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迷之诱惑第16章_迷之诱惑16章节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05 12:03

花未棉作家的一本女频小说是迷之诱惑,目前处于连载中,本小说阅读网已经上架迷之诱惑,下面是精彩章节片段:苏黎黎皱了皱眉轻声嘟囔道:“怎么一副看到恐怖分子的架势?”“这个不是涉外商店。”路辽解释道:“按照规定,这种店不能接待外国游客。”苏黎黎愣了一秒,满脸失望地往外走去:“那算了。”“等一下。”路辽叫住了她道:“可以再试试。”

迷之诱惑

推荐指数:8分

《迷之诱惑》在线阅读全文

迷之诱惑第16章 夜遇便衣

平壤的夜晚其实没太大意思,路上黑灯瞎火,完全没有风景可看。两人走了很久才看到一个亮着灯的小卖部,孤零零地坐落在路边,带着几分萧瑟。一个小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津津有味地舔着雪糕,满脸的陶醉与欢愉。苏黎黎看了一眼就嘴馋了。

“想吃?”路辽看了她一眼问道。

苏黎黎点了点头,率先一步走进了小卖部。店家是一个年轻的朝鲜妹子,苏黎黎还没来得及开口,朝鲜妹子满脸惊恐地看着她,急急地冒出几句朝鲜语,做了一个往外轰走的手势。

苏黎黎皱了皱眉轻声嘟囔道:“怎么一副看到恐怖分子的架势?”

“这个不是涉外商店。”路辽解释道:“按照规定,这种店不能接待外国游客。”

苏黎黎愣了一秒,满脸失望地往外走去:“那算了。”

“等一下。”路辽叫住了她道:“可以再试试。”

苏黎黎站在原地没有动,路辽走到柜台旁边和店家用朝鲜语交流起来。面对这么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店家有些羞涩,颊边染上了一抹红晕。

一番交谈过后,路辽转过头朝苏黎黎招了招手道:“来。”

待苏黎黎走到柜台边后,他继续说道:“协商好了,你选吧。”

冰柜不太大,上层的玻璃上贴了清单与对应的价格,苏黎黎看了一眼便惊呆了。

“不吃了。”苏黎黎转身往外走去。

“怎么了?”路辽一脸疑惑地跟上她。

“太贵了!”苏黎黎语气充满怨念:“太坑人了。”

价格栏上,最低的标价是600朝币。按照汇率,人民币与朝币的汇率大概是16比1,也就是说,这里最便宜的雪糕居然要40元人民币左右。朝鲜这么落后,物价居然这么高?

这些雪糕看上去很一般,在国内顶多就是伊利蒙牛的标准,有必要花40块钱做这个冤大头?

小卖部灯光昏暗,门口的位置摆着一盆茶叶蛋,苏黎黎瞥了一眼,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上面的标价——1200朝币/个。

苏黎黎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折算成人民币,一个茶叶蛋居然要80块钱左右?朝鲜这物价可是比美帝还强悍啊。曾有湾湾说过,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原来是可以这么理解么?朝鲜的茶叶蛋,恐怕谁也吃不起。苏黎黎轻嗤一声,加快了脚步。

路辽往前跨了一步拦住了去路,道:“不贵的。”

苏黎黎朝他翻了个白眼,她觉得路辽绝对是被这位店家给迷晕了,荷尔蒙全面攻占了他的大脑。

“我不吃。”她才不想为这人的荷尔蒙买单。

“来。”

见苏黎黎没有反应,路辽也不勉强,走到柜台旁边挑选了两根雪糕。与店家简单的交谈几句后,路辽朝苏黎黎走了过来,店家妹子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这场景,莫名的刺眼。

店家拿着塑料袋装下两个茶叶蛋,微笑着看了苏黎黎一眼。

路辽掏出了一张人民币递给她,店家一脸为难地摆摆手。路辽皱着眉在钱夹里翻了一遍,无果,最后只能问苏黎黎道:“有两块钱零钱吗?”

“两块?”苏黎黎看了一眼路辽手中的五十元大钞,拧着眉道:“你说的是两百块吧?”

“两块。”路辽摇了摇头。

苏黎黎将信将疑地翻了翻背包,掏出一张十元纸币塞给路辽道:“只有十块的。”

路辽朝店家问了一句什么,对方再次为难地摆了摆手。

“找不开。”路辽将纸币还给了苏黎黎道:“真的没有两块吗?五块可能也行。”

“找不开?找不开是什么意思?”

苏黎黎觉得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机械地在口袋里翻出了一张五元纸币,店家笑着接过后转身走开了。

“只要五块钱?”苏黎黎不可置信地问道。

“不是。”

话音刚落,店家再次走了过来,往苏黎黎手上塞了一叠朝币。

“这是找零。”路辽帮忙解释道。

苏黎黎粗略地看了一眼,居然有3000多朝币。这一下,她的脑子彻底转不动了。

3000朝币,折合人民币可是200块钱左右啊。

“我记错汇率了吗?”

“也不算。”路辽低声说道:“出去说。”

雪糕味道很不错,奶味极浓,咬在嘴里细腻润滑。啃完一根雪糕的功夫,路辽简单地解释了一番朝鲜的汇率问题。

朝鲜的外汇储备相当稀缺,朝鲜币在国际上很不值钱,流通极为困难,朝鲜政府想尽一切办法获取外币。外国人来朝旅游是不允许使用朝币的,只能用人民币、美元或者欧元。

朝鲜的官方汇率向来很黑,也极度不合理,按照官方汇率,外国人很难有购买欲望,所以朝鲜百姓私底下形成了一个黑市汇率,两者相差近百倍。

也就是说,某件商品按官方汇率需要支付一百块钱,按黑市汇率购买可能只需要一块钱。

“茶叶蛋还是吃得起的。”解释完后,路辽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苏黎黎忍不住笑了笑:“像这种引起公愤的言论出来的时候,你们是不是会开发特殊程序,刷爆微博和朋友圈?”

“特殊程序?”

“你不是黑客吗?”苏黎黎歪着头看他。

“嗯。”路辽有些意外,稍稍愣了一下后点头道:“黑客的事情,在这边不要和别人说。”

“好。”苏黎黎扔掉了包装袋,意犹未尽地说道:“一会回酒店的时候,再来这买几根带回去。”

路过火车站广场的时候,光线明亮起来,广场上有一块大屏幕,此刻正播放着足球比赛,吸引了一大堆球迷驻足。与其他地区球迷不同,朝鲜人看球的过程十分安静,极少议论,更不用说欢呼了。

屏幕上播放的是朝鲜国内的比赛,苏黎黎和路辽对视了一眼,兴趣都不太大,稍稍看了几眼就离开了。

两人是在火车站旁边的巷子里遇到的便衣。

刚从亮堂的广场拐到一条幽暗的小巷,苏黎黎花了半分钟才适应了光线,定睛一看,就见前面立着三个人。

苏黎黎被这无声无息冒出来的人吓得不轻,浑身都僵硬起来。

“别怕。”路辽往前走了一步,将苏黎黎护在身后:“没事的。”

借着月光,依稀可以辨出来人都穿着一身正装,左胸别着两代领导人头像的徽章,神情肃穆。这样的装束,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反应,一看就知道是所谓的安全局的人。

为首的一个人开了手电筒照过来,刺眼的光线直接打在脸上,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路辽一言不发地打开手电筒照了过去,映在他们写满不善的脸上。

紧接着,路辽和他们说了一句什么,对方一脸怀疑地打量了着他,之后几人又交谈了好一会,对方始终一副将信将疑的模样,但是气氛慢慢轻松下来。整个过程,苏黎黎半个字也没听懂,但是看几人的神色,似乎是放过他俩了。

果然,没过多久,路辽转过身说道:“走吧。”

苏黎黎立即点头:“好。”

刚走一步,身后传来一句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等一下。”

苏黎黎悬着一颗心缓下脚步,还没等她转过头,为首的那位便衣就走到了跟前。

“你不懂朝鲜语?”

生涩的中文,带着一点东北腔。这话明显问的是苏黎黎。她点了点头道:“不懂。”

便衣眼睛里闪过一丝精明:“你们为什么私自离开酒店?”

苏黎黎这才明白这人的意图,显然路辽刚才给了对方一个解释,但是用的是朝鲜语。如果两人事先没有对好口供的话,苏黎黎的说法很可能与路辽不一致。

问题的关键是,苏黎黎真的没有和路辽对过口供。她扫了一眼路辽,想要获得一点提示,对方却紧锁着眉,没有任何动作。

“小姐?”不过是过了几秒,对方就开始催促起来。

苏黎黎又看了路辽一眼,对方正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左手有意无意的在头上摸了几下。

头?头痛?苏黎黎百思不得其解,不经意间见到前方不远处立着一块中文招牌,在一堆琳琅满目的朝鲜文中显得格外亲切——XX时尚理发店。

不管了,就它了。

“想来剪头发。”苏黎黎故作淡定地说道。

“剪头发?”

一看便衣的反应,苏黎黎就知道自己猜错了。但是此情此景,只有坚持错下去才能有出路。她眼神复杂地扫了路辽一眼,快速地说道:“想效仿金正EN总书记的发型。”

距离路辽一步之遥,苏黎黎清晰地感觉到他浑身僵在了原地。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