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执念已尽相思成灰(靳相思孟寒泽)by碎骨

发布时间:2018-10-05 10:33

这本小说执念已尽,相思成灰,是作者碎骨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该小说中的主角是靳相思、孟寒泽,小说内容非常的精彩,人物刻画传神,非常的不错,下面给大家带来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第6章救命:干瘦白皙的手希冀的伸着,乜斜里是孟寒泽讳莫如深的脸庞。他就那么靠在了墙壁上,悠悠的点燃了一支烟,隔岸观火的欣赏一出好戏。吴彻一下心软,登时向前迈开了一步,“停下,你们不能带走相思。”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

推荐指数:8分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在线阅读全文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第6章救命

靳相思下意识的想逃,却被孟寒泽死死的扯住胳膊,桎梏的厉害。

“相思,你在这种地方,和这个人,”吴彻瞥过孟寒泽,继而睥睨着她,“你穿成这个样子。原来,你是做这种职业的。我原先还对你存在一丝幻想。相思,你变了。你到底还是跟你的母亲一样。”

跟你那**母亲一样。

她低着头见吴彻的脚步从自己的面前渐渐退开,她的手指甲掐进肉里,蓦地抬起头,泪痕和鲜红的巴掌印在脸上交织,“吴彻,不是这样的。”还是忍不住辩解,“我不是小姐,只是……”

只是什么呢,后半句怎么也解释不了。

一身的污水,怎么也洗不干净了。

孟寒泽松开了她的手,朝旁边的江盛凯眼神示意。

江盛凯立马心领神会,眯着眼睛,“还磨蹭什么呢,你身上弄脏了,还不赶快去洗洗,爷几个还等着呢。”

靳相思摇摇欲坠,只一双眼巴巴的盯着吴彻,“吴彻,我不是那样的人。你信我。”

她已被两个戴着墨镜的大汉架了起来,往外拖,她受惊似的,撕心裂肺的悲鸣,“吴彻,救我,我不是那样的人,你信我,救我……”

干瘦白皙的手希冀的伸着,乜斜里是孟寒泽讳莫如深的脸庞。他就那么靠在了墙壁上,悠悠的点燃了一支烟,隔岸观火的欣赏一出好戏。

吴彻一下心软,登时向前迈开了一步,“停下,你们不能带走相思。”

孟寒泽勾着唇,抬了眼角,那两个大汉停了下来,他笑了笑,对着吴彻,“吴先生是吧。你有意见?”

“相思她不愿意。”

“哦?”孟寒泽容色稍霁,“你也想买靳相思的一夜?她在这里的价格可不低呢。”

此话一出,乌小蝶脸色难看的很,她轻轻的扯了扯吴彻的衣角,怜弱道,“吴彻哥哥,我们走吧。在这里我害怕。”

她缩了缩脖子,吴彻犹豫了。

“吴彻哥哥,我不知道你跟这位相思姐姐是什么关系。可是,看起来,她跟这里的人很熟。吴彻哥哥,你是要买下她吗?”乌小蝶泫然若泣,楚楚可怜。

“吴先生,看来,你是想抛下女朋友买下靳相思啊。”孟寒泽在一旁添油加醋道。

“……”吴彻沉默了。

靳相思从吴彻的神情里看到了一种失望和悲凉。

然后,那失望渐渐的深入骨髓。

吴彻,不是她的良人,也不会救她,吴彻有了别人了。

乌小蝶见状拉着吴彻走了,她躲在吴彻的后面小鸟依人,吴彻就这般从她面前擦肩而过。

她流下两行滚烫的泪水,低声呢喃,“吴彻,你救救我,好吗?”、

没有人给她回答。

吴彻已经走远了。

她忽然发疯一般的挣扎,“放开我,放开我!”

孟寒泽一点头,两个大汉就松了手。靳相思登时跑了出去,趔趄的差点摔了一跤,一颗心却阻挡不住的向前。

“吴彻,你等等。”

那车门刚拉开,吴彻定住了。

他迟缓的回过头,见一脸狼狈的靳相思,目光沉痛。

“我……”她尝试着平静,尝试着让自己看的体面一点,“我不是小姐,你相信我。我只是犯了错,在这里跟孟先生赎罪。”

“赎罪的话需要上床吗?”吴彻冷冷的反问。

靳相思脸色煞白,无神的盯着他,欲言又止,那是强暴,他在强暴我。

可那又是我该受的,我害了她的妻子,那是我活该。

三个月前,她还是一名收银员。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周朗月挺着肚子过来买东西,却把钱包落下了。她发现钱包跑出去要归还的时候,周朗月已经上了车。

透过车窗户,她看见孟寒泽正偏过头轻柔的抚摸着周朗月的脸颊,凑上去亲了一口。

周朗月浅浅的幸福的笑了。

这画面,真令人羡慕。

“小姐,你的钱包……”她刚张了口,车子却开远了。

她跟着小跑了两步,直到气喘吁吁,那车消失在视野里。

她一直在店里等着周朗月回来取钱包,暗自责怪那天沉浸在别人幸福里是失神,错失了还钱包的最佳时机,却没想到等来了靳明华。

靳明华在杀害周朗月被曝光之前,她并不知父亲其实是轰动全国的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她以为父亲只是一个不要命的赌徒。

靳明华一过来就是来要钱的,她不肯给,父亲就甩了她一巴掌,不管不顾的拿走了收银台所有的钱,还顺走了周朗月的钱包。

他通过钱包找到了周朗月,对周朗月做了那样残忍的事。

那天晚上,风雨交加,追债的已经提着刀到了家门口,靳相思带着靳红豆从后门逃走,一路逃到了码头给靳明华打电话。

她怕靳明华回去就被那些人的乱刀给砍死。

然而,码头的小船上,她等来的却是抱着一个死婴的靳明华。那死婴被靳明华强制性的塞到她的手里。

她浑身战栗,牙齿打颤,惊恐道,“爸!”

“你是我的女儿,就注定一身的血腥。”

“爸,你,你杀人了?!”

靳明华咧开嘴角,露出一口嵌了烟渍的黑牙,神经质道,“相思,我最讨厌你一副善良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我的女儿。你看看,这个婴儿,我送给你,我要让你和你妈知道,这就是憎恨我的下场。”

他放肆的笑,根本就不像一个正常人。

靳相思忽然想起了那个在外面出卖肉体,回来却遭父亲毒打的母亲。母亲最后逃走了。

父亲变得愈发不可理喻。

码头外,很快传来了汽车声,继而是大面积的警铃声,几乎要划破了整个长空,撕裂了黑夜。

靳红豆在混乱里迷迷糊糊的从小船舱里出来,揉着双眼,“姐姐,啊!那是什么?!”

靳相思一震,一个回身,眼见着靳明华逮住了靳红豆,那死婴已从手中滑落,如一道弧线般掉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

远处,孟寒泽刚下车,双眼猩红,像要吃人一般的冲上前,“住手!”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