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童瑶江天峦是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5 16:32

这本主角是童瑶、江天峦的小说叫做《我患相思,你是良方》,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作者是长相思,小说内容精彩丰富,非常的不错,下面给大家带来我患相思,你是良方第十二章沦为囚徒:不顾身上刺骨的疼痛,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道:“江天峦,你把钥匙给我,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可是江天峦却没有看我一眼,说完就搂着童娅朝门外走去。

我患相思,你是良方

推荐指数:8分

《我患相思,你是良方》在线阅读全文

我患相思,你是良方第十二章沦为囚徒

我刚想开口讽刺,就听到江天峦开口道:“好了,娅娅,她这样都是自找的,和你没关系。”

说这话的时候,江天峦语气温柔,还贴心的帮童娅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刘海。

娅娅,听到江天峦如此称呼童娅,我想到他曾经也这样温柔的喊我“瑶瑶”,只觉得心脏处一阵阵的抽搐发疼。

“江哥哥,我不知道会遇见这样的事情,那帮人真是太过分了!”童娅顺势靠在江天峦的怀中,义愤填膺的说道,同时通过江天峦的臂弯瞥了我一眼,眼神中满是得意。

看着两人半是相拥的样子,我紧紧咬着下唇,恶狠狠瞪着他们两个人说道:“我求求你们两个人离我远一点,少在这里恶心我!”

“表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童娅说着有流出眼泪,看着梨花带雨,惹人怜爱,可我却被恶心的只想吐。

“好了,这件事情不怪你。”江天峦隐藏起眼中的不耐,边轻声哄道,便伸手帮童娅擦着眼泪。

看到两人你侬我侬的模样,我恨不得直接把能抓到的任何东西扔到两人脸上!

江天峦哄完童娅后转头冷着脸过来斥责我道:“童瑶,我警告过你不要乱跑,没想到你还是不乖,那就怪不得我了。”

“你想做什么?”我警惕的问道。

可是江天峦却并没有理我,手臂环在童娅的腰间,揽着她朝外走去,对她温柔说道:“别跟她在这废话了,明天出院我就把她关在家里,让她不再出来惹这么多麻烦,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

“那我听江哥哥的。”童娅乖巧的点头,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狠狠的刺痛着我的心。

随后只听“咣”的一声,门被紧紧锁上了。

“江天峦你个王八蛋,你给我回来,你凭什么这么做!”听到他要把我关起来,我大吼一声,想要下床好好的和江天峦理论一番。

可刚动一下,就感觉身体剧烈般的疼痛,动弹一下都要很久才能缓过来,我根本没有办法走下去。

第二天早上,江天峦果然说话算话,直接将我给带回了家里,当着童娅的面把我扔在了以前的房间里面。

“江天峦,你凭什么囚禁我!你放开我出去!”我挣扎着要起来,却被旁边的几人狠狠压制着,动弹不得。

江天峦回头看了我一眼,对着旁边的人冷声吩咐道:“好好看着她,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放让她出去,不然我饶不了你们。”

“是,江总。”旁边的三个保镖急忙点头答应。

不顾身上刺骨的疼痛,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吼道:“江天峦,你把钥匙给我,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做!”

可是江天峦却没有看我一眼,说完就搂着童娅朝门外走去。

童娅背过来给了我一个得意至极的眼神,转头却是委屈巴巴的和江天峦说道:“江哥哥,这样对表姐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啊。”

“是她自作自受,不用管她,我带去你吃饭。”江天峦温柔的声音传过来,狠狠的刺痛着我的心。

第十三章 最后的希望

很快两人身影消失不见,几个保镖将我扔在地上,出去锁上了门。

看着身上的伤口裂开,沾染的床上都是点点血迹,我狠狠攥起拳头,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下来,“江天峦,我恨你!”

突然,门外一阵敲门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急忙抬头望去,是王妈端着餐盘和一个医药箱走了进来。

看到我狼狈的坐在地上,王妈连忙放下东西,跑过来把我搀扶了起来,心疼的看着我说道:“大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样啊。”

王妈说着眼泪汪汪的拿起了棉球和酒精帮我擦拭着伤口,可我却感觉不到疼痛,身体上的疼痛早已经心里的疼痛压制的体无完肤。

“王妈,我没事,别管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我擦了擦眼角的眼泪,不想让王妈看到,压制着沙哑的声音抗拒着王妈。

“这怎么行啊,伤口不及时处理会感染的,江先生特地嘱咐我让我看着你上药,吃饭,要不然我怎么交代啊。”

王妈有些着急,话一说出口才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江天峦特地嘱咐自己不要说这是他吩咐的,可话都说出去了,只好这样了。

我闻言惊讶的抬起头看了看王妈,眼底闪过几丝欣喜,接着想起什么,又嘲讽的哼了哼,“他还会关心我的死活啊。”

“其实……唉。”王妈欲言又止,深沉的叹了口气,还是没有把话说完。我也是毫无兴趣,根本没有去理会,低着头,垂着迷离的双眼,对这里早就已经生无可恋。

“大小姐,把饭吃了吧,看你这几天都瘦成了什么样了啊。”王妈苦口婆心的劝着我,看的出来,她是真心的关心我、心疼我。

我坚决的摇了摇头,躺在床上把头别过一边,不吵不闹,也不想理会王妈。

王妈耐心的陪在我的身旁,时不时的说上一句,我闭上眼睛故作睡着的样子,听到最多的声音就是王妈的叹息声。

“王妈,你还记得我父亲之前一直写日记吗?”我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情,转过头对王妈说道。

从我记事的时候开始,就会看到父亲无论多忙,都会每天写上一篇日记,成为了一个必不可少的习惯。

“当然记得啊,这是先生几十年的习惯了。”王妈回答。

我点了点头,带着几分期待的问道:“王妈,那你知道我父亲的日记在哪吗?”

父亲的日记,可能是我最后的一份希望,想要知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只能从我父亲的日记里面寻找答案。

王妈想了一会儿,又摇了摇头。

“这个我真不清楚,先生离开了这么长时间,这个房子在重新装修的时候,很多东西都被扔了,但是你可以去书房看看,装修时其他地方江先生都随便表小姐怎么弄,唯独这个书房不许任何人动。”

冲动之下,我直接下床想去书房里面找到那本日记,可到门口才意识到我被江天峦关在这里,就像一个犯人一样,没有人身自由。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