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执念已尽相思成灰by碎骨

发布时间:2018-10-05 10:33

这本名字叫做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的小说是作者碎骨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靳相思、孟寒泽是该小说中的主角,该小说讲述了靳相思、孟寒泽的故事,小说内容构思巧妙,人物描写细腻,下面给大家带来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第5章反抗:结果,第二天晚上,黎叔就站在她跟前,“靳小姐,跟我们回去吧。”她不知道孟寒泽用了什么办法找到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恳求,“黎叔,拜托你。我不想去当小姐。”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

推荐指数:8分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在线阅读全文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第5章反抗

靳相思依旧垂着眼,轻然的,妄图找到最后的一丝生存空间,“孟先生,我该做到怎么样,才能赎罪呢?”

这个问题,她没在齐度那里获得答案。

没在任何地方获得答案。

被救赎,是她最大的希冀。

为犯下的错误买单,之后重新生活是她最渴望的事。

孟寒泽久久的不言,从下往上的打量,最后落在她精致的下巴上。心上一紧,他竟不自觉的微退了一步,偏过头……

“靳相思,你自杀吧。”

“我不想死。”

我怕疼,我还有个妹妹,我还想好好的生活下去,我想上大学,想学法律,想当一名律师。

是不是很可笑,我的父亲是杀人犯,我却想要当一名律师。

“你这种人的确是不想死。放走杀人犯,把我的孩子扔进了大海。呵,哪怕被我**了,也看起来毫无羞耻心。不是恶心吗?”说话的话语越发的很。

他退到门边上,“靳相思,你明天晚上必须要去夜总会。”

说罢,关上门,回到车上,大口大口的抽烟。

三个月前,靳相思的手里抱着血淋淋的孩子,她把孩子扔进了大海。

连尸首都找不到了。

孟寒泽,怜悯心这种东西,对靳相思这种女人不需要。

……

她没听话。

终于反抗一次。

她收拾了东西,带着靳红豆连夜去了乡下的小镇。

结果,第二天晚上,黎叔就站在她跟前,“靳小姐,跟我们回去吧。”

她不知道孟寒泽用了什么办法找到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恳求,“黎叔,拜托你。我不想去当小姐。”

恳求也是无用的。

黎叔直接把她带去了夜总会,强制性的给她换了一套衣服,将她推进了包厢。

“哟,新来的小妞啊。过来给爷瞧瞧。”公子哥江盛凯**的吹起了口哨。

她缩在门边上,扯着这条黑色短裙,这裙子短的都快到大腿根部了,胸口也低,一对小巧精致的乳房微微的露出,引人入胜。

她用一袭长发掩住,惊惧一层层袭上来。

江盛凯走上前来,拨她的头发,下流道,“还是个害羞的。我喜欢。”

她嫌恶的一把拂开,“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

转身,拉开门就要走。

这样的地方,一刻都不想呆。

“穿成这样,还说是走错地方?”江盛凯戏谑的笑了起来,他一把抱住了靳相思的腰,撩她的头发,“的确是个小美人。”

说罢,一口亲在了靳相思的脸上。

靳相思打了一个冷颤,浑身不自觉的抖了起来,江盛凯强硬的把她拉到沙发处,迫使着她坐在他大腿上。

那只脏手顺势摸上了靳相思的大腿,一直往上,往上,探到大腿根部,几乎要探进短裙里头。

靳相思夹紧了腿。

恶心,这样的抚摸比孟寒泽直接的强上还要恶心。

恶心的快要吐了。

“我不是小姐。”她抓住江盛凯作乱的手,“放开我。”

因为不肯顺从,另外几个公子哥跟着来了劲,几个人合伙的把她摁在地上,扒她的衣服。

“江哥,她看着瘦,没想到身材这么有料啊。”

“这手感,不是这几个能比的。”

“呵,孟少说要给我们一个好货色。果然是好。今天有的玩了。”

“……”

孟少,孟寒泽。

他就是这样把自己拖进了无尽的地狱……

“不要,你们放过我,放过我。我不是小姐,不是出来卖的,救命,救我……”她嘶哑的呼救划破了长空。

长发凌乱,两只手被人摁住。

不知谁的手扯开了她的双腿,一个猥琐的唇落在了大腿上。

她经受不住,恶心的干呕起来,

酸水吐在了江盛凯的手上,江盛凯的兴致登时减退了,抓起她的头发就给了她一巴掌。

“妈的,你竟然敢吐!”

这一巴掌扇的靳相思几乎要晕过去,嘴角也出了血。

几秒之后,才缓过神,她喘着粗气,捂着胸口,闷得慌,又要干呕起来。

江盛凯怕再脏了手,忙放开了她,晦气的骂道,“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贱人!老子难道还恶心了你?”

另外几人也黑了脸退开了,面面相觑。

“这……”送酒水的服务员开了门,愣了一秒,忙低下头当做什么都没看见。这样的事,在这里见的太多了。

江盛凯淬了一口唾沫,拽了她的一只手腕就往外头拖,一面冲服务员命令道,“把她洗干净了再送来。”

回廊里。

孟寒泽放下腿,手指间的烟雾缭绕,“江少,这是怎么了?”

“这女的吐了,吐我一身。妈的。”

孟寒泽微蹙了眉头,蹲下身,瞧着死尸一般的靳相思,“你不是说在这里还好一点。怎么还吐了。”

靳相思像浮草一般动了一下,裂开嘴苦笑。

一声不吭。

孟寒泽抿紧了唇,摸了摸她漆黑的长发,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惊惧道,“吴彻哥哥,你看这是怎么了?”

吴彻哥哥……

“小蝶,没事,别怕。”吴彻轻轻的拍了拍乌小蝶的手背。

靳相思浑身被无数的钉子钉了一样,千疮百孔,她缓缓的抬起头,面前的男人,正是吴彻。

他的身旁依偎着一个娇羞的女人。

见吴彻的目光投过来,她慌忙的埋下头,拜托,别看见我这狼狈的样子。

拜托,我这一生已经足够狼狈了。

“靳相思,你不跟你的老相好打声招呼吗?”孟寒泽蹲在她旁边,唇边是冰冷的笑意。

“相思……”吴彻轻颤了一下,走近两步,犹疑道,“相思,是你吗?”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一袭长发遮住了面庞。

你走吧,吴彻,就算认出我了,也当做不识,好吗?

孟寒泽敛眉凉笑,扶她起来,不怀好意的开口,“靳相思,怎么不回答?遇见老熟人了,激动了?”说罢伸手去拨她的头发。

她如惊弓之鸟一般,猛地打掉孟寒泽的手,声音冷冷的,偏着头,对吴彻道,“先生,你快走吧,你认错人了。”

乌小蝶扯了扯吴彻的衣角,贴的更近了一分,“吴彻哥哥,他说这个女人是你的老相好,是真的吗?”

吴彻放开乌小蝶,走上前来。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