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刘小虎赵淑梅by刘小虎_村情刘小虎刘小虎

发布时间:2018-10-05 11:32

已完结小说村情刘小虎是来自狸猫平台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为刘小虎,村情刘小虎刘小虎精彩节选:最可恶的是他那双大手,不但拽住了她,而且正在毫无悔意的摸着自己的肌肤,让她腿脚发软几乎站立不住,心底一种麻酥难耐的春潮荡漾油然而生,粉面绯红,媚眼含春,春春荡漾,春春发发,娇躯剧颤,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心存两难的想阻止他,又想继续感受一阵,最后女人的矜持和羞涩,让她不得不瞪了刘小虎一下。

村情刘小虎

推荐指数:8分

《村情刘小虎》在线阅读全文

村情刘小虎第40章美味李桃芳

一句话仿佛点燃了李桃芳的激情,她浑身颤抖着,下面甚至有一股清水流了下来,可见她此时的心情是如何的兴奋,被拽住了的李桃芳好象很是愤怒,双眼凶狠的瞪着刘小虎,如果眼神可以的杀人的话,可能他早死了几千遍了,不过只有李桃芳自己知道这只是表面功夫而已,那都是女性的矜持让她不得不做出的样子,其实内心是另一番景象,感觉被自己那个被刘小虎看过的地方,仿佛有种酥麻、**,炙热的双眼好像火焰一样,不断的燃烧着她的身躯,不看也知道,现在自己的脸铁定已经红的像个大番茄。

最可恶的是他那双大手,不但拽住了她,而且正在毫无悔意的摸着自己的肌肤,让她腿脚发软几乎站立不住,心底一种麻酥难耐的春潮荡漾油然而生,粉面绯红,媚眼含春,春春荡漾,春春发发,娇躯剧颤,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心存两难的想阻止他,又想继续感受一阵,最后女人的矜持和羞涩,让她不得不瞪了刘小虎一下。

“小虎,你,你不能这样,我是你干娘啊!”

与其说是阻止刘小虎不要做响,还不如说是自己想做而不敢去做,拿自己的身份当一个理由来自己说服自己,不能这样做,不能这样做,真的不能这样做啊!

如梦中醒觉一般的刘小虎,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光明正大的吃起李桃芳豆腐了,想到个中的后果心中是一片悔怕,害怕李桃芳真的告诉他娘,担忧的侧头瞄了一眼,看到景象确是李桃芳娇美的面庞,吹弹可破的娇嫩肌肤,瑶鼻桃腮,美丽的眼睛轻阖,樱桃小口张开,娇喘微微,勾人非常。

已非当初什么啥都不知的处男刘小虎,李桃芳明显是那个方面已经动了的表现,再联想到她的小嘴中发出令人血脉汹涌的那个小声了,他顿时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在自己淑梅婶和自己那个生理需要面前,他最后选择了自己的 那个需要,没办法啊,现在他已经到了强烈渴望需要的时候了,要是真的不整出来,他能感觉自己的那个火气都能把顶得老高的裤衩子给戳破了,于是,他的手开始有所动作了。

刘小虎倒到是享尽了艳福,李桃芳却是受尽了煎熬,**停的她觉得此时刘小虎的双手好像有魔力似的,刚才明明感觉不出什么异常,现在确是令人的浑身不自在,仿佛随着刘小虎的双手在自己身上摸着,一道火焰从脚掌慢慢的燃烧上全身似的,体温慢慢的上升,身体变的火热,这么大岁数了,脸蛋依旧**可人的李桃芳桃腮娇艳晕红,美眸紧闭、檀口微张、秀眉紧蹙,让人分不清她是感受到羞耻难捺的的痛苦还是亨受着新奇诱人、**无比的刺激,双眼此时半眯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如维纳斯般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秀美清纯的绝色娇靥更是火红娇艳,晶莹玲珑、秀美娇俏的瑶鼻渐渐开始娇啼婉转、嘤嘤咛咛。

轻轻的嘤咛声就像导火线般,一发不可收拾,就像活火山一样,如果不爆发的话那就会积压,成为一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核弹,嘤咛声犹如冲锋的号角般,吹起了刘小虎进攻的脚步。

“小虎,你————”

李桃芳闷叫了一声,她是纯郁闷了,这个时候想叫还不敢叫出大声来,就生生地让他这么摸,刚才那一下刘小虎的大手居然往她那下面摸去了,惊得她差点没控制住自己叫出声来。

刘小虎哼哧着道:“桃芳干娘,我要吗!我要吗!我想要吗!”

李桃芳嘴里听着刘小虎那样的哼哼,并且下面明显感觉到有一个火热热的东西在拱着自己,就在下面,很热很烫,整的她浑身上下酥软无力,也不知道怎么了,反正就是很喜欢这种感觉,从心往外地喜欢啊!

“小虎,我,我,我们不能这样啊!”

到这个时候了,李桃芳还在坚持着,不能不坚持啊,尽管内心已经妥协了,尽管身体已经妥协了,但是这个面子还得是要做的,她和刘小虎的关系摆在那呢,要是真的和他发生点什么,无论上面对好姐妹赵淑梅,还是面对自己闺女李倩倩,她都有一种无脸去要面对的感觉,所以她只能咬着牙在坚持着。

她能坚持得住,这个时候的刘小虎已经坚持不住了,他一把拽下自己那条宽松的三角裤衩子,这是他淑梅特意为他亲手做的,由于他个头体壮的,一般正常的赶集卖的裤衩子个头太小穿在身上不得劲,所以赵淑梅就用废弃一些布料给他缝制了爱心裤衩子,特别宽松,上面有一根松紧带,穿脱都特别方便,只是轻轻地一扒拉,裤衩子就褪下去了,这下里面那根火热的东西就蹦了出去,就那样弹在李桃芳的手上,要知道因为下面什么也没穿,李桃芳可是一直用手遮掩着呢,而刘小虎这一亮东西,自然而然地就弹在她的手上。

李桃芳的手瞬间就感觉到有一个硬得不象话,热得不象话,大得不象话的东西打在手上,把她打得一个激灵,一开始还有些疑惑这是什么玩意,但是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的她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个是什么玩意,“妈呀!”

一声,她的手连忙往一边躲去。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追,敌疲我打。

游击战十六字方针刘小虎居然也是熟练地掌握着,随着李桃芳手的撤离,他的东西就顺势而下占领了她手刚才守护的部位,当他的先头攻击部位接触到李桃芳那最后阵地一片毛茸茸密林地带的时候,终于是打蛇打七寸,打到点上了,李桃芳想去阻止,可是面对最后阵地的失守,她是有心杀敌,无力回天啊!

脑袋晕乎乎的她想挣扎着说出“不要”但是不知怎么的到了她嘴里吐出的却是,“不要停!”

刘小虎本来还有所顾忌的呢,但一听李桃芳的话,他欢呼一声,再一次确认道:“桃芳干娘,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

李桃芳这个时候就跟喝醉了酒一样,脸蛋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既然想阻止已经阻止不了了,敌人已经杀到家门了,她干脆就放弃了抵抗,直接投降了,不过投降也能太直白了,这叫既想当那个子,也想立贞节牌坊,轻着声道:“我,我,我什么也没说。”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真的是晚了,李桃芳的投降不抵抗给了刘小虎更大的勇气,这小子开始撒起欢来,嗷嗷一声,就去扒李桃芳身上唯一的掩盖之物,那条遮盖着最大山峰的罩子了。

上手扒了半天,那罩子还没下来,最后都弄得李桃芳实在无奈了,小声提醒了下,“后……后面有扣子,得解开它。”

刘小虎这才明白过来,慌忙把两手抄到李桃芳背后,磨蹭着解纽扣,此时刘小虎的嘴巴刚好拱在李桃芳的一对山峰中间,“桃芳干娘,你身上的味真好闻。”

李桃芳羞臊中带着一丝好笑,一巴掌打在他的脑门上,“你小子也不是个好东西。”

“嘿嘿,嘿嘿!”

刘小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尽管他心中很不认同李桃芳说自己不是个好东西,其实他一直认为自己上个好东西,但是这个时候他也知道不是说那些煞风景话的时候,他只是干着自己的本分工作,手伸到后面,找到了窍门就好干活,在后面找到那钩子只是轻轻一拨弄后面的钩子,然后那罩子就脱落开来,最主要的是李桃芳的实在太大,那罩子已经撑到极限,有了一个外力就轻而易举地把事情给解决了,然后刘小虎大手毫不客气地一手一个抓了上去,要说刘小虎的大手也算超级大了,普通的女人这个东西绝对一抓一个手,但面对李桃芳的超级大山峰,他的手显然还是一只手抓不住,最为关键的是这对大球跟一般的大球显著区别是不但不受地球吸引力的影响向下垂,反而骄傲地往上挺往上翘,大有傲啸苍天之势。

但就是这一摸,让本来已经有些迷糊的李桃芳突然之间受到了刺激,女人这样的部位受到刺激自然是有强烈的反应的,她咬着牙道:“你小子真不客气啊!”

刘小虎这个时候自然是不会客气的,他一点也不留手地一手一个把玩着,嘴里嘿嘿地道:“桃芳干娘,你的可真大啊!”

这小子,这个小子,李桃芳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面对刘小虎不按常理出牌,她只感觉一股男人的气息强烈地冲击着她的神经,民间曾流传过这样一句话,吃了那淑梅壮阳草,神仙也难跑,这种东西主要功能就是强壮男人那方面功效的,但是其实对女人也很好使,只不过女人一般不需要吃这种东西的,男人可能有很多这方面不好使的,可女人这方面不好使的却很少很少,所以一般女人不会吃这种东西,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东西对女人也很有效果,刺激增强那方面的功效,用通俗一点的话来讲,那不就是跟春药所起的效果是一样的,只不过这是纯天然绿色东西,吃了没有副作用,甚至效果更好,刚才的那一阵自己给自己解决还没全部释放出去呢,现在的刘小虎已经把李桃芳刺激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要是没有那淑梅壮阳草的刺激,再怎么样,李桃芳也不会让刘小虎占自己的便宜,两个人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呢,这一点李桃芳是明白的,两个人在一起是不容于世的,但是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淑梅壮阳草的刺激,李桃芳的堡垒被一点点地侵蚀崩溃了,她喃喃地道:“小虎,你会后悔的。”

李桃芳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给了刘小虎发动进攻的信号了,这个时候刘小虎那还有心情考虑后悔的事情,在他看来现在的幸福快乐那就去现在争取,至于以后的事情,他的脑子比较简单,以后的事情只有以后再说了,抱着李桃芳,下面那根东西紧紧地贴在她下面的那片毛茸茸之上,那女人的味道强烈地冲击着自己的嗅觉,再一想到这个是自己的桃芳干娘,刘小虎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他甚至觉得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着,无法抑制地颤抖着,一方面很激动,一方面更是觉得很刺激,这种前所未有的刺激让他简直身体要爆发开来,轰声道:“不行,不行了,淑梅干娘,你是我的,你就是我的,来吧,快点来吧,今天我就要将你变成我的女人,没有别的可说的了。”

李桃芳感受到了刘小虎的爆发情感,知道抗拒已经是无用的了,再加上那股滔天火焰的熏陶,她更加迷醉起来,索性脑袋一糊涂,微叹一下,由着刘小虎摆弄,事不可违,还去违背什么,一切就顺其自然吧!

感受到刘小虎搂着自己的身子愈来愈紧,李桃芳轻轻地把眼睛闭上了,这个时候她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这个时候她选择了接受这个结果,只是眼角溢出的点点泪水出卖了她内心思想的极度不平静,她嘴里吐着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喃喃自语,“小虎,希望你不要后悔!”

这个时候刘小虎当然不会后悔,至于以后的事情那就以后再说吧,刘小虎兴奋的一把抄起了李桃芳,这个地方实在不方便施展,他抱起李桃芳一步一步地往外走,至于为什么走不快呢,一方面他下面还有条裤衩子呢,另一方面,那根巨大的突起部位妨碍了他的走步。

“你小子要去哪啊?”

伏在刘小虎胸口,李桃芳羞于睁开眼睛,只能感觉着刘小虎抱着自己往出走,这大晚上的倒是不怕有人来,但是不怕万一,就怕意外的,所以李桃芳有些害怕的问了一句。

刘小虎咧着嘴嘿嘿地道:“桃芳干娘,我带你找个好地方啊!”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