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陆允信江甜小说在哪看_她心见陆心

发布时间:2018-10-05 14:32

很多书友不知道主角陆允信江甜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她心见陆心,本小说阅读网提供陆允信江甜小说精彩内容阅读:陆允信进教室时,江甜已经回了座位。她右手奋笔疾书写着字,左手却是放在课桌里。陆允信侧身进去,余光自然而然地瞟见她半藏在左手袖口的手机,屏幕窄小,按键飞快。

她心见陆心

推荐指数:8分

《她心见陆心》在线阅读全文

她心见陆心第15章《转折》

略微的安静中,冯蔚然一拍脑门,边说边朝楼梯走:“忽然想起东郭之前叫我去办公室,就是让我拉铃前去一楼集合检查卫生,那允哥我先走了?”

陆允信脸上没什么表情,插着兜和他一起下了楼。

冯蔚然集合前看陆允信进了小卖部,带着“检查”的红袖章出来时,看到陆允信手里多了桶泡面。

嗯,香菇炖鸡面。

………

陆允信进教室时,江甜已经回了座位。

她右手奋笔疾书写着字,左手却是放在课桌里。

陆允信侧身进去,余光自然而然地瞟见她半藏在左手袖口的手机,屏幕窄小,按键飞快。

陆允信把泡面放到她桌面。

“咔”轻响,江甜条件反射般把手机缩进袖子里,正襟危坐,吸吸鼻子,定神后见是陆允信,弯着眉眼道:“谢谢你啊。”

陆允信指了一下桌上的东西。

江甜完全没在意绿色的包装,点点头,随手放进了课桌抽屉,然后继续玩手机……

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她聊得眉开眼笑又抿唇憋下。

陆允信看她好几眼,她都没发现。

更别提陆允信大剌剌放在桌上、精致的蛋糕盒。

她还在聊,还在笑。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她甚至还红着脸有点害羞的味道……

陆允信眉头不自知地蹙了松,松了蹙。

最后,面无表情把蛋糕盒扔进书包。

“啪嗒。”

江甜应声抬头。

郭东薇在门口拦住要上晚自习的数学老师:“占用大家两分钟说一说啊……我们班这个月综合评定已经甩了二班十八分,两边板报都拿第一功不可没,让我们为主力江甜、秦诗几位同学鼓掌。”

江甜面露赧然,把手机朝桌内藏了藏。

“好了好了,”郭东薇笑呵呵地示意大家停手,接着道,“下周五还有个才艺什么什么主题班会,蒋亚男把节目安排下去,希望同学们拿出数学老师说他不占体育课时你们的热情,踊跃参加,争取评比再拿高分……”

“拿了高分可以去春游吗!”冯蔚然带头起哄。

郭东薇“诶”一声:“你们先拿到再说啊,节目要多要精彩,要不然冯蔚然你上来跳个舞?”

“班长跳舞!班长去跳舞!”同学们笑作一团。

只有陆允信埋头刷题,漠不关心。

………

下晚自习回宿舍。

江甜刚推开门就被蒋亚男一把拉进去。

“下午找你那个二次元小哥哥是谁啊,”她激动道,“那可真的帅,像漫画里男主一样,不光我们班女生在说,二班都有女生在问,还说什么,”蒋亚男学样,“他穿24号球衣,是不是喜欢科比?”

“二次元小哥哥……?”江甜念着念着,“噗嗤”笑出声,“哪是什么小哥哥,我开裆裤闺蜜,如假包换小姐姐。”

“啊?”蒋亚男蒙圈。

“真的,”江甜哭笑不得,拂下她搭在自己头上的手,说,“北城三中,毛昔安,昔日的昔,安宁的安,”江甜说,“她从小就假小子,不爱女孩子的玩意,就爱什么篮球啊,游戏啊,赛车啊……你别一副不信的表情看我嘛。”

“可我们看她没胸嘛,”蒋亚男还是有点不信,“帅成这样很不科学啊,不过好像确实没有男生的大毛孔……对了,她不上课吗?”

“她请假过来见一个网友,顺便找我和傅逸玩,”江甜低头瞥一眼自己身前艰难的弧度,委屈巴巴看蒋亚男,“她有A,我没有。”

“你还小你还小。”蒋亚男敷衍地安慰她一句,又兴奋地问了两个关于毛线的问题,江甜模模糊糊地回答。

“而且二次元小哥哥很温柔,”想到什么,蒋亚男附在江甜耳边说,“今天她们还讨论二次元小哥哥好看还是允哥好看,甜甜你怎么看?”

江甜吃痒避开:“当然是用眼睛看。”

“诶诶你别躲,她们议论你和允哥说话很亲密。”

江甜跑到床边放下书包,半开玩笑:“你们等我有一天叫允哥宝贝允哥应了再这么说。”

“你就知道瞎扯转移话题。”蒋亚男哼她一声去泡面。

秦诗回来刚好听到江甜说话,意味深长地“噫”……

江甜对秦诗说了两个字口型,秦诗转为仰面看:“咦,寝室这个灯怎么在闪……”

江甜发笑,笑着笑着也不知道是因为秦诗,还是因为毛线晚上给的电子券码。

星特朗nextstar系列是天文望远镜经典,小贵,江甜攒算攒算自己的小金库加压岁钱觉得还能承受。结果毛线死活不收,还说什么“如果她真和陆允信在一起了这就是结婚份子钱”……

江甜一想着自己挽着陆允信的胳膊叫“老公”,牧师说新郎轻吻新娘,陆允信唇旁会噙起点笑,目光温柔地注视自己,然后轻掀自己的头纱,微微俯身……

嗷……

江甜探个脑袋:“秦诗可不可以开空调?我被子太厚,在床上好热。”

城市另一个方向,南大家属院。

陆允信坐在地毯上,长腿一曲一直。

面条坐在他腿旁,前爪撑着他小腿,挂着笑脸哈气……等他分蛋糕。

狗的肠胃不能承受太甜的东西,陆允信把其中一半表面的抹茶和奶油统统刮到另一边,又仔细地把夹层的椰果剔掉,这才喂给它:“好吃?”

面条嘴里嚼着东西只能“呜呜”,尾巴倒是摇得欢快。

陆允信看着面条清澈的眼睛,不知怎地,脑海里忽然浮出那人给她擦奶油,她“咯咯”笑,再有就是晚自习,她发短信……

陆允信吃两口吃不下去,丢了叉子赤脚朝床上走。

“真不知道这种甜得发腻的东西怎么下得去口。”

月亮在窗外对他笑:下得去。

陆允信烦躁地翻了个身。

………

第二天整个白天,陆允信气压都低得可怕。

下午最后一节课上完,冯蔚然转过来翻他卷子:“卧槽你已经把五月份的题做完了,这特么还不到四月啊……奥赛班那帮老头怕是要吓死了。”

“允哥这学期开学就上三晚已经把东郭吓死了好吗,”沈传哂笑一声,把手搭在陆允信背上,“还有什么不可能?”

陆允信别下沈传的手:“滚。”

同学们陆续出去,秦诗背着书包找江甜:“我回家拿手机,熄灯前回来,甜甜要我带什么吃的。”

一中走读凭校园卡出入,住读同学周一到周五只能靠有班主任签名的统一假条出门。

江甜摆手:“不用不用,我找东郭请了假待会儿和二次元小哥哥出去。”

秦诗交代她注意安全,江甜笑着应下,转头教育陆允信道:“就是,你看看人猴子船长多开心,你不要一天到晚不是睡觉就是刷题总板着脸嘛,生活如此美妙。”

她眼睛大,睫毛长,明明是一本正经的表情,却让人看出些楚楚可怜的味道。

陆允信起身,一手撑在她桌上,一手撑着她椅背,佯装借过时朝江甜稍稍倾身,越欺越下……

忽然挨近的距离裹着心跳和体温。

江甜顺着他下压的弧度朝后弯,绯红爬上脸颊,越染越深,越染越深,偏偏他越逼越近,越逼越近,近得她觉得自己快跌下座位了:“陆允信你对我的话有什么不满就快点说,教室这么多人你要出去快出去我马上也要……”

陆允信勾了一个极为刻薄的弧度:“噢。”

噢……?

江甜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陆允信格外自然地从她桌上抽张纸顺势回身,然后,面不改色地走出教室。

江甜狠狠咽了两口唾沫,坐正身子左顾右盼。

见同学们都没看自己、就以为是同桌借过顺便抽张纸走,她注视着走廊上某人越来越远的背影,还是没来由地心虚,手背直拍脸颊:“这人就不会好好说话吗,每次都莫名其妙隔这么近……吁。”

………

昨晚,秦诗本来说熄灯前回来,结果熄灯了没回,江甜给东郭发短信,确认秦诗在家便放下心来。

第二天一早,江甜从食堂买了馒头还没把校园卡揣好,手机就开始震动。

陌生号码。

她犹豫一下,点了接通。

嘈杂的背景音和不标准的普通话齐齐传出:“喂,您好,我们这里是南城第一人民医院急诊部,请问您是江甜江女士吗?”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