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老胡俞芊蝶是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5 16:32

这本主角是老胡、俞芊蝶的小说叫做《我的娇妻怀鬼胎》,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恐怖灵异小说,小说作者是金武,小说内容精彩丰富,非常的不错,下面给大家带来我的娇妻怀鬼胎第016章逃出生天:牧白笑道,“开坛做法我也想啊,不过我没有这资格,你应该知道开坛做法的要求,我不是道门中人,这正经法坛是开不了的,我是要祭拜一下我的祖师,这也算相当于另外一种开坛做法的仪式了。”

我的娇妻怀鬼胎

推荐指数:8分

《我的娇妻怀鬼胎》在线阅读全文

我的娇妻怀鬼胎第016章逃出生天

被我们五花大绑的俞芊蝶被我俩抬进了里屋当中。

牧白面色凝重,“鬼婴的孕育速度太快,照这样下去不出三天,鬼婴就会破开这女人的肚子钻出来。”

鬼婴出世的时候也就是俞芊蝶身死的时候,我瞅了一眼安静躺着的俞芊蝶,心中五味杂陈。

“先找到老戴吧,找到老戴咱们距离真相就跟近一步。”

牧白答应一声,“你帮我收拾下,我这就准备施法材料。”

俞芊蝶应该是刚冲破那面八卦袍的压制开始搞破坏,房间中被它搞乱的地方有限,我没几下就收拾的差不多了。

牧白这时候也准备的差不多了,从里屋中走了出来。

他换了另一身衣服,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句话真不是白说的,牧白换了一身皮之后还真是有些高人的风范。

“来帮忙。”

牧白招呼我帮忙,他从角落中弄出来一个香案一样的玩意儿。

我诧异道:“你这是要开坛做法?”

这东西我之前见过类似的,在道上混了这么长时间,我见过不少道士给人做法事,起的那个法坛就和这差不多。

不过我记得这东西好像只要正儿八经的得到授箓传度的人才能开坛做法,难不成牧白还是个道士?我可一直没怎么听他提起过啊!

牧白笑道,“开坛做法我也想啊,不过我没有这资格,你应该知道开坛做法的要求,我不是道门中人,这正经法坛是开不了的,我是要祭拜一下我的祖师,这也算相当于另外一种开坛做法的仪式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牧白这家伙啥时候成了道士了,不过听牧白这意思,他也是有师承的。

我有些好奇道:“你这学的是哪门哪派的功夫?”

“小门小道,其实严格算起来我也算是正一道的人,想要被授箓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先不说这个了,以后再跟你细说。”

我点头称是,牧白说的比较委婉,其实刚才这问题我不应该问的,师承这种东西,如果对方不主动说,一般就是不愿告知了,各行各业中都有很多的恩怨情仇,小门小户不同于那些大门大派,所以对于自家身份有些时候很是保密,怕说出来遇到些麻烦事。

不过牧白祭拜的时候倒是并没有避讳我,我看了下那香案之上的祭拜的祖师牌位,对于牧白的师承心中也有了一个大概的判断。

这排位上供奉的乃是葛天师,葛天师葛玄又称太极仙翁,在道门中也是鼎鼎大名的人物,这一位被閤皂山灵宝派尊称为祖师,看样子牧白的师承多半与这閤皂山有关了。

祭拜完了祖师,牧白开始施法寻找老戴的下落。

他先是拿出一个布袋打开,一堆灰白色的东西被撒了出来。

“这是草木灰?”

“准确的来说是蒲草灰。”

把这些东西洒满地面之后,牧白从旁边又抽出一根柳枝来。

“我准备开始了,你退后一些。”

等我退开之后,牧白忽然开始念诵起不知名的咒语来,而且脚下也随之动了起来。

一阵阵晦涩难懂的咒语自牧白的口中发出,他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这一番上蹿下跳虽然看着慌乱,但是落在眼中却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等咒语戛然而止的时候牧白也随之停下了脚下的动作,他快速掏出盛放老戴头发的那个小布包。

老戴的头发被他扔进了旁边一个铃铛当中,而后牧白夹起一张黄符来在香案上点着的蜡烛上燃着,然后快速的上下抖动了几下也被扔到了铃铛当中。

牧白抄起铃铛快速的摇晃了起来,黄符在里面快速的燃烧,然后一股白烟自铃铛中散发出来,牧白长出一口气,对着这道白烟猛然一吸。

这道白烟被牧白尽数吸了进去,牧白立马扔了铃铛,右手持柳枝在地上的那些蒲草灰上快速的乱画了起来。

这种状态持续了快一分钟,这其中牧白一直没呼吸脸都要被憋红了。

眼看牧白就要被自己活活憋死,这家伙忽然扔了手中的柳枝,然后猛然对着下边的铺草堆吹了一口气,刚才吸进去的那一道白烟又被吐了出来,这道白烟径直冲到了地上的蒲草堆上,一股清微的旋风在蒲草灰上出现,这股气旋没有持续多久,很快随着白烟的散尽而消失,地上的那些蒲草灰也没有被完全吹散,反而还在中间出现了几道奇怪的纹路来。

“搞定!”牧白一边大口喘着气略有兴奋道。

“这就成了?”我有些没怎么看明白。

牧白拍了拍手,“你去把地图拿来,这路上的纹路就是他的行进路线,你比对一下就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了!”

“这么神奇?”这说法简直匪夷所思,有着玩意儿可比什么GPS定位系统还用多了。

我急吼吼的拿了本市的地图一比对,还真的让我参考着地上的纹路找到了一处地方。

那蒲草灰的纹路还真的让我们看到了一处地方。虽然我在这市里面呆了很长时间,但是这个地方还真心没有去过,应该是在近郊,我心下有了那么几分疑惑。

“这地方咱们之前没有去过呀。”我对牧白说道。

牧白车完全不以为然,“我的小爷呀,这是里面你没去过的地方多着了,这近郊那边,还甭说,我是最熟悉的。”

我只是莫名的觉得那边有点危险,但是也找不到什么话反对。

旁边被我们绑着的俞芊蝶发出了痛苦呻吟声,这就算是我在旁边围观着,也觉得很心疼。

“那她怎么办呀?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吧?”我不忍心的说道。

“你这个色胚子到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女人,赶明儿就是被女人害死了,我也不觉得奇怪。”牧白重重地冷哼了一声,“那就是死到临头的命了,反倒是咱们两个还能逃出生天。”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牧白从他的裤兜里面偷出了两张黄色的灵符,上面用毛笔字龙飞凤舞的写着不知什么样的咒语,他直接贴在了俞芊蝶的脑门上。

“妈的,那个死小鬼,看他还怎么做乱。”牧白朝着地上啐了口唾沫。

最后牧白决定不会带俞芊蝶,我也只得答应了。牧白出去发动了车子,我在那边拿着地图,愁眉苦脸的找着路。

“你说老戴会不会出啥事儿呀?”我心里可真的不是个滋味。

“人家那鬼精着呢,你要是有人家的一半生意,不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牧白依旧在嘲讽着我。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