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夜夜笙箫by宇宙大司令

发布时间:2018-10-05 15:02

这本名字叫做夜夜笙箫的小说是作者宇宙大司令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李峰、唐婉是该小说中的主角,该小说讲述了李峰、唐婉的故事,小说内容构思巧妙,人物描写细腻,下面给大家带来夜夜笙箫第7章护短兰儿:此刻,兰儿就跪在刀疤的面前,哭得梨花带雨,俏脸上被扇得指印翻起,看起来触目惊心,一头秀发也被秽物弄得乱糟糟的,散发着奢靡的气味。我是男人,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味道。

夜夜笙箫

推荐指数:8分

《夜夜笙箫》在线阅读全文

夜夜笙箫第7章护短兰儿

我当即摁灭了香烟,跟着服务生前去,照这情况,一定是兰儿那妮子。

果然,最后来到了VIP023房间,到门口我就听见一个声音浑厚的男人骂骂咧咧的,兰儿跟杀猪般的惨叫着,瘆得慌。

礼貌性地敲了敲门,一个凶神恶煞的家伙猛地拉开门板,怒道:“找死啊?没看到我们在忙吗?”

我们?这么说里面应该不止有一个男人,我试着往里面偷瞄了瞄,开门这家伙很有防范意识地用自己魁梧的身材遮挡。

“看什么看?信不信我揍你?快滚!”那男子作势举起了拳头。

我赔笑说,自己是这儿的领班,听说我们的公关得罪客人了,过来看看。

那男人愣了愣,大概觉得我稚气未脱,“咣当”一声甩上门,进去了。

我忍着怒火本打算继续敲门,他却又出来了,“我们老大说了,你可以进来。”

那人的手一直没有松开门板,只是斜着身子给我让开了一条缝,进去之后,他立马就将门给关上了。

我心下一惊,这摆明了就是给我下马威,显然没把我这个小领班放在眼里。

里头一共有四个男人,沙发坐着的是个满脸横肉的刀疤男,一身高档西装穿出了痞子气,白衬衫的领子立起,双手带着十个形色各异的戒指,叼着根雪茄,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活脱脱暴发户嘴脸。

他身后,则立着两名墨镜小弟,给我开门的家伙,一直守在门边。

此刻,兰儿就跪在刀疤的面前,哭得梨花带雨,俏脸上被扇得指印翻起,看起来触目惊心,一头秀发也被秽物弄得乱糟糟的,散发着奢靡的气味。

我是男人,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味道。

没想到这帮人这么大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夜场里虽然秉承客人至上原则,但只要公关们不愿意,就不能用强的,关起门来受训受骂,那是老板们与公关自家的事。

看来,这人来头不小,我更应该小心行事了。

“哭哭哭,哭你老母啊?”刀疤脸说着冲兰儿的脑袋上倒了一杯红酒,揪着她的头发使劲扯了扯,“臭婊。子,出来做的,装什么纯啊?老子有的是钱,看不起我啊?”

“呜呜呜……我不敢……”

“啪!”刀疤男狠狠地甩给她一巴掌,怒道,“不敢你还拒绝老子?是不是找抽?”

这会儿,兰儿吓得话也不敢说了,愣生生地跪在那儿,全身发抖,明明知道我来了,却没敢回头。

到这里,我实在看不下去,上前一步,赔笑道:“这位爷,您消消气,兰儿她是新来的,不懂规矩,您看,要不要换个?”

刀疤脸闻声抬眸打量了眼窝,嘴角扬起一抹嘲讽,“妈个巴子,你谁啊?”

我忍住愤怒,说自己是公关领班,刚才已经让您手下人通报过了。

他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说你算老几啊,大爷本来是寻开心的,刚来就被这臭婊。子给扫了雅兴,你说换就换啊?

瞧这人嘴脸,完全是泼皮无赖型的,无非就是想装装逼,占点便宜,于是我便道:“那这样行不,您几位刚才喝的酒水,都算我账上,咱们重新找个包间,我再给几位找几个漂亮听话的女公关……”

“这话我爱听。”刀疤脸猥琐地笑了笑,忽而,又面色一凛,转过头问那仨小弟,阴阳怪气。

“唉,你们说,这小子是不是把我当成爱占便宜的小瘪三了?”

“哈哈……”三个小弟符合地嘲讽着,看着我的眼神跟看猴似的。

我心中愤懑到了极点,仍强颜欢笑道:“那照这位爷的意思,您说应该怎么办啊?”

“容我想想。”刀疤脸拖着下巴玩味地笑着,而后突然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小子看起来也算条汉子,对我也够客气,我是长辈,如果再为难你,免不了被人笑话,要不,这样吧?”

他躬身从茶几上拎起了一瓶红酒,又找来一个大杯子,先是倒了三分之一的红酒,然后又倒了三分之一的红酒,接着倒了三分之一的白酒,端到了我的面前。

“瞧瞧,这颜色多美啊,兄弟,大哥我为你特地调制的美酒好看吗?”

“好看,好看。”我恨的咬牙切齿,这王八蛋该不会要让我喝这玩意吧?

他眯起眼睛仰天大笑起来,笑了半天,忽然低头喝道:“好看个屁,还不够好看。”

说罢,他将杯子给了其中一个小弟,吩咐道:“给这位领导再加工,添点好货。”

“是!”那小弟丧心病狂地笑了几声,直接找来了一个空酒瓶,滴水不漏地把那一杯酒倒入了酒瓶里,而后,放在自己的胯。下,居然解开了皮带……

尼玛!这种变态,我算是服了。

接着,他又将酒瓶给了另一个人,三个人用自己的小便把酒瓶添得满满的,杵在了我面前。

“喝吧,这下子,够好看了,也够味。”

“峰哥,不要喝,你快走,没必要为我做这些……”本来吓懵的兰儿突然大喊道。

刀疤脸闻声直接一脚踹在她的肩膀上,骂道:“尼玛的,找死是吧?再哔哔,行不行老子立刻轮了你……”

兰儿痛苦地在地上呻吟着,我痛心地道:“你别管了,我自有主张。”

接着,我拎起了那瓶惊心为我炮制的“绝品佳酿”,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我不由地干呕起来。

而彼时,刀疤脸和三个狗腿子已经笑得忘乎所以了,整齐划一的喊着:“喝!喝!喝!”

我嘴角扬起一抹苦笑,作势酒瓶上扬,“好,我喝……”

“不要啊,峰哥,呜——”兰儿的声音在我耳边哀嚎。

我动作迟疑了下来,没想刀疤脸那家伙突然来掀我的手,一股怒火涌上心头,我匆忙一个侧部,暴起发难,抡起酒瓶重重地砸在他的脑门上。

“桄榔……”玻璃渣碎,恶心的液体溅落了一地,刀疤脸一脸懵逼的盯着我,忽而惊恐地大叫,血液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

我急忙一把拉起兰儿,退到一边,这时,那几个小弟也反应了过来,撸起袖子就跳上来准备干我,我将兰儿护在身后,右手抡起碎瓶子,咬牙切齿,“特么的,有种过来啊,谁过来我杀谁!”

娘希匹,老子从小没娘管,野地里长大的孩子,打架打了十几年,怕你们这帮杂碎。

那三个家伙也被我突然爆发的气势给唬住了,又经受的鲜血的刺激,果真不敢向前,急忙回头将刀疤脸给扶了起来,仔细地查探着他的伤势,“彪哥,你这怎么样了?”

刀疤脸长喘了两口,跟个没事人似的站起来爽了爽脑袋,盯着我骂道:“愣着干嘛,干他啊!”

这会儿,那三个小弟模样更加凶狠,他们随手抄起一个空酒瓶就朝我袭来,正巧这时,房间的门给人一脚踹开了,闪出了四五个黑衣保镖,他们身后,是换了一袭白西装的马豪。

“都特么给我住手!”

三个小弟见状连忙退到了刀疤脸旁边,马豪进门来扫视了一脸,大概也明白了状况,腆着声道:“彪哥,你这伤要紧吗?要不要我派人送你去医院啊?”

“送尼玛币。”彪哥斜了他一眼,指着面门骂道,“马豪,你们这醉梦楼就这么招待客人的吗?今天,要不给我丧彪一个交代,我特么带人拆了你们这破地方?”

丧彪声音洪亮,这么大动静,门口已经聚满了围观的客人,议论声炸起,被人指着面骂,马豪哪里咽的下这口气?

随即,他的面色变得阴郁,眸中寒光四射,“丧彪,叫你一声彪哥是抬举你,你别得寸进尺,醉梦楼也是你撒野的地方?”

丧彪明显一怯,仍旧不敢示弱地说道:“我话糙理不糙,今天这事,跟你没关系。”

说罢,他指向我,“要那小子当着大伙给我磕十个响头,并让我砸一酒瓶子,这事就算完了。”

马豪眉头紧促,犹豫了一会儿,随即朝我走来,轻声道:“阿峰,出于什么目的,我就不问了,不过这事儿,影响很不好,丧彪那家伙有点小势力,就是婉姐也太愿意招惹他,要不你就委屈下?”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