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总裁爹地投降吧公子莫问_总裁爹地投降吧

发布时间:2018-10-05 15:02

总裁爹地投降吧这本女频小说目前处于连载中,这本小说是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要介绍了男主庄臣和女主司雪梨的故事,小说章节精选:起码和雪梨在一起的时候,陆勋觉得十分舒服高兴,一点不悦也没有。他也不想出此下策的,可……司雪梨,是你先对不起我的。陆勋暗想。“我不是为了钱来的,我只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陆勋佯装情深。

总裁爹地投降吧

推荐指数:8分

《总裁爹地投降吧》在线阅读全文

总裁爹地投降吧第31章 是你先对不起我的

“对了,”司依依看向陆勋,眼神充满嫌弃:“你把这消息告诉我,一定是为了钱吧,开个价,要多少?”

陆勋压下头心的不耐,心想这女人还真是臭屁狂妄。

明明同是姐妹,怎么和雪梨的性格天差地别?

起码和雪梨在一起的时候,陆勋觉得十分舒服高兴,一点不悦也没有。

他也不想出此下策的,可……

司雪梨,是你先对不起我的。

陆勋暗想。

“我不是为了钱来的,我只是为了自己喜欢的人。”陆勋佯装情深。

不过,他的情深也不是假的。

要不是司雪梨一直吊着他不肯就范,他也不需要在外面找一个女人定期泄火。

“噢?你喜欢司雪梨?”司依依像听到极好玩的笑话一样,仰头笑了一下:“看来你眼光也不怎么样嘛,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也当成宝,呵。”

陆勋绅士的笑笑,没有答话。

他对司雪梨不一定是爱,兴许只是习惯,或者只是单纯的不甘。

总觉得自己这几年的付出必须得从她身上得到什么,可她一个女人,除了一具身体,还有什么能给他的呢。

但能和司雪梨那种极品女人共度春宵,哪怕只是一晚,陆勋也会觉得这几年的付出是值得的。

虽说司家有三个女儿,但在他眼里,司雪梨的颜值以及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味是能直接碾压司依依和司晨,可惜的是司雪梨压根不把心思放在自己身上。

“成,你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司依依朝对方挥挥手,离开。

更何况,庄臣也是她喜欢的人。

抛去庄臣是她姐夫这一身份而言,司依依也绝不想这么优秀的男人落入司雪梨手中。

……

出租屋。

司雪梨终于把庄臣这樽大神送走,她重重的叹了口气,抬手擦擦额上不存在的汗,感觉好累啊。

跟一个动不动就讲骚话,要么就做些撩人举动的男人在一起是什么体验?

如果她在网上遇上这种问题,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写下累,以及甜,这两个字。

“雪梨,庄臣对你做什么了?你为什么看起来很累?”庄霆走到司雪梨跟前,昂着小脑袋看她,一脸探究。

“噢,没有,我们只是散了会步。”司雪梨回过神,回答。

虽说大神送走了,可还有小神在呢。

庄臣得回公司加班,为了方便,直接把大宝留她这里,说改天再来接。

司雪梨真的好想问,有这样对儿子的父亲吗。

“是庄臣给你压力了吗?”庄霆又问。

额。

司雪梨汗颜,大宝咋这么机灵呢。

“也不能算是压力……”司雪梨弱弱反驳,她只是一时之间想不通而已。

刚才庄臣说的那一句,一见到她就连余生也想好,虽然这话不一定全是真的。

但司雪梨不得不想起第一次见到庄臣时,她也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熟悉感,都说庄臣脾气差,生人勿近,可司雪梨完全没有这感觉。

相反,她觉得他还挺好相处的。

不知道庄臣对她,是不是也有这感觉。

庄霆小手抚摸下巴,一副思考样:“我就说庄臣进展太快了,一开口就是结婚一定会把你吓着,但他不听。”

“对呀,说交往还好,一下子直奔结婚,我真的……哎?”司雪梨反应过来,自己竟和一个四岁的小男孩谈这件事,而对方还是他的父亲,她大惊失色!

司雪梨双手搭在大宝的双肩上,推搡带他去参观自己破旧小的出租房:“大宝,这里比较旧,你将就一下哦。”

坐在沙发上玩玩具的小宝看见这一幕,咯咯直笑,觉得妈咪真的好笨呀。

夜晚十二点。

司雪梨洗完澡从浴室里出去,她盯着在床上玩的两个小小人儿,小宝抱着芭比娃娃不肯撒手,大宝则翻阅她给小宝买的早教书,一脸嫌弃的在看。

这一场景,令司雪梨眼眶莫名一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好想哭。

这曾经,是她梦里团圆的场景。

司雪梨收起自己的矫情,在床边坐下,招呼小宝坐过来:“小宝,注射能量的时间到咯。”

“好。”小宝应声,立刻扔下芭比娃娃,迈着小短腿爬到司雪梨身边。

“今天注射哪里?”司雪梨熟练的拆开针管,同时拿出一瓶小药水,将药水往针筒里面装。

“屁股吧!”小宝拉起裤子,露出印有凯蒂猫的底裤:“夏天小宝要穿漂亮的裙子,手上太多洞洞不好看~”

司雪梨动作一顿。

洞洞,她知道小宝指的是针眼。

随即,她心底涌起片片酸涩。

“嗯。”司雪梨假装正常的应。

庄霆放下幼稚的儿童读物,跟着到司雪梨身边,问:“小宝打的是1型糖尿的针吗?”

“是哦。”司雪梨拉下小宝小底裤的一角,动作熟练的往小肉屁股上一扎,将针水推进去。

“好巧,我竟然和小宝有一样的毛病。”庄霆喃喃:“小宝的病是先天的,对吗?”

“是的,因为我怀孕的时候没有仔细做检查,所以……”司雪梨很内疚。

对于庄霆,她没有隐瞒也没有撒谎,这小家伙的心智十分成熟,司雪梨觉得没有必要。

庄霆喃喃:“医生也说我说的病是先天的,可我觉得她健壮的向像头牛……”

司雪梨敏感的捕捉到:“她?”

是指,大宝的妈妈吗?

对噢,司雪梨好像从没在庄臣以及大宝身上听到有关这个女人的消息。

所以司雪梨一直以为对方要么是和庄臣感情不和分开,要么是因病早逝。

现在看来,对方还活着,而且,感觉大宝和她的关系不怎么样,否则怎么会形容她健壮的像头牛呢。

“生我的女人,”庄霆也很直接:“但爸爸一点也不喜欢她,我感觉她靠近爸爸,也只是为了事业上的成就而已。”

司雪梨抬手揉揉大宝的脑袋,温柔教导:“这些话说过就算了,不要在她面前说哦,大宝,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爸爸曾经的爱人,以及给你生命的人。”

庄霆嘴张,有苦难言。

他想说,庄臣才没有爱过那女人好吗。

可这样的话,他也无法解释自己是怎么产生的。哎,都怪庄臣!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