食欲,只是他看着那最后的蛋糕就在他的面前被艾双双拿了过去,无奈而好笑地摇摇头,慢慢伸回自己的手,郝耀冰就这样静静地坐在艾双双的对面等待她吃完。

“啊,好饱!”艾双双意犹未尽地看了看桌上的美食被她一扫而空,这时她才感觉郝耀冰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呵呵,味道不错!”艾双双尴尬一笑,还对旁边的仆人点点头,似乎在夸奖他们做得很好。

郝耀冰收回目光,起身缓缓出门,“上街!”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艾双双就知道是喊的她,“臭男人,基本的礼貌都不会吗?有个那么好好的老妈,这人怎么这副臭脸!”艾双双边咒骂着,一边跟上郝耀冰的步子。

……

再次坐上这劳斯莱斯的车,艾双双感觉相较于上一次,那是舒畅很多了,虽然对这个男人有诸多意见,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美的欣赏,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简直是世上一绝。

此刻的郝耀冰,多了一份认真,少了几分慵懒,脸上挂着似有若无地笑,一双眼睛直视着前方,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掌握着车的方向,而连一只手只是随意地搭在车窗上,手上的瑞士手表不时泛着光。

艾双双对于这样的男人,一直抵抗力很低,她和万千女人一样,渴望遇到一个白马王子,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同时她也喜欢帅哥,喜欢有钱有魄力的帅哥,但是喜欢归喜欢,不会痴迷,更加不会高攀,她作为新时代的女人,要独立自主自强,这才是她的目标。

“我希望你一直保持着这样的目光看着我!”

郝耀冰突然转过头,跟艾双双对视着,眼里有着醉人的笑意,而且很深,很沉,仿佛要将艾双双吸进去似的,从几何时,郝耀冰记得自己最讨厌女人那种痴迷的眼神,但是他这刻对于艾双双的眼神竟然是高兴,还有几分欣慰和满足。

艾双双撅嘴,因为郝耀冰的眼神,竟然让她想起昨天的事情,脸一下红地跟红苹果一样,让人竟然忍不住想要吃一口。

郝耀冰此刻竟然有些冲动地想要吻下去,身体也慢慢的靠了过去。

心跳加速,艾双双一只手搭在心口,按着仿佛要跳出的心,眼看这郝耀冰就要吻上自己的唇,“小心,车!”艾双双一个惊呼,她暗骂自己怎么总是被这个男人蛊惑。

郝耀冰也意识到自己的自制力越来越差,在艾双双那声惊呼,他也反应过来,握着方向盘的手一转,躲过了刚刚的那辆车,不过在他的脸上竟然没有半点紧张和慌乱,眼神直视远方。

对于刚刚的事情,两人都闭口不提,车里一时陷入一种特别的气氛中,暧昧中似乎还有点点疏离,显得很是怪异。

这估计是此刻的两人的性子使然,都是不愿服输的人,自然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心里深处的某种想法。

仲夏广场,几个大字出现在艾双双的眼前,这个地方她是有听过,但是却从未来过,因为这个地方太过奢华,不是有钱人,根本连踏入这个地方都会觉得羞愧,这里的东西除了代表钱,同时也是权的象征,东西完全是纯工艺制造,而且如果需要,还会给你量身定做,让你也享有你的独一无二。

“郝耀冰,你真的要在这里的衣服给我?”艾双双虽然没有钱,但是不代表她就真的贪图富贵,郝耀冰这样的做法让她浑身不舒服,虽然这个地方一直是她希望来的,但是现在的她站在这里觉得自己还真是格格不入。

“不是为你,是为我!”郝耀冰面无表情,周围不时投在他们俩的目光,他不是没有感觉到,不过已经习惯成为瞩目,他当做没有看到,继续往前面走。

艾双双听到这话,心里莫名的抽动了下,只是她忽略掉这样的感受,也许是这个地方自己还不适应吧,艾双双再次望了望仲夏广场几个字,竟然没有注意到郝耀冰极影走到了前面去了。

“先去这家!”

郝耀冰头也不转,只是站在一家店面门口对身边的空气说道,久久没有得到回应,这让他一下反应过来,回头望去,只是某人还在原地发愣。

他侧眼看到几个偷偷摸摸的狗仔队,嘴角微微上扬,眼里闪过一丝算计,随即几步走到了艾双双的身边,一只手攀着艾双双的肩膀,不过艾双双却是对郝耀冰的一连贯动作很不习惯,不停地扭着胳膊,眼里带着几分倔强。

郝耀冰微笑,只是隐藏在嘴角边缘有几分烦躁,他故意装作宠溺地低头低声在她耳边说道:“早上我说过什么,让你配合我的,你不要忘记了!合同!”郝耀冰脸上的笑却依然不能融化他话里的冰冷。

艾双双放弃了挣扎,只是心中很是郁闷,她乖乖的冷静下来,只是为何感觉自己像只牛被郝耀冰牵着鼻子走呢,再怎么说合同应该也能维护她的权益才对,突然一个计谋计上心来,她终于满意的勾起了一丝笑意,对于那只攀着自己的爪子,她也没有那么厌恶。

“这家,进去!”郝耀冰声音很低沉,在别人看来也不过是跟情侣之间的咬耳朵,而远处的狗仔队,抓住这个瞬间,将两人的亲昵狂拍起来。

艾双双也不在意郝耀冰的惜字如金,只是轻轻拉开郝耀冰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径直进了郝耀冰所指的地方。

“对不起,小姐,我们这东西价格可不低,一般人是不允许进入的!”

狗眼看人低,恐怕就是这个服务人员的最好诠释,明明长着一张好看的脸,说出来的话比粪坑里的还要臭。

艾双双知道自己穿的寒酸,也知道自己看起来不是有钱人,但是被这般羞辱,确实让她情难堪,她一个生气,鼓着气就要顶回去。

郝耀冰一只手立马拉住了艾双双的胳膊,将她轻轻往自己的身上一带,艾双双整个身子一个半旋转,就已经爬进了郝耀冰的怀里,双手撑在郝耀冰的胸前,不解地望着郝耀冰,竟然还有半分委屈。

郝耀冰心就像被一个小针轻挑了一下,看到艾双双眼里的委屈,他竟然会心里难受,轻拍艾双双的后背,眼神如刀锋利扫过刚刚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那什么人才可以进去,或者你不想在这里干了?”郝耀冰的话轻声,却不减丝毫势气。

刚刚那个服务生只觉得全身冰冷,天啦这男人是谁,这里的人没有谁会不知道的,她刚刚到底做了什么,那个女人,那么丑竟然还被他当宝贝一般呵护,服务生心里满是怨气,可是却还得赔上笑脸,她可不想丢到这个工作,高薪而且还能遇到有钱的公子哥,说不定能够遇到那么一个金龟婿呢,“郝耀冰先生啊,我有眼不识金镶玉,竟然不知道这位女士是跟随郝耀冰先生一起来的,请先生原谅我的眼拙!”

郝耀冰只是冰冷地扫了一眼这个女人,环着艾双双的腰围离开了这家店面,竟然没有半分的迟疑。

艾双双甚至能听到后面赶来的店长对那个女人的骂声,但是此刻她心里却是异常的解气,而郝耀冰在她脑海里竟然突然高大起来。

“郝耀冰,谢谢你!”知恩图报是她尊崇的美德,她虽然不是好人,对刚刚的那个女人也是没有半分同情心,谁叫那个女人那么小人势力,她就是要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但是如果别人对她好,她也会更加好的对别人。

“不是为你,而是为我!”

还是那句话,郝耀冰连看都没有看艾双双一眼,似乎只是在提醒艾双双乖乖听话,只是这么一句话重复的说出来,也不知道是在提醒艾双双还是他自己。

艾双双心一沉,撅嘴揪揪郝耀冰那环在自己腰上的手,抬头看着郝耀冰的反应,不过某人却是有着冰块的脸,一点表情都没有。

艾双双自觉没趣,一扭头,倒是看到了旁边的几个拿着相机的人,她赶紧转过自己的脸,“快走,快走,我们上那间!”

艾双双立马主动的拉着郝耀冰往不远处的一家店走去,而远远的将后面的几个跟踪狂抛在了后面。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