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靳相思孟寒泽免费阅读章节_碎骨的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05 10:33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是由作者碎骨所写的一本都市爱情小说,这本小说中主要讲述了主角靳相思、孟寒泽的故事,该小说十分丰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下面给大家带来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第3章辞退:孟寒泽过了很久才发泄完,并没有急着走,而是穿戴整齐的坐在了沙发上,玩起了手机。她把裤子穿好,依旧跪着,望着地,轻轻的,“孟先生,你那么憎恨我。上我,你不觉得恶心吗?”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

推荐指数:8分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在线阅读全文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第3章辞退

孟寒泽隔岸观火的看着好戏,或者说欣赏着靳相思的无奈和窘迫。

被误会的感觉怎么样?

“那他说的是怎么回事?”吴彻歇斯底里地质问道。

“我……”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吴彻,我们已经分手了,两年前你出国的时候,我就说过我不会等你,你走吧。”

她说完,迅速的关了门,她背靠着门板大口喘着气,眼前氤氲着烟雾。

孟寒泽微微颔首,昂着脖子,“就这么赶他走了?我戏还没看够呢,哦,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靳相思还没来得及反应,孟寒泽就把她压在门上,砰的一声,应和着外头吴彻剧烈的敲门声。

“相思,开门。你说的我都不信。相思,开门……”

孟寒泽急不可耐的扒下她的裤子,手指在自己的物什上撸了两把,猛地插进了靳相思的后穴,粗鲁的来回**。

那紧致的后穴,渐渐的溢出了汁水,差点让孟寒泽没把持住。

暴虐的情欲上来了,眼里的眸光却如坠寒冰。

“孟先生,我错了,你饶了我吧……”靳相思呜咽着,压抑的求饶。

好疼啊。

“孟先生,拜托你,我有罪,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她的脸紧紧的贴在门上,门外是吴彻声声的叫唤。

忽的,手机铃声作响。

靳相思一僵,孟寒泽喘着粗气,已经迅速的从她的口袋摸到了手机。

“靳相思,你猜猜看是谁?”孟寒泽盯着手机屏幕,摁下了接听键,同时开了扬声器。

靳相思屏住了呼吸。

“相思。你开门,好不好?”吴彻恳求道,“你把苦衷都说给我听,要是你真的不喜欢我了,我一定放手!”

孟寒泽一手拿着手机,另一手狂暴地抓住靳相思的头发,他身体越发舒坦,心里就越发难受。

惨死的周朗月,还有六个月大的孩子……

“靳相思,你叫出来啊,让你的吴彻好好的听听,你是如何的**。真是可惜了,他还没尝过你的滋味。”他恶狠狠道。

这话一字不差的落进了吴彻的耳朵里。

门外很快传来脚步远去的声音。

吴彻他……走了……

该是对自己失望透了。

孟寒泽把手机往地上一摔,“真没劲。他就这么吓跑了。”

他看了眼狼狈的靳相思,冷冷问道,“疼不疼?”

“……”孟相思咬着唇,“疼。”

“疼就好。”

后来这句话出现过很多很多次,疼不疼,就该疼啊。

孟寒泽这么痛苦,罪魁祸首的她,哪里有资格获得一星半点的幸福。

孟寒泽过了很久才发泄完,并没有急着走,而是穿戴整齐的坐在了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她把裤子穿好,依旧跪着,望着地,轻轻的,“孟先生,你那么憎恨我。上我,你不觉得恶心吗?”

孟寒泽一顿,阴沉着脸开口,“是恶心,可是怎么办,这是我能想到的最让你痛苦的办法了。被我上,你也觉得恶心,不是吗?”

忽然的无法辩驳。

“对不起。”她只好再一次沉甸甸的道歉。

孟寒泽坐了很久才走,她的腿跪的发麻,脸颊滚烫,攀扶着墙壁一点一点的挪去了浴室。

可水流怎么也冲不掉身上的污秽。

不,比起身上,也许,她的心在世人眼里头才更加污秽。

吴彻,吴彻再不会来找自己了吧,这样也好……

“靳相思,你被辞退了。”她顶着一颗晕晕乎乎的脑袋去餐厅工作的时候,却被主管告知已被辞退。

“主管,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她局促不安的捏着衣角。

主管为难的看了她两眼,“靳相思,你也知道你父亲的事情,现在哪个地方敢收留你。我也是好心让你工作。但是,现在餐厅上上下下都在议论你。”

又是因为父亲。

变态杀人犯的女儿自然也被当成变态杀人犯。

“主管,我一向都在餐厅负责甜点,从来都没有露面,我……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她一直尽心尽力,甚至每次上下班都从后门进入。

她不能丢了这份工作,本就是高中学历,没有背景,又没有过硬的知识,再加上父亲的因素,这个社会上生存真的太难了!

主管摇摇头,“靳相思,你另谋出路吧。”

“主管,拜托,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会好好工作。”

主管摆摆手,催促她走。

这时,徐丽娜刚从前台换班完,“靳相思,我昨天还帮你带班了,真是晦气!”

“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哼,我明天还跟我男朋友约好了。”

她在徐丽娜的抱怨里退出了厨房,走到门口,主管一把拉住了她,朝她手里塞了一个红包,“你也不容易,别怪我,是上头的主意。你得罪人了。”

我得罪人了?我得罪了谁?

我得罪太多人了,她茫茫然的从餐厅走出来。

天空云朵铅重。

孟寒泽给她打电话,“靳相思,今天过的怎么样?”

仅仅是这一句,她恍然明白了,她得罪了他。

“我不好。”

“嗯,这样便好。”

工作没了,之后的三天,她都在四处找工作。

孟寒泽这几天没来,她倒是有些欣慰,终于能好好的睡个觉了。

手里头的钱很快就花光了,冰箱里又空空如也。她让靳红豆在家看电视,一个人去了超市采购。

星期六,很多东西都打折,很实惠。

刚拎了两大袋东西走出超市,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便站在她跟前,“靳小姐,请吧。我们老板要见你。”

“你们老板我不认识。你们是谁?”

“你去了就知道了。”

两个男子强硬的把她架到了车上,见她挣扎,直接给她蒙上下了药的手帕。见她晕了过去,一人嘟囔道,“这小妞还挺犟。”

“再犟的到了老板那里还能犟的起来?”

“长得真好看。”那人伸了手,就要去摸靳相思的胸。

“别乱动,看出点什么就完了。这可是老板要的货。”另一人阻止道,打掉了那咸猪手。

靳相思是被一杯冷水浇醒的,醒来,人已经在了夜总会的包厢内。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