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李峰唐婉免费阅读章节_宇宙大司令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5 15:02

《夜夜笙箫》是由作者宇宙大司令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这本小说中主要讲述了主角李峰、唐婉的故事,该小说十分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夜夜笙箫第5章对口亲接酒:“红酒啊。”我调皮地冲她吐了吐舌头,要取悦一个年纪比你大的女人,有时候卖萌是件很好的武器。“呵呵,阿峰你可真逗……”

夜夜笙箫

推荐指数:8分

《夜夜笙箫》在线阅读全文

夜夜笙箫第5章对口亲接酒

唐婉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刚才的阴郁一扫而光,郑重地跟我说,一定要把握好这个机会。

我心中苦涩,却只能满口答应,只希望时间过得慢一点,晚上可以迟点到来。

中途给我爸打了个电话,本以为会挨一顿臭骂,没想他说有个小姑娘送过来一万块钱,医药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让我不要操心。

八成是陈姐的人,我不知道她把我卖了多少钱,但总算是良心未泯吧,也让我心里舒坦了不少。

晚上,唐婉带着我吃了顿丰盛的晚餐,亲自送我到秦皇大酒店,路上她一直教导我,在茉莉姐面前要放的开,只有放得开了,才能欺骗得了自己。

临下车前,她给了我一小瓶药,封面上看不懂的文字,说是从秘鲁带回来了,让我临进去前吃一颗。

呵!她还真是考虑周到……

不过这种药对身体有百害而无一利,路过垃圾桶的时候,我顺手丢了。

茉莉约我的房间是902,我心情忐忑地摁下去往九楼的电梯,到了门口,发现门虚掩着,黑漆漆一片,敲了敲,里面传来茉莉的声音,让我进来。

迈步而入,一股浓烈的幽香扑鼻,关好门,“唰”一下,刺眼的灯光迷糊了视线,定睛一看,整间屋子布置地相当浪漫,颇有种某部青春偶像剧片场的既视感。

茉莉身穿一袭白色的长裙,立于长桌面前,那半边丑陋的脸特地用薄纱遮挡,笑意盈盈。

桌上则摆着一些精致的菜肴,十分花哨。

“你好,茉莉姐。”我客套地跟她打着招呼,茉莉姐冲我招了招手,让我坐到她的身边,替我斟酒。

“来,阿峰,敬我们相识的缘分。”

我违心地跟她碰杯,心中暗自寻思,这老女人约个炮都这么讲究,城会玩。

一杯酒饮罢,她坐得更近了,火热的目光在身上肆意打量,我正襟危坐,故作笑意,可以忽视掉她的脸,眼神在她的胸前打转。

唐婉说的对,我首先要欺骗自己,才能有所表现,不然单单是反感与恶心,都能让我本能地败下阵来,更不用说,要好好表现。

不得不说,除了那张脸,她的身材相当火爆,前凸后翘,肤如凝脂,根本就不像是五十岁的人。

“茉莉姐,这杯我敬你,祝你青春永驻。”

我特意给两人倒了满满的一杯,万一把这老娘们灌醉了,或许还能省事点。

茉莉媚笑着端起酒杯,啧啧惋惜,“乖乖,你知道这是什么酒吗?”

“红酒啊。”我调皮地冲她吐了吐舌头,要取悦一个年纪比你大的女人,有时候卖萌是件很好的武器。

“呵呵,阿峰你可真逗……”

茉莉继而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这瓶酒是什么八二年的拉菲,要细品,哪有人喝红酒倒满满一杯的?

不过她还是相当给我面子,一扬脖子,全部闷干了。

两人又喝了几杯,茉莉突然起身,扭着曼妙的腰肢毫不顾忌地坐在了我的大腿上,那种弹性十足的触感让我立马有了反应,她自然是感觉到的,故意扭了扭肥臀,搞得我的青春荷尔蒙跟高血压似的冲了上头。

“阿峰,接下来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茉莉轻咬着嘴唇,猩红的舌头舔舐了一圈嘴唇,像只饥渴的野兽。

我浑身一个激灵,她该不会也跟我玩些变态的东西吧?

然而,似乎也没得选,我只好赔笑道:“好啊,茉莉姐想玩什么?”

茉莉也不明说,优雅地含了一口酒,在嘴里漱了两下,突然猛地吻了上来,将混杂着自己体味的酒全部吐进了我嘴里。

我下意识绷紧了身子,恶心感爆棚,却在这时,茉莉不容置疑地命令道:“不能咽下去哦,也不准吐!”

卧槽了!不能吐我能理解,还不能咽?

茉莉看着我窘迫的样子,放浪形骸地大笑起来,接着跟我解释,这游戏就叫对口亲接酒,接酒的一方必须承载到自己的极限,再行下咽,然后反过来作为吐酒者,一轮以后,谁接的酒最多,谁就赢,输的人接受惩罚。

我心中恶寒,这尼玛都玩的什么变态游戏?

“我来了哦。”茉莉说话间又含了一口酒,扭着肥臀吻上了我的唇,将嘴里漱过口的酒吐给我,一脸的享受。

如此往复,进行到第三次的时候,我呛得实在难受,就咽了下去,当然,我也没想过能赢茉莉,她绝对是老手,鬼知道她的极限在哪。

“哈哈,这就坚持不住了?”茉莉笑得天真烂漫,小拳拳捶胸宛如花季少女,不过在我心中,更多的则是反感。

“不好意思,茉莉姐,第一次玩这种游戏,没什么经验。”

茉莉姐骤然一愣,目光下移,坏笑道:“我就喜欢没经验的,呐,到你了。”

她这一语双关,我倒也听得明白,喝了这么久,我都有些晕了,她反倒是越来越精神,或许今晚在劫难逃了。

我接过酒杯,充当着吐酒者,往来两次后,她突然故意撞了下我酒杯,半杯酒恰好撒在她的胸口,顺着沟壑流了下去。

“呀,这下子没得比了呢。”茉莉故作惊讶,一脸得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递给我一个渴望的眼神。

有些事,的确需要自己悟,迟疑了几秒钟,我俯首埋于峦间,仔细地清理起那泛滥的酒液……

正所谓天雷勾地火,一触即发。

茉莉也不再藏着掖着,开始展露自己的本性。

那一夜,我几乎将自己培训所学,全部用来取悦她,到了凌晨三点,她终于撑不住酣然入睡。

我逃也似的跑进了卫生间,跪在马桶前,将手指伸进嘴里将胃里吐了个精光,却依旧挡不住那股子恶心。

但愿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吧。

清晨,还在沉睡中,我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睁开眼,茉莉姐早已不知去向,见到是唐婉打来的,我感觉接了起来。

她兴奋地告诉我合同已经签了,这件事我是最大的功臣,她一定会兑现诺言,让我睡醒了,就去家里找她。

一看时间稍早,昨晚被那老女人折腾地着实够呛,便又睡了个回笼觉。

再度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出去吃了顿饭,我打车去了唐婉家。

摁了摁门铃,隔了好久,门才被打开了,出来的却是个帅小伙,他好像是混血儿,又高又壮,跟他一比,我简直就是丑小鸭。

那家伙挺风骚地对着我吹了个挑衅的口哨,扬长而去,我心中失落,果然这些贵妇没一个好东西,连唐婉也不例外,他们刚才肯定是在运动。

进去一见面色潮红的唐婉,便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几天以来对她的好感,荡然无从。

“怎么?不开心啊?”我忘了收拾起自己的情绪,唐婉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

索性我也开门见山地问她:婉姐,你是不是缺男人?

唐婉愣了愣,突兀地嗤笑起来,“阿峰,你没事吧?”

“我好着呢。”我故意拍了拍自己结实的胸膛,展示着自己的男性魅力,那颗渴望的心,愈发大胆。

“婉姐,你要是需要男人,我可以啊,外面的不一定好呢,指不定携带什么传染病呢。”

这一次,唐婉彻底愣住了,她盯着看了良久,忽然脸色冷了下来,“想得美你,姐姐可不是你的菜,甭惦记了。”

“哦。”我垂下了头,感到前所未有的伤感,唐婉沉吟了一会儿,安慰道:“好了,别整天想女人,这个年纪,要努力奋斗,知道吗?”

我木讷地点了点头,眼神死死地盯着她那双大长腿,啧啧啧,好美,要是能让我……

接着,唐婉问了我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就跑去自己的卧室睡觉了,说是让我暂时住她这儿,等以后赚了钱,再搬出去,如果我没什么问题的,晚上就可以带我去上班。

这大概是压抑这么多天后,最值得庆幸的事儿了,能和唐婉这种人住在一起,我就不信找不到机会。

一下午闲着没事,我就在客厅打电脑游戏。

晚上八点钟,身着一袭职业套裙的唐婉带着我来到了一家名叫醉梦楼的休闲会所。

这家会所的规模很小,只有三层楼,跟帝豪显然不是一个量级的。

刚进一楼大堂,就有个身穿燕尾服的粉面男子迎了上来。

“哎呦,婉姐,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简直蓬荜生辉啊。”

唐婉笑着捶了他一拳,道:“小豪,少给我灌迷魂汤了,最近生意怎么样啊?”

粉面男子递给唐婉一根女士香烟,并给自己点了一根,自豪地道:“挺好的,这个月业绩又能翻一番了。”

唐婉满意地点了点头,让他多上点心,两人又寒暄了几句,这时,那粉面男子才注意到我的存在。

“婉姐,这位是?”

唐婉“哦”了声,冲我招了招手,让我管粉面男子叫豪哥,他全名叫马豪,以后,他将会是我的顶头上司。

“豪哥好。”我谦卑地伸出手,马豪只是轻轻地碰了碰我的指甲,就急忙缩回了手。

唐婉皱了皱眉,沉声道:“小豪,阿峰是新来的,我希望你们俩和谐相处,阿峰,你呢,不懂的地方多问问豪哥,别乱来。”

我连连点头,却见马豪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唐婉催促了句。

马豪沉吟了片刻,为难地说这里现在已经满员了,除了男女公关,不缺人手。

登时,唐婉涨红了脸,“怎么?我说话不管用了?”

“哪里的话?”马豪当即笑脸相迎,“婉姐说话,当然算数。”

唐婉微微颔首,说:“我也不难为你,今天新招进来的公关,就给阿峰带吧。”

让我带公关?我自己都没做明白,我刚想说话,却被唐婉愣生生一眼瞪得咽进了肚子。

“好,一切都听婉姐安排。”马豪违心地笑道。

之后,唐婉说自己有点事,得先走了,让我机灵点跟着马豪学,晚点过来随便接我。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特意关注了下马豪的眼神,发现他虽然一直赔着笑,可眼底却闪过一抹怨毒。

八成,他以为我是唐婉养的小白脸吧。

唐婉走后,马豪带着我熟悉了下醉梦楼,接着,将我带进了一个小屋子,里面已经有两男三女等着呢。

一看他们怯生生的样子,就知道新来的,马豪跟他们介绍了下我,就去忙自己的事,让我了解完后,带着他们去大休息厅,如果有人点钟,服务生会过来叫人。

恭敬地送走他,我直面那五个人,不免也有些紧张,其中一个穿黑丝袜的妹子挺机灵的,急忙拉着众人向我鞠躬。

“峰哥好。”

“你们好。”我尽量让自己表现的比较镇定,“大家都是新来的,以后多多照应,有我李峰一口饭吃,就有你们一口汤喝。”

“好,说得好。”黑丝妹子又带动大家一起鼓掌。

接着,他们开始自我介绍,黑丝妹子叫香菱,另外一个短发的妹子,看起来像个学生,她叫兰儿,剩下那个扎马尾的,叫芳芳。

至于两男的,魁梧的那个叫大军,长相阴柔那个叫敏俊。

几个人互相了解下,我就在混呗带他们去大休息厅,没想这时香菱俏生生地站了出来,柔声道:“峰哥,能出来下吗?我有话对你说。”

我有些纳闷地跟着她走出了小房间,问她到底有什么话要说,香菱妩媚地冲我一笑,拉着我径直钻进了洗手间,推着我进了其中一个小隔间,将我反锁。

“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香菱突然踮起脚尖将我抵在隔板,重重地吻了上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