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执念已尽相思成灰免费阅读章节_执念已

发布时间:2018-10-05 10:33

小说名字叫做执念已尽,相思成灰是一本非常不错的都市爱情小说,这本小说作者是碎骨,主要讲述了靳相思、孟寒泽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十分精彩,情节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第2章爽快:吴父痛心疾首的跟着劝慰,“儿子啊,我们和你妈都是老师。家里不能出个杀人犯啊。她爸爸现在被全国通缉,她爸爸迟早会找上她。”“妈,相思不是那种人。她还在等着我。”吴彻抬脚要走。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

推荐指数:8分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在线阅读全文

执念已尽,相思成灰第2章爽快

靳相思从餐厅下了班,匆匆忙忙的接了靳红豆,一起去了学校门口的一家面馆。

她等了很久,直到日暮西沉,吴彻都没有来。

靳红豆肚子饿的咕咕直叫,“姐姐,我饿。”

她点了一碗面,正准备给吴彻打电话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覆盖住她娇小的身躯。

“吴彻。”

她惊喜的抬头,在看到来人后,眼神顿时黯淡了下来,她的脖子不禁缩了缩,恐惧感瞬间攫住了她的四肢百骸。

“是我,很失望吧。”孟寒泽眼底阴郁,面上浮笑,“走,我带你去见识一场好戏。”

她不想看什么所谓的好戏。

因为从孟寒泽的神情中,大抵也能猜的出来,这并非什么好戏。

“孟先生,我还要等人。”她低着头,死死的抓住了衣角。

“等谁?你那个男朋友吴彻?”孟寒泽扬高了音调,“靳相思,我就是要带你去见你的男朋友。”

靳相思心下顿凉,仿佛秋日凉风逼入,“孟先生,你把吴彻怎么样了?”

“我没把他怎么样?靳相思,走吧。”他已迈开脚步,又偏过头吩咐旁边随从管家,“黎叔,去把那小丫头带走。”

靳红豆很快被黎叔抱走了,小丫头还没吃饱,又对靳相思极度依赖,哭喊着,“姐姐,不要丢下我,姐姐。”

靳相思一慌,被孟寒泽狠狠的摁住了肩膀,“你妹妹我不会动手,我不会伤及无辜。靳相思,我想知道那时候你捧着我的孩子,心里是什么感觉?”

那是从肚子剖出来的,血淋淋的孩子,内疚瞬间爬满她的心房。

车子直接开到了吴家楼下,大门口,吴母拉扯着吴彻,“你不准给我去,她是杀人犯的女儿。她不是好人!”

吴父痛心疾首的跟着劝慰,“儿子啊,我们和你妈都是老师。家里不能出个杀人犯啊。她爸爸现在被全国通缉,她爸爸迟早会找上她。”

“妈,相思不是那种人。她还在等着我。”吴彻抬脚要走。

“她不是那种人,能从小到大一个朋友都没有?你偷偷的跟她玩也就算了,我把你送出了国,没想到你还没有死心。”吴母捶打着吴彻的后背,恨铁不成钢。

靳相思僵硬的坐在车上,内心从极度的疼痛,到渐渐的疼的麻木。

她手指掐进肉里浑然不觉。

孟寒泽歪着脖子,点燃了一支烟,轻蔑一笑,“靳相思,你是开心吴彻还惦念着你呢?还是伤心他父母这样讨厌你?”

“……”

“你从小到大一个朋友都没有,真可怜,啧啧。”他顺着她的目光牢牢的定在车窗外,“所以,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呵。”

话音刚落,吴母猛然的打了吴彻一巴掌,“你要去了,我们就断绝母子关系。”

靳相思心上一紧,趴在车窗上,“孟先生,我想下车。”

“心疼了?”孟寒泽讥诮道,“去吧。希望你的表现别让我失望。”

靳相思下了车。

正在吵闹的三人忽然就停下了,怔然的望着她。

“叔叔,阿姨。”她轻轻的唤了一声,“是我约的吴彻。我就是想跟他说,我和他以后别再见面了。我不是个好女孩。他会遇到更好的女孩。”

吴母白着一张脸,“你还算有自知之明。”

吴彻摇摇头,不可置信,“相思,你说的是真的?我不信。”

“是真的。吴彻,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她低垂着眼,不敢看吴彻沉痛的目光,转过身离开。

“相思。”吴彻不甘的一把抓住她的胳膊。

吴母见状朝吴父使了一个眼色,吴父迅速扯住吴彻。

背后,吴母扬高了声调,“吴彻,你得明白了,她父亲是个杀人犯,她母亲是**。她妹妹是个野种。你和她在一起,就是败坏了我们家的门风。”

靳相思脊背僵硬,吴母的话字字珠心,她忽的转身,辩解道,“我妹妹不是野种。”

“她不是。你是?”吴母冷冷的讥诮,“靳相思,快滚吧。看着你就碍眼。”

她退到车子边,孟寒泽摇下窗户,弹下烟灰,“靳相思,你怎么没哭?真让人失望。”

烟灰落到靳相思的头发上,她一动不动。

“走吧,黎叔。”孟寒泽摇上窗户,“去公司。”

“孟总,马上就要下雨了。那靳小姐……”

“她?呵。你关心她做什么。她死了才好。”

她死了才好,靳相思咬着下唇,缓缓的抬起一双灰败的双眼。

那车子已经行远了,她站在原处,不一会儿,倾盆大雨降落。

当天晚上,她就发了烧,餐厅那边只好同他人换班。

她央求好久,同事才徐丽娜帮忙答应,条件是她要替徐丽娜多上半天的班。

靳红豆已经听话的早早的睡下了,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她一惊,蹒跚的跑到门边上,开门,“吴彻。你怎么过来了。”

“相思,我知道你有苦衷。你那番话是说给我爸妈听的,对吗?”吴彻站在门口,轻轻的质问她。

“我……”

“相思。你爸妈是你爸妈。你是你。你没有错,不该受到那些伤害。”吴彻扣住她的肩膀,激动的说道。

“哟,我来的是不是不巧?”孟寒泽靠在门边上,勾唇冷笑。

哪里是不巧,分明是算准了时间来的。

外头风雨更甚。

凉雨蹿过玻璃湿了破旧的楼梯。

“你是谁?”吴彻偏过头。

“我是她的仇人,找她来寻仇的。”他说这局话的时候眼睛牢牢的盯着靳相思,像是要把她看穿。

又上前两步,挤开吴彻进了屋,漫不经心道,“靳相思,我们之间的还有别的事,你该告诉吴彻,好叫他死心。”

靳相思猛地抬起眼帘,孟寒泽说的事是……

孟寒泽点了点头,“说吧。”

“孟先生。”她带着几分恳求。

孟寒泽已经不耐烦了,直言,“靳相思,你昨晚在我身下叫的不是挺爽快的嘛。怎么这个时候反倒害羞了?”

爽快?

孟寒泽竟然说是“爽快”,她痛的不能自已的时候,他说是爽快。

“相思?!他说的是真的?”吴彻睁大了双眼。

“……是。”

“原来,你早就跟别人好了。好啊,好啊。就是这个男人。他是谁?他有什么好?”吴彻酝酿了滔**火,愤恨的盯着她。

“我没有,吴彻。”她摇摇头。

powered by 绥棱教育信息网 © 2017 WwW.suilengea.com